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日刊專訪.日本各摔角團體王者專訪!

proresu

■新日天山、敵人是K-1跟PRIDE

 王者的冠軍腰帶是強者的證明。只要是摔角手任誰都想登上這夢想的寶座。而冠軍腰帶更是只有王者才能配帶的『驕傲』。從2月17日開始,日本日刊新聞將開始針對各團體的冠軍進行一系列的專訪連載,而本次專訪的第1回主角,就是在2月15日新出爐的新日本第35代IWGP重量級王者.天山廣吉(32歲)。再度奪回夢幻般冠軍頭銜的天山,他在這次專訪裡頭也發表了『絕對不會輸給其他團體、其他格鬥技』的強勢宣言。




 天山的身上仍然殘留著激鬥過後的傷痕。繼1989年、2001年之後,天山日前又再度拿下『一日3試合』的錦標賽勝利、並且成為新一代IWGP重量級冠軍。但是,根據天山本人向日刊記者透露,其實天龍源一郎在決勝戰裡頭所使出的一記『斷崖53歲』讓他腰部受創嚴重、賽後天山甚至因為腰痛而無法行走,不過,只要能拿回腰帶,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天山:打贏這種『敗戰即淘汰制』的錦標賽然後取回腰帶,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今後我會讓大家看到比以前更強的天山廣吉。另外,我會一直防衛這條腰帶、直到中邑真輔(因傷繳回王座的第34代王者)回來為止,這一次我一定要打倒他,不會像上次那樣大意失荊州了。

 出道12年又9個月的天山,雖然他在去年11月擊敗高山善廣成為新任冠軍,但是12月9日的新日本大阪大會王座防衛戰,原本佔盡優勢的天山卻在比賽末盤慘遭後輩.中邑真輔用腕部逆十字打倒。這是繼1994年5月的藤波辰爾之後,新日本相隔9年7個月再度出現的『初防衛失敗短期王者』。對於挑戰7次IWGP才獲得冠軍腰帶的天山廣吉而言,這種失誤是他『一生都無法忘記跟抹滅的屈辱』

天山:我並不是『想取回腰帶』,而是『不取回腰帶不行』。我是抱持著這種心情來戰鬥的。現在腰帶又再度回到我的手上,我絕對絕對不會再犯像上次那樣的錯誤了。

 為什麼天山會踏上職業摔角這條道路呢?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手上的這條IWGP腰帶。1983年,當時還是11歲少年的天山廣吉被電視轉播的『IWGP決勝戰:霍肯vs豬木』的比賽內容所感動,到了IWGP腰帶化的1987年,當時高中一年級的天山毅然從籃球社退社、然後自己一個人展開『有朝一日一定要成為摔角手』的個人練習。

天山:那個時候我是從通信販賣的目錄上面購買了啞鈴、然後看著摔角雜誌上面的介紹開始作3000下的屈膝運動。雜誌上寫的摔角手訓練內容還蠻詳細的,我的身體也因為不斷的練習而變得愈來愈巨大、愈來愈強壯。只不過當時也有很多人把我當成怪胎就是了……(笑)。

 1990年5月,天山離開故鄉京都、然後進入東京的新日本摔角學校學習。當時新日本摔角學校正值全盛時期,裡頭的學員高達100名,著名的魔鬼教練.山本小鐵每天都在進行超嚴苛的地獄式訓練。至於新日本的擂台上也有藤波、長州、貝達、漢森(全日本參戰)、鬥魂三槍士等現役的猛將在活躍著。

天山:從豬木先生時代開始,IWGP就是那種『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配帶』的冠軍腰帶。再加上當時的新日本真的是強將如雲、盛況空前,因此我們這些年輕小伙子們想要取得腰帶根本就是夢中之夢。話雖如此,但是在我心中那種想拿腰帶、總有一天一定要拿腰帶的心情從來就沒有斷過。一直到1993年我離開日本去海外修行之前,這段期間我都是擔任橋本先生或者長州先生的助手,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腰帶的沈重』、還有『王者的強勁』這兩點寶貴的體驗。當然,對於IWGP我也投入了很多的執念與苦心。

 王者是沒有時間休息的。天山還來不及挪出空檔專心治療腰傷,2月29日天山又要跟PANCRASE的鈴木實進行IWGP的初衛戰。另一方面,新日本次期的系列賽(2月28日開幕)對有傷在身的天山而言也勢必會是一嚴酷的考驗。儘管如此,但是天山廣吉仍然勇敢的一肩扛起『新日本活性化』、以及『與格鬥技團體競爭』的兩大王者責任。

天山:現在跟以前是不一樣的。如果我們(新日本)不展現出不會輸給其他團體、或者其他類型(格鬥技)的『強勁性』、『優異性』、以及『有趣性』的話,我們是絕對沒有辦法跟人家競爭的。雖然我能夠感受到身為王者的責任感,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跟作法,總而言之就是不顧一切的往前衝、從正面突擊、就算撞得頭破血流也沒關係,我還是會用這顆腦袋繼續給他撞下去的。

proresu

■GHC王者小橋、地球防衛戰

 GHC第6代王者.小橋健太(36歲)、一個讓GHC重量級冠軍--這條2001年4月誕生的年輕腰帶價值為之提升的男人。4年前,小橋繳回了全日本的至寶.三冠王座,同年8月,小橋移籍NOAH。雖然小橋後來因為膝傷而進行5次手術、進而錯失爭奪GHC冠軍的機會。但是去年3月,鐵人小橋終於在日本武道館力挫強敵.三澤光晴、並且君臨GHC重量級的寶座。目前已經完成6度防衛霸業的小橋表示,只要有可敬的、了不起的挑戰者出現,即使比賽地點是在英國或美國,他都願意前往當地進行GHC防衛戰。正如同『GHC』這三個字所代表的『GLOBAL HONORED CROWN』(地球規模的崇高王位)的意思一樣,小橋健太也誓言要將GHC腰帶的價值擴大到『地球規模』。對小橋而言,GHC的防衛戰就等於是『地球防衛戰』一樣。

小橋:在目前這麼多摔角團體跟競技項目的選擇中,摔角迷們還能這麼樣的支持我,這實在是一件令人很感動的事情。只要有可敬的、了不起的挑戰者出現,不管比賽地點是在英國或美國,我都願意前往當地進行防衛戰。摔角就是個性的激突跟競合。冠軍一定要是『第一名』(NO﹒1)、甚至是『獨一無二』(ONLY﹒1)的才行。

 傷心不捨的繳回三冠王座之後,33歲的小橋在同年8月移籍NOAH,儘管小橋是那麼樣的拚命戰鬥,但是雙膝的嚴重傷勢仍然迫使他暫時離開擂台。即使是重要性超高的初代GHC冠軍錦標賽(2001年4月),小橋也只能在醫院裡作壁上觀。好不容易等到2002年2月17日的復歸戰,偏偏小橋又因為『左膝前十字韌帶不完全斷裂』再度脫離戰線。提起這一段波折,小橋不禁感嘆自己白白虛度了兩年的時光。

小橋:那個時候我正打算要建構自己的時代,畢竟當時自己只有33歲,年紀上來講算是很年輕。所以(繳回三冠)當然是很痛苦的。後來我因為膝蓋的傷勢住院,非常重要的GHC冠軍錦標賽也沒有辦法參加,除了自己的年齡多了2歲之外、其他事情根本一事無成,那個時期的我真正非常討厭過生日,因為對我而言感覺又好像浪費了一年一樣。

 第二度復歸後,小橋健太與第5代GHC王者.三澤光晴在日本武道館展開了一場死鬥(2003年3月),最後小橋不但力敗強敵三澤、同時這場比賽也獲得『2003年度最佳試合』的榮耀。

小橋:那是一種很高興、但卻又很苦澀的一種心情。老實說,當我出院看到GHC的腰帶時,那個時候我的心裡是完全沒有感覺的。但是,我對腰帶的執著、再加上這2年來的空白,現在我對腰帶的執念絕對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強。我也絕對不會把腰帶讓出去。的確,GHC的歷史確實很短,但是,GHC的冠軍戰有好幾場都名列去年最佳試合的候補名單,這就代表了我們NOAH的驕傲。

 小橋健太小的時候曾經使用糖果罐製造一條當時正值全盛時期的NWA冠軍腰帶。高中畢業之後,小橋曾經當過一陣子的上班族,後來才志願申請加入全日本。可是,小橋在第一關的『履歷部份』就被淘汰了。雖然小橋曾經有過柔道、橄欖球的經驗,但是這些經歷並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實際成績』,再加上小橋後來是在一群精英--例如同期入門、同日出道的學生角力王者.菊地毅這些人當中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因此小橋對於『實績=腰帶』才會有這麼強的執念跟堅持。

小橋:當我收到全日本寄來的『不合格通知』的時候,當時我真的很不能接受。雖然我立刻打電話到全日本的事務所向承辦人員表示:『我一定會拚死命的加油的!』,但是仍然被對方拒絕。後來透過認識的人的介紹,勉強獲得同意入門之後,剛開始我也是一點都不受到重視。那個時候我心裡頭想--學生時代的實績是很重要沒錯,但是人一生當中待在社會上的時間更長,只要努力的話,最後一定會有好結果。大家都說我非常熱衷於練習,但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不是天才、我也不是學生時代就留有很好實績的人,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只有比那些有實績的人加倍的努力,這樣才有成功出頭的機會。當然,練習是很辛苦的,我也有想過要休息一下,不要這樣子沒日沒夜的練,但是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放棄摔角,一次都沒有。

 對佐野巧真一戰防衛成功、3月6日的日本武道館大會也將由『田上明vs力皇猛』的勝利者來挑戰小橋。預定在今年夏天舉辦的NOAH東京巨蛋大會,小橋的對手也有鮑伯薩布、高山善廣、秋山準等等夢幻卡司等著候補。

小橋:我並不打算玩命,雖然有很多人都說我的比賽是在玩命。但我一直都是賭上自己的性命、拚出全力在比賽的。當我無法拚出全力的時候,那一刻就是我離開擂台的時候。在我之後繫上這條腰帶的人,他一定是超越我這種心情的人。在這種人出現之前,我會繼續擔任GHC的王者、我也會繼續的持有這條腰帶。

proresu

■全日川田、夢想是再跟三澤打一次三冠戰!


 三冠腰帶、將日本摔角界數十年來的歷史整個串連起來的至高王座。現在持有這項冠軍頭銜的人正是全日本的川田利明(40歲)。從鐵人丹玆、還有力道山時代就流傳下來的國際冠軍、由巨人馬場所催生的PWF冠軍、安東尼奧豬木從美國贏回來日本的UN冠軍。為了讓這三條充滿歷史性的腰帶更加發光,川田利明不但跟格鬥技系的頂尖選手對戰、同時還積極的參戰其他團體。3天後的2月22日,川田還要在日本武道館接受前任三冠王者.橋本真也(38歲)的挑戰。

 1989年4月18日,國際冠軍.巨無霸鶴田打倒了PWF、UN雙料王者--不沈艦.史坦漢森,三冠首度統一。當時隸屬於『天龍同盟』的川田年僅25歲,正是準備發揮實力、展露頭角的時期。2年後,天龍帶著多名選手社員脫離全日本互組新團體。當時的年輕選手們立刻獲得全日本高層的大力提拔。1991年10月,28歲的川田利明終於首度向三冠王者.巨無霸鶴田挑戰。

川田:『三冠統一』對當時的我而言……年代實在是太久遠了。即使是第一次挑戰三冠的時候,當時我也無法理解腰帶的價值跟沈重到底是在那裡。倒是能夠跟鶴田先生這樣偉大的前輩在同一個擂台上單打對決,這件事情反而更讓我在意。當我走上擂台時,那個時候我滿腦子只有想著--『要好好表現啊、要打出一場精彩的比賽啊』,諸如此類的念頭。其他像勝負啦、奪下腰帶什麼的,這些我反而沒有想到。

 1992年,鶴田因為肝病而退出一線陣營的行列。全日本一口氣進入以三澤光晴、川田利明、田上明、小橋健太等4人為首的『四天王時代』。1994年,川田利明以當年度『冠軍嘉年華』優勝者的姿態擊敗『殺人醫師』史蒂夫.威廉亞姆斯、並且登上三冠王的寶座。經過6次的挑戰之後,川田利明終於在他31歲那一年拿下了全日本的至寶。

川田:由於三冠腰帶每一條都有它們自己的歷史,因此能夠一次擁有這三條腰帶實在讓人覺得很感動。腰帶上面雖然留有一些舊銅味、汗臭味,但這正是三冠腰帶歷史悠久的證明。比方說3冠腰帶當中繫在腰部的國際冠軍腰帶,我相信過去歷代的王者們一定也是把它繫在同樣的地方才是吧。

 諷刺的是,雖然川田曾經4度拿下三冠王的寶座,但是川田成功防衛三冠腰帶的比賽卻只有1995年1月19日跟小橋健太打成平手(時間打滿平手)的那一場而已。其中川田更有2次是因為受傷而無奈將三冠繳回。一直到去年9月的三冠王座錦標賽,川田才第5度贏得冠軍、並且連續打倒了敦福萊、天龍源一郎等強敵,目前正是第2度防衛當中。

川田:現在我想作一些過去的王者沒有作過的事情。因為在同一個團體、同一個擂台、同樣的規則底下,對手的類型通常不會有太大的變動,久了容易一成不變,這或許不是好事吧? 不過,因為受傷而繳回三冠腰帶,這點對我而言真的是很難受,那種感覺比被別人打敗而輸掉腰帶還要不甘心。我之所以能夠再成為三冠王者,或許就是因為我有這種很深的執念吧? 我認為,只要我能打贏橋本這個強敵的話,我就能驕傲的跟大家說--我是真正的王者。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相信摔角迷們一定也等得不耐煩了。既然我是全日本的『臉面』,當然我也有所覺悟。要是我輸掉這場比賽的話,我可能就會離開全日本也說不定。為了建立一個新的川田長期政權、為了讓大家一提到『三冠』就想到我川田利明,我一定會打贏橋本、然後繼續締造新的防衛記錄的。

去年12月,川田利明已經邁入『不惑之年』的40歲。雖然川田在擂台上仍然保持一貫的作風,但是包括製作推廣燒酒在內,川田在擂台外也開始嚐試一些新鮮的事物。

川田:一直保持在擂台上的樣子、一直當擂台上的自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偶爾也須要轉換一下氣氛、偶爾也需要當一下『另一個不同的自己』。比方說當一個歌手啦、唱唱卡通的主題曲什麼的。

 獲得三冠王座後,川田與ZERO-ONE的小川直也首度進行單打對決。在『HUSLE-1』大會,川田也擊敗了馬克.柯爾曼。這些比賽雖然都不是三冠戰,但是川田仍然讓大家看到了三冠王者的堂堂之威。過去跟UWF國際的高山善廣、蓋瑞歐布萊特等人對戰、引導奉行鎖國政策的全日本走向『開國之路』的功臣,這個人也還是川田。

川田: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全日本裡頭最適合去對抗外敵的人,而我也一直很期待上面交代我去作這項工作。(不管是IWGP還是GHC,)只要是能繫在腰上的腰帶我全部都想要。這樣子,我想多少也能夠疏解全日本內部的壓力吧?

 1998年,全日本第一次的東京巨蛋大會,川田擊敗了次木縣.足利工業大學附屬高中的前輩.三澤光晴、並且奪下了三冠王座。即使雙方在2000年因為『全日本-NOAH』分裂事件而決別,但是『三澤vs川田』仍是摔角迷心目中最希望看到復活的『黃金卡司』之一。

川田:在所有的三冠戰裡頭,最有印象的還是那場比賽(東京巨蛋大會)。因為那是一場『跟特別的對手』、『在特別的地方』所進行的戰鬥。如果摔角迷們如此希望,而三澤先生又不討厭我的話,當場所跟時機都成熟時,我想我會抱持著『希望能夠再來打一場』的這種心情。在此之前,我必須繼續持有這條三冠腰帶。

■大日本伊東龍二、超越『單純殘酷』的死亡試合

 BJW認定死亡試合重量級王座。這項世界上唯一的死亡試合冠軍頭銜是在大日本旗揚之後的第3年(1998年)所設立,初代王者是有『極惡大魔王』之稱的野熊先生。其最大的特徵,就是以使用玻璃、五寸釘等等凶器所打的『超過激比賽』作為最大的特色。目前該頭銜的持有人正是大日本的第16代王者.伊東龍二(27歲)。

伊東:加入大日本之後,不知不覺已經過了5年。這段期間我雖然要參與比賽試合形式的企劃、道具的製作、但老實說,我自己本人其實是『死亡試合否定派』的。話雖如此,但是因為『大日本=死亡試合』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不管我再怎麼努力也沒有辦法獲得觀眾的回響,因此,我才會在去年5月的岩手大會上向『死亡試合』挑戰。

 自己的身體被自己製作的有刺鐵線纏繞、從角柱頂端無懼的飛向場外,經過一連串的死鬥之後,伊東龍二終於在去年8月打倒金村金太郎、成功君臨大日本冠軍寶座。然而,這名否定『死亡試合』的男人,他對於『死亡試合』的內容仍然有自己的看法。

伊東:光是靠凶器來打人,這種東西只不過是一場『殘酷秀』罷了。我不想打這種東西。死亡試合也是摔角,摔角並不是光有殘酷就行的,我們也要展現一個摔角手應該有的技術才行。我們也希望透過電視轉播、尤其是無線電視台的轉播來讓大家更瞭解大日本。

沒有留言

普羅擂司摔角@2016.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