Header Ads

日刊新聞.日本四大主流摔角團體經營者專訪!

proresu

■日刊新聞.三澤光晴專訪--『試合重視』

記者:NOAH旗揚至今已經過了3年,請問三澤社長對NOAH目前的現況有什麼評價呢?

三澤:嗯嗯嗯……。即使是不知道NOAH的人在看過NOAH的比賽之後一定會喜歡上NOAH這個團體,我有這個自信。NOAH的比賽非常有技術,就連站在旁邊看比賽的我也是覺得很有趣。再加上每位選手的原創招式都很豐富,我認為NOAH應該是會一直帶給摔角迷們驚奇、不會讓摔角迷們覺得厭倦才對。




記者:3月1日對小橋選手的GHC冠軍戰,那記『花道斷崖猛虎原爆』真的是讓我們見識到一場超越極限的勝負啊。

三澤:是啊……而且比賽還打輸了(苦笑)。其實我並不喜歡跟其他人作同樣的事情。基本上,這個世界上絕大部份的人類都有『否定自己作不到的事物的成功可能性』、以及『看到別人突破困難之後會覺得對方很了不起』的心理。所以,當大家看到擂台上的兩名摔角選手以一般正常人絕對作不到的動作進行戰鬥,大家應該會覺得很有趣才是。雖然說要完全習得這種摔角技巧可能要花上10年以上的時間,但是我們團體裡頭的年輕選手們--例如丸藤等等都很有這方面的素質哦。

記者:NOAH這個團體的特徵是?

三澤:在摔角的世界裡頭,有些招式可以用、有些招式就不能用。當然,摔角世界裡頭有些事情可以作,自然也有一些事情不能作。如果要說NOAH目前的特徵的話,大概就是外界(摔角界)的『流行』跟『趨勢』不會影響到NOAH的作風跟方向性的這一點上面吧?比方說,金網試合在組合金網鐵籠的時候會產生無謂的時間讓摔角迷們空等待,所以NOAH不打金網試合。又例如在媒體記者面前大打口水戰、讓比賽在開打之前讓『話題』先行,這點我們也比較少作,因為我們的作法是『試合重視』,我們希望用純粹的『好比賽』來換取摔角迷們的『好評價』。同時我們也不進行其他團體選手的挖角(魔王註:這裡指的應該是日本國內的摔角團體)。因為摔角是那種『不喜歡就作不好』的工作,所以我們不會依賴那些『未來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的事情。

記者:身為NOAH的高層經營者,三澤選手腦海裡頭一直在考慮的事情是?

三澤:選手們大家都作得很好,同時今年之內的事情我也都有計劃,但是有關明年以後的事情嘛………目前還是『一張白紙』。因為像受傷等等之類的突發狀況都是很難說的。如果硬要說『不滿』的話…………大概就是目前『即使有1、2個人休息也不會影響團體比賽興行』的這一點上面吧。我的意思是指--我希望NOAH所有的選手都變成NOAH『不可或缺』的存在、所有的選手在NOAH摔角迷們的心目中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任何一個人只要因故無法上場都會對NOAH造成影響,這個就是我的目標。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只要選手本身肯努力,在可行的範圍之內,身為社長的我絕對會給他機會,而且是100%支持、毫無限制的讓他去作。例如--井上雅央。

記者:新日本的永田裕志第一次到NOAH參戰時,三澤社長派井上雅央出來當永田初戰的對手,莫非這就是社長您的意圖嗎?

三澤:是的,比賽打完之後我安心多了。井上雅央的表現很好,如果那場比賽真的讓井上雅央打贏的話,我想我對井上雅央的未來一定會更加期待的。身為一個團體的高層經營者,我不能只考慮自己的事情,因為一個團體的經營絕對不是經營者自己一個人好、自己一個人強就能搞定的。就我個人而言,培育出一個好選手會讓我覺得很高興,看到他不斷成長、買了新車,我也會很高興。

記者:關於跟韓國摔角聯盟進行業務提攜合作一事

三澤:不只韓國,我想讓全世界更多的人看到NOAH的摔角。讓年輕選手到海外去參加比賽的心中想法也很強烈。海外遠征可以讓年輕選手跟各種等級的對手對戰、獲得許多經驗,同時也可以讓年輕選手體驗到日本人以外的觀眾反應。他們會知道目前世界對摔角的看法是什麼、進而培養出到世界各地都能接受別人、以及被別人所接受的『自信』。

記者:離開全日本之後,以『NOAH』為名的這艘方舟到底會航向何處呢?

三澤:NOAH的選手可以在方舟上作自己想作的事情、然後選擇他們自己喜歡的地點自由下船。這是我想營造的團體環境。因為我喜歡『自由』的感覺,所以『自由』也是NOAH的基本方針,我不打算將自己的摔角風格勉強加諸在別人身上,因為我知道被『名稱』、『傳統』、『作風』壓在身上的感覺是什麼,這是我離開(全日本)的原因,也是不得已的作法,只要『方舟』的後繼者決定,我一定會100%的將『方舟』交給他。當然,這是以一個『社長』的立場而言。如果我登上擂台的話,我就是一個『摔角選手』,我的腦海裡頭就不會有這種想法。在擂台上,我不會認為摔角是一種好玩的、易懂的東西。在擂台上,NOAH跟摔角是我不能、也不會忘掉的東西。

proresu

■日刊新聞.蝶野正洋專訪--『出來吧、新一代的超級巨星!』

記者:擔任(新日本的)現場最高負責人已經1年9個月了,請問蝶野選手的心裡頭現在最考慮的事情是什麼呢?

蝶野正洋:因為選手社員的大量脫離而產生的團體危機,目前大致上已經是告一個段落了。但是,對新日本而言,真正的『勝負』現在才剛剛開始。

記者:意思是指………

蝶野正洋:我認為新日本目前還是站在『業界最大』、『業界第一』的位置上。但是,如果我們(新日本)想繼續保有『第一』的地位的話,我們就必須讓日本摔角界更加興盛起來才行。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們最需要的東西就是『超一流的選手』、『超一流的超級巨星』。

記者:是否有更具體一點的解釋呢?

蝶野正洋:目前新日本最大的課題是『世代交替』,我相信其他的摔角團體應該也有相同的問題。以永田為首的30歲世代、還有以棚橋為首的20歲世代,他們在最近這1、2年裡頭都有非常急速的成長。但他們的成長幅度我還不是很滿意。沒錯,他們其中某些人或許已經用他們的實力爬到新日本的最頂端了也說不定,但是,如果他們不設法再為自己『多加一點東西』的話,他們在摔角迷心目中的『認知度』還是不會提升的。他們絕對不可以滿足現狀,因為我們要的是『能超越目前摔角界一切制約』的超級巨星。

 的確,對年輕一輩的選手而言,要超越我們鬥魂三槍士所樹立的『頂點之牆』確實是很辛苦。可是,為了超越力道山、豬木、馬場………這些曾經讓摔角比賽在黃金時段進行電視轉播的選手,年輕一輩光是單純的進行戰鬥是不夠的。我要的不是NO﹒1(第1名),我要的是ONLY﹒1(獨一無二),我要的是年輕人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希望他們能夠明白我的苦心。

記者:這麼說來,年輕選手們到底應該怎麼作才好呢?

蝶野正洋:提升自己名字價值的方法有很多種。像鮑伯.薩布那樣參加很多節目跟廣告的演出而出名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以我來作比喻的話,我也不過才拿過一次IWGP冠軍腰帶而已。

記者:儘管如此,但是蝶野選手仍然以『nWo反派天王』跟『黑色流行時尚領導者』的身份出名了。

蝶野正洋:(笑) 其實,年輕一輩的選手們要作的就是--積極向各種事物挑戰。最終目的就是要在『某個地方建立起一個只屬於自己、也就是ONLY﹒1的世界』。現在的新日本已經準備了一個『作什麼都可以』的場地,這樣的動作就是為了新日本未來可能出現『超級巨星』預先鋪路。

記者:關於豬木先生對東京巨蛋大會的票房不佳所作的嚴厲批判一事………

蝶野正洋:對一個老闆而言,企業的獲利就是一切。被上面的人講了那樣的話,不滿當然是會有的。如果滿分是100分的話,我自認(巨蛋大會)自己已經拿出了120分,但現實的狀況卻是要你拿出140分的成績出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辛苦?壓力?那都沒什麼,反倒是老闆的不滿跟壓力才是最大的。豬木先生的話我會聽進去,然後讓下一次的大會圓滿成功。

記者:『摔角手』蝶野正洋今後的計劃是?

蝶野正洋:雖然脖子的傷勢很不樂觀,但我仍然希望摔角迷們能夠期待明年、甚至後年的蝶野正洋。我一定會以最完美的身體狀況復歸、然後找那些利用我傷勢復發而打贏我的選手們算帳。

記者:關於NOAH小橋、高山、還有霍肯等選手方面………

蝶野正洋:身為新日本的現場負責人跟交涉人員,我很高興自己能夠成為這些夢幻試合實現的窗口。但是,因為過於專注交涉事務的關係,結果導致自己的身體狀態沒有及時調整好,進而產生許多遺憾,這點我覺得很不甘心。新日本的現狀也是一樣,下次即使要我賭上自己的自尊跟自豪我也要逆襲回來。明年就是我出道的第20週年。從明年開始,我想以自己個人的事情為優先,我一定會儘快回來、然後讓大家看到蝶野正洋20年摔角人生的集大成,大家等著瞧吧!

proresu

■日刊新聞.武藤敬司專訪--『全日本會繼續改變下去』

記者:從新日本到全日本、從選手到社長,這1年來武藤選手的心境到底是如何變化的呢?

武藤敬司:根據M&A(企業的合併、吸收)專家的說法--『與其自己創立一家新的公司、不如讓一家已經存在的公司變得比以前更好』。從商業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是最聰明、最成功的方式。當然,我並不是M&A專家,專家說的到底對不對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以前也曾經有過『想在新日本過完自己的摔角人生』的念頭,但是,當我發現新日本開始介入總合格鬥技的領域之後,我的心裡就很清楚的明白--我在美國、日本等地辛苦建立起來的東西,總有一天將『不再被需要』,為了建立我心目中的『摔角理想國』,所以我才會接任全日本的社長。

記者:所謂的『摔角理想國』是指?

武藤敬司:我們(摔角手)是藝術家、是職人、是工匠。『理想國』就是可以讓我們盡情揮灑摔角技術的場所。為了保護從以前就一直支持我們的摔角迷們,我們必須要開拓新的東西,我們必須用新的想法來開拓新的東西。目前我們雖然還無法把全日本建立成『理想國』,但是我們會日日探索、日日前進的繼續尋找的。

記者:關於為了追求理想而挑戰的史無前例『W-1』大會………

武藤敬司:我不認為『W-1』是失敗的。更何況,就算失敗,只要再回到原點重新開始就好了,這就是我的性格。

記者:包括事務所轉移在內,武藤選手的種種改革是不是已經把過去全日本的色彩都一掃而空了呢?

武藤敬司:不是的,全日本的『主義』跟『思想』是留著的。巨人馬場的名字依然留在摔角迷們的心中,包括『冠軍嘉年華』、『最強雙打』等等,必須留下來的東西我們都有留下來。

記者:針對川田選手認為不應該改變這麼大一事………

武藤敬司:環境改變之後,相信川田選手的想法也會跟著改變才對。這個地球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恆久不變的,佛經裡面也說:『世上沒有常住不壞的法』。我想跟全日本全體的人說--我想打破舊有的窠臼、挑戰新的事物、帶給摔角迷們夢想、打動摔角迷們的心。維持現狀只會讓全日本退化,這對全日本一點好處也沒有。川田跟敦福萊的3冠戰就是描繪全日本新的冠軍像的最好機會。

記者:對於想挑戰全日本之外世界的選手們,武藤選手的看法是?

武藤敬司:你是說想參戰WWE的劍道卡辛、還有想挑戰米爾科的河野對吧?對於想往上爬、想讓自己的名字更加發光的選手,我完全不會去批判他們。畢竟,像這種向上挑戰的姿態也是摔角迷們想看到的。

記者:武藤選手覺得目前全日本的問題在那裡?

武藤敬司:凡是擁有長久歷史的摔角團體,它們的結構跟模式通常都已經固定,年輕的選手要出頭往往非常困難。這種現象已經不符合現今這個時代了。下面的人如果不往上爬、不表現出對上位的『饑渴性』,這個摔角團體是不會『循環』、不會『新陳代謝』的。所以,我的任務就是要將全日本營造成--『來全日本就會有未來與夢想』的一個企業。當然,我們的媒體戰略現在是很辛苦沒錯,媒體方面對於5年後、甚至10年後的我們也是有疑慮。儘管如此,該作的事情還是得作。

記者:身為一個膝蓋有嚴重傷勢的摔角手,武藤選手今後有什麼計劃嗎?

武藤敬司:我們(摔角手)是為了摔角迷們而存在的。到底是要趁表現還好的時候急流勇退、留給摔角迷們一個好印象,還是要打到身體殘破不堪、體力真的負荷不了之後再引退,這點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但是,只要摔角迷們希望我繼續打,我就會繼續加油下去。我現在仍然有『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自信,我也希望全日本有人能夠站出來打破我的自負,我不會好高騖遠、我只想努力的活在當下、為自己這一刻的人生拚出全力。

proresu

■日刊新聞.橋本真也專訪--『溫故知新』

橋本真也:首先,我想說的事情是--現在的日本摔角界實在是太沒有精神、太沒有元氣了。的確,像我們ZERO-ONE這樣的小團體確實是經營的很辛苦,但是其他的主流團體又如何呢?即使是所謂的『主流』,現在不也是有很多團體正為了『金錢』這兩個字而苦惱著嗎?摔角的市場被K-1、還有總合格鬥技吃掉不少是不爭的事實、電視台已經不肯在黃金時段轉播摔角的比賽也是不爭的事實…………這種現象不把它扭轉過來是不行的。

記者:橋本選手認為要怎樣才能扭轉這種現象呢?

橋本真也:『摔角手是最強的』,只要能證明這一點就行了。我們必須讓大家見識到摔角手的『強勁』才行。當然,所謂的『強』是包含很多方面的,目前大家覺得『總合格鬥技比賽的勝利者才是NO﹒1』的這種風潮,這種認知無論如何一定要改變才行。

記者:橋本選手已經有什麼具體的方法了嗎?

橋本真也:方法就是『異種格鬥技戰』。現在的PRIDE、還有UFC都是把柔術家、拳擊手、空手家、摔角選手等等丟到同一種規則底下進行戰鬥。但是,這種單一規則真的能決定誰是『最強』嗎?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我認為應該要讓兩名選手都能在『發揮自身格鬥技最大優點跟全力』的狀況之下進行對戰,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因人而異、量身制定不同的比賽規則』就變的非常重要,在這種規則下打贏對方的人才是『最強』。就好像豬木以前所打的『異種格鬥技戰』,那種形態我就覺得很理想,而且也可以讓摔角更加興盛。

記者:PRIDE的主辦單位.DSE跟W-0(暫稱)好像有一起舉辦比賽的打算,橋本選手的『異種格鬥技戰』概念有可能在那裡實現嗎?

橋本真也:我對W-0的事情還不是很清楚,所以現在還無法發表什麼意見。不過………我們(ZERO-ONE)的歷史還不是很長,包袱也幾乎沒有,所以我們可以作自己喜歡作的事。『異種格鬥技戰』在它們(W-0)那邊進行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記者:去年在UFO的『LEGEND』大會上,小川直也選手跟加法利選手打過一場格鬥技戰,請問小川選手有沒有可能在ZERO-ONE的擂台上再進行一場格鬥技戰呢?

橋本真也:這個問題你應該要去問小川才對吧∼∼(苦笑)

記者:摔角迷們對『小川vs橋本』好像也很期待哦。

橋本真也:我知道,但是在『沒有理由』的狀態下進行對戰是打不出精彩的比賽的。不過話又說回來,『理由』總有一天一定會出現,『時機』總有一天一定會成熟。因為我跟小川這組『OH砲』是目前世界上最棒的雙打隊伍,所以我想再確認一下OH砲的強度究竟強到什麼程度。更何況,只要交涉談的成,就算是『異種格鬥技戰』也是有打雙打的可能、只要金錢方面允許,『異種格鬥技戰』絕對能排出很多很了不起的卡司哦。

記者:換個角度來看,正因為ZERO-ONE『什麼都有』,所以ZERO-ONE才能開創『新的時代』、並且逆轉總合格鬥技的人氣跟市場囉?

橋本真也:這樣講太誇張了啦∼∼∼(笑)。以前,我是在新日本的巨大權力之下追求摔角的發展的。但是,後來我卻被解雇了。從0開始的這個團體(ZERO-ONE),為了生存下去是一定要投一些『變化球』的。投『變化球』的結果不但讓ZERO-ONE脫離了一般主流路線的範疇,連帶的也讓ZERO-ONE看到了其他『不同的東西』。

記者:橋本選手在新日本時代就已經在堅持摔角的『強』了嗎?

橋本真也:其實我的摔角型態從始自終都沒有改變過。但是,受到公司的『創意』、以及公司不斷搬出『新的東西』的影響,我的摔角『看起來』可能有出現過變化也說不定。

記者:關於在橋本選手受傷的這段期間,大谷選手自己組成公司、並且自稱為『ZERO-ONE的臉面』一事…………

橋本真也:大谷你想的太多了!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想叛變的話就直接放馬過來吧、扭扭捏捏的幹什麼呢?我的右肩傷勢已經沒問題了,要打就儘量打。雖然我覺得他們有點不自量力,但是,大谷以下的選手們啊,儘量展現你們的野心吧,ZERO-ONE的未來就在你們的身上了啊!話雖如此,但是要超越我破壞王可沒有那麼簡單哦!

記者:只要秉持著當初旗揚時的『破壞.創造.誕生』理念,ZERO-ONE就會不斷成長是嗎?

橋本真也:『尊重舊有的傳統、迎向全新的挑戰』,敬請大家期待。全世界的媒體還有摔角迷們啊,將你們的目光全部都看過來吧!



■四大主流摔角團體對『總合格鬥技』的看法

三澤光晴(NOAH):總合格鬥技是以『技術』跟『勝敗』作為焦點的世界。如果沒有優秀的選手支撐的話,總合(格鬥技)很容易讓人覺得『膩』、或者感到『倦』。反觀摔角除了『勝負』之外,『摔角』還有其他很多可看的東西,所以『摔角』是永遠不會讓人厭倦的。

橋本真也(ZERO-ONE):摔角的市場規模被總合格鬥技吃掉不少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將空手道、角力、柔術等等東西通通丟到同一個規則裡頭來戰鬥,老實說我對這種東西的觀點跟看法其實是一個『大問號』。跟總合格鬥技相比,我個人比較喜歡豬木先生過去所打的那種………規則隨著比賽的不同、選手戰鬥型態的不同而改變的『異種格鬥技戰』。

武藤敬司(全日本):在我眼中,總合格鬥技跟柔道、角力等等都是在追求『某一種東西跟境界』的一種競技。但是『摔角』不一樣,我認為摔角手是藝術家、是職人、是工匠。而摔角比賽就是他們揮灑美學、技術、以及精巧工藝所創造出來的最精美作品。

蝶野正洋(新日本):就好像摔角跟拳擊的感覺一樣,總合的出現無疑是增加了新的『選項』跟『可能性』。選手跟觀眾們要走『總合路線』或者『摔角路線』都是他們的自由。重點是,不管你選擇的是那一條路線,只要你能夠建立起自己的世界,那麼你就能大聲的向其他人說--你就是第一流的戰士。


■4大主流團體對『團體對抗戰』的看法

橋本真也(ZERO-ONE):沒有答案。這個問題很難回答。ZERO-ONE跟全日本之間的對抗戰並不像以前『新日本vsUWF國際』那樣的『國對國全面戰爭』。有的時候我們也會進行單純的交流戰。這或許是因為現在雙方團體的『對立結構』已經改變了的關係也說不定吧?

武藤敬司(全日本):跟ZERO-ONE進行過對抗戰之後,我們得到了一個寶貴的教訓,那就是『人』的要素是最難預測的(註:指三冠王者橋本真也受傷繳回王座之後,雙方在賽程安排上的措手不及與混亂)。正因為『團體對抗戰』需要非常綿密的計劃,也因此,『團體對抗戰』也常常會出現一些『預定之外的狀況跟結果』

蝶野正洋(新日本):『團體對抗戰』是絕對必要的,如果日本能夠每1、2年舉辦一場像『摔角奧運會』這樣的大比賽的話,大家就可以在這個競技場上彼此切磋琢磨自己的摔角技術。我的意思雖然不是要『豐田』跟『日產』一起合作生產汽車,但是,我們必須改變豬木馬場時代遺留下來的東西,我們必須要創造一個『全新的摔角紀元』,如果不這樣作的話是絕對不行的。

三澤光晴(NOAH):選手的心情跟意願是最重要的,並不是我們說『開打了』這樣就好了。想打的人就是想打,不想打的人就是不想打。我們並不希望以『團體對抗戰』之名來強迫沒有意願參賽的選手硬是被逼出來參加對戰。相反的,只要選手自已有『想打』的意願,在可行的範圍之內,不管對方是那個團體的選手,我們都不會阻止跟反對。


■4大主流團體對『理想的摔角團體數量』(包含主流、以及獨立團體)的看法

武藤敬司(全日本):2個。但是,如果真的只有2個的話,像高山善廣這樣優秀的選手可能就不會出現了。一些獨立小團體也會出現優秀的摔角選手,這就是摔角團體紛紛亂立的現在、也就是這個時代最大的優點。當然啦,摔角這個世界跟外面的社會一樣,也是有著各式各樣的紛爭、還有混沌的世界,『理想』跟『作風』會有不同也是很正常的事。

蝶野正洋(新日本):主流團體大約4∼6個。雖然現在有很多團體是以『打倒新日本』為目標,但是最理想的狀態我認為是--在這4∼6個團體裡頭分出『2大巨頭』、然後其他的團體仍然朝著自己的理想跟目標去前進,這樣我覺得蠻不錯的。ZERO-ONE跟新日本、全日本跟NOAH(註:魔王不太瞭解蝶野這句話的涵意是什麼……),對摔角迷而言,這樣子或許比較理想也說不定吧?

三澤光晴(NOAH):3個團體左右。但是……要實現我想應該很困難才對吧?有些人可能會想多賺一點錢、有些人也有可能只想打摔角、追理想,金錢反而不太重視。總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選手的集合、乃至於團體的成立等等,這些都是因為想法不同才會產生的。

橋本真也(ZERO-ONE):我不知道要幾個(團體)才比較好。摔角原本並不是人人都能搞的玩意,大型的主流團體跟小型的獨立團體也都分的很清楚。但是,近來受到大型主流團體不斷出現分裂的影響,現在的摔角業界已經呈現『曖昧不明』的現象。所以這些『主流團體』不加油是不行的。

沒有留言

普羅擂司摔角@2016.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