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ticker$count=12$cols=4$cate=0

還記得「被歷史抹殺了」的職業摔角全明星戰嗎? 「一個團體五百萬日元。新日本和全日本是兩千萬日元。」 這是ターザン山本談及這場出乎意料的比賽始末

決定於6月9日在兩國國技館舉行,新日本職業摔角、全日本職業摔角和職業摔角NOAH的三個團體合作的「ALL TOGETHER AGAIN 有活力的話什麼都做得到!」。

proresu

決定於6月9日在兩國國技館舉行,新日本職業摔角、全日本職業摔角和職業摔角NOAH的三個團體合作的「ALL TOGETHER AGAIN 有活力的話什麼都做得到!」。


詳細介紹

新日本、全日本和NOAH的「ALL TOGETHER AGAIN」作為2011年8月27日的日本武道館和2012年2月19日的仙台Sun Plaza等兩次舉行的支援東日本大地震復興的慈善活動,以「為了從混沌中重新開始」和「透過摔角的力量傳遞活力」為概念,決定在11年後再次舉行。

在第一屆和第二屆活動中,實現了棚橋弘至&諏訪魔&潮崎豪等三個團體的王牌組合以及武藤敬司&小橋建太的夢幻搭檔。第三屆比賽中,期望再次跨越團隊界限實現夢幻比賽。

——大成功的「摔角夢之全明星戰」

說到集結了早期摔角主流團體的全明星戰,昭和時代的粉絲們一定首先會想到1979年8月26日在日本武道館舉辦的「摔角夢之全明星戰」(東京體育新聞社主辦)。

當時的三大男子摔角團體——新日本、全日本、國際摔角,全數參加了這場真正的全明星戰,而主賽事中,巨人馬場和安東尼奧豬木實現了約8年的重組,再次成為了最強的雙打組合「BI砲」,對上了劊子手布恰和猛虎傑特辛的最邪惡的組合。這是一場實現了摔角迷夢想的傳奇盛會。



「摔角夢之全明星戰」吸引了日本武道館當時最高的1萬6500名觀眾(主辦方宣佈的滿座標準),在票房上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人們期待第二次舉辦和每幾年一次的定期比賽,但隨後,只要馬場和豬木這兩位巨頭還在世,全日本和新日本的聯合比賽就沒有舉行過,選手之間的交流也在1990年2月10日新日本東京巨蛋大賽之前封存了約11年。

當時,新日本和全日本都有各自有電視臺支持,如影像權、對戰卡司和對一般比賽可能產生的影響等,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聯合比賽的舉辦也變得更加困難。

——還記得「被歷史抹殺了」的全明星賽嗎?

但事實上,從1979年的「摔角夢之全明星戰」到2011年的第一屆「ALL TOGETHER」,並不是沒有舉辦過可以稱之為全明星賽的比賽。事實上,在90年代曾經舉辦過在興行規模上達到了歷史最高級別的比賽,但現在已經被從職業摔角歷史中抹除。這就是1995年4月2日,由發行《週刊プロレス(以下簡稱週プロ)》的棒球雜誌社(以下簡稱BBM社)主辦,在東京巨蛋舉辦的「夢之懸橋~憧夢春爛漫」。

proresu

當時號稱發行量達到40萬本的專業雜誌《週プロ》在當時非常罕見,被稱為「妖怪雜誌」。日本、全日本兩大主流團體、前田日明的Rings、高田延彦的UWF國際、船木誠勝和鈴木實的Pancrase等UWF系團體,還有大仁田厚的FMW等獨立團體以及女子職業摔角等共13個團體參加,於東京巨蛋動員了6萬名(據主辦方宣布是超額滿員)觀眾的「夢之懸橋~憧夢春爛漫」。這是90年代「巨蛋摔角」的全盛時期的代表性活動之一,但現在在各大媒體上,關於這場比賽的回顧卻非常少見。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夢之懸橋」不是由摔角團體主導,而是由媒體主導的活動,由「週プロ」(BBM社)舉辦。

1979年的「夢之全明星戰」也是由東京體育新聞社主辦,但東體育在大會決定前就與新日本、全日本和國際三個團體的領導人進行了會談。在各團體社長的共同出席下,大會在安東尼奧豬木、巨人馬場和吉原功的主持下舉行記者會宣布。東體育雖然是主辦方,但卻成為各團體的中介,以類似「ALL TOGETHER」的形式進行了三個團體的聯合興行。

相比之下,「夢之懸橋」則完全由BBM社旗下的媒體《週プロ》獨家爆料,包括大會舉辦和對戰卡司在內的所有內容。這種以自己公司的活動而非「整個職業摔角界的盛事」的形式進行全明星戰的決定引起了其他媒體的不滿,包括東京體育等體育報和競爭對手雜誌《週刊ゴング》在內。即使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活動,除了《週プロ》和與其友好的《週刊ファイト》之外,大會的情況幾乎沒有得到報導。

——《週プロ》主導的比賽是如何決定的呢?

為什麼會舉辦這樣不對等的全明星賽呢?當時擁有絕對影響力的《週プロ》編輯長ターザン山本自述了這次比賽的來龍去脈。

「BBM社為了舉辦職業摔角比賽而預訂了東京巨蛋這個消息,對於當時擔任《週プロ》編輯長的我來說,這是個出乎意料的消息,我根本不知情。

BBM社有一個業務部門,以前他們曾經從新日本摔角購買比賽權來慶祝公司創立記念活動,但那些比賽都是在相對小型的後樂園球場等場地舉行的。直到他們花200萬日元買下了於1994年4月29日舉辦的陸奧摔角大田區體育館大會的比賽權,他們獲得了2000萬日元以上的營收,大賺特賺。這件事使得公司內部形成了『舉辦職業摔角比賽是有利可圖』的觀念。大田區大會其實只是巧合中的幸運事件,當時陸奧摔角正處於最佳狀態,所以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成果,但BBM社的業務部門是摔角比賽的外行人,他們沒有意識到這點,產生了誤解。

BBM社的社長與棒球界交情不錯,正好在這個時候,得到了東京巨蛋公司的建議:『4月2日有空檔,你們要不要舉辦比賽?』由於社長太好說話了,就答應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真的很驚訝!他們在沒有任何計劃的情況下預訂了巨蛋,當我問:『你們打算怎麼做?』之後事業部負責人輕描淡寫地說:『新日本和全日本的對抗賽怎麼樣?』。這種事情不可能辦得到啊,如果可以的話,這兩個團體早就舉辦了。無知是最可怕的東西,我當時就這麼想。」

——「一個團體500萬日元。新日本和全日本特別給2000萬日元。」

ターザン山本向業務部訴說了東京巨蛋比賽有多麼的冒險,以及進行團體對抗賽有多麼的困難,但他無法違背公司的命令。最終,他成為了週プロ的總製作人。此時離比賽僅剩約4個月的時間,為了填滿廣闊的巨蛋,必須盡可能延長宣傳期限。因此,向其他團體做後勤工作等都來不及,只能先公布舉辦大會。

ターザン山本判斷在有限的時間內,要完成團體對抗賽的話是不可能的,因此決定把比賽內容變成每個團體各自提供一場比賽,類似職業摔角評選會的全明星賽。雖然沒有跨越團體的夢幻陣容,但在那個交流賽本身就很珍貴的時代,新日本的闘魂三銃士和全日本的四天王,以及前田、高田、大仁田等人聚集在一起的機會從未有過,這足以吸引粉絲的興趣。

「總之必須得讓每個團體同意參賽。因此,我們向每個團體統一提供500萬日元的報酬,並向新日本和全日本這兩個主要團體提供特別的2000萬日元。如果說500萬日元的話,那就相當於在後樂園體育館超滿座時獲得的純利潤。如果可以為一場比賽獲得這樣的報酬,任何團體都會同意的。」

與各團體的談判似乎因為最大的新日本和與ターザン山本交惡的前田日明的Rings同意參加而順利進行。然而,另一個大型團體全日本的同意卻遲遲未能得到。當時,ターザン山本擔任巨人馬場的個人顧問等等,與週プロ保持著極其友好的全日本參賽卻一直未能決定,BBM社的事業部感到非常著急。

「當時,全日本還沒有進軍東京巨蛋,因此自尊心很高的馬場先生對於『為什麼雜誌社要辦巨蛋興行』這樣的事表示了不悅。所以直到最後關頭,全日本都沒有給出同意,最終全日本才在額外加價1000萬日元,以3000萬日元的價格才勉強同意。扣除與週プロ的友好關係之外,馬場先生還能夠把握機會賺到更多的錢,真的是一位精明的策略家!」

——因ターザン山本的「決定性失言」而導致決裂

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各團體的談判基本上都可以通過金錢解決,唯一無法通過金錢解決的團體是天龍源一郎的WAR。當時,WAR在4月2日,也就是東京巨蛋比賽當天,已經預定在鄰近的後樂園體育館舉辦比賽。週プロ的編輯部在1990年當天龍從全日本退團並加入由眼鏡超市所創立的新團體SWS時,編輯長的ターザン山本率先發起了強烈抨擊。之後,SWS解散並且WAR成立後,天龍和ターザン山本的冷戰狀態一直持續,因此與全日本的談判相比,跟WAR的談判難度更高。

「當決定在4月2日在東京巨蛋舉行比賽時,我就有種不祥的預感,『肯定有其他的比賽在同一天在後樂園舉行』。於是我查了後樂園的預訂情況,發現WAR已經預約了場地,那一刻我就覺得我的命運也已經結束了。

只好去拜託天龍的妹夫、WAR社長武井幸雄,說『我們會幫忙付場地費,可以取消後樂園的比賽,改為參加巨蛋的比賽嗎?』。但是他卻回說:『你是想通過錢來解決這個問題嗎?』。當時,我因為遲遲未能得到他的同意而感到非常沮喪,然後失言說:『如果你不去巨蛋,WAR將會被邊緣化』。」

這個ターザン山本的失言激怒了武井社長,使談判完全破裂。WAR拒絕參加「夢之懸橋」比賽,並宣布將在後樂園舉行比賽。《週刊ゴング》的封面上,天龍的照片和「我不會被錢打動!」的大標題一起出現。這是當初天龍移籍到SWS時,《週プロ》報導了很多「天龍是為了錢而移籍」的強烈反擊。

——即使吸引了6萬觀眾,也沒有獲得大量利潤

最終,13個團體參加的「夢之懸橋」集結了6萬名觀眾,WAR的後樂園大會也超過了滿座。整個職業摔角界都非常活躍,看似魯莽的BBM社主辦的全明星賽也取得了某種程度上的成功。然而,同時這也意味著《週プロ》黃金時代的結束。

「在此之前,《週プロ》可以說是偏向於反體制的邊緣派刊物,但因為在巨蛋舉行比賽,變得更加主流,而支持WAR的《週刊ゴング》反而變成了邊緣派。立場完全反轉,《週プロ》變成體制派,最糟糕的形象就出現了,吸引力急速失去。我們真的很困擾啊!」

正如ターザン山本所說的,「夢之懸橋」決定舉辦後,《週プロ》的雜誌內容只有宣傳,而《週刊ゴング》則是尖銳地批評。之前是以「進攻」為主的《週プロ》現在變成了守勢,與《週刊ゴング》的風格完全反轉。更甚的是,因為《週プロ》和ターザン山本山本的影響力變得太大,許多粉絲開始反感。在「夢之懸橋」的主賽事結束後,在橋本真也的呼喊下,當ターザン山本登上擂台時,大批觀眾發出噓聲,這證明了這一點。

同時,儘管主辦方宣布吸引了6萬名觀眾,但BBM社的利潤遠遠低於預期。

「『夢之懸橋』實際上入場人數超過4萬人,本來應該可以大賺特賺。不過,票價雖然近距離觀賞席是3萬日圓,但大多數座位都是5000日圓和3000日圓。相較現在的巨蛋興行,票價便宜得多,因此收益不算太高。此外,我們還要支付給13個團體相當多的酬勞,場地費用就已經約一億日圓。除了酬勞以外,還要支付選手的住宿費,例如全日本摔角從九州比賽後過來,卡司是6人搭檔組合賽,但是卻有14人從九州過來。我們也得負擔他們的機票費用。總之,花費相當高昂。當時我們還被告知『必須賣出3萬3000張門票才能回本』呢。」

——「夢之懸橋」如此成為「黑歷史」

今年2月21日在東京巨蛋舉行的武藤敬司引退試合觀眾人數由主辦單位宣布為3萬96人。儘管票價不同,但可以清楚地看出「夢之懸橋」的支付金過於高昂。

在「夢之懸橋」之後,《週プロ》獲得了足以在東京巨蛋自辦全明星賽的影響力,引起了業界的領袖新日本的警惕。現場監督長州力和ターザン山本的關係也惡化了,而1996年4月《週プロ》ターザン山本的專欄中的「新日本在地方比賽中偷懶」的一句話引起了爭議,新日本拒絕接受《週プロ》的採訪。最終,ターザン山本辭去了編輯長的職務。如此一來,「夢之懸橋」對於《週プロ》和BBM社來說也成為了一種「黑歷史」,儘管這是一個由他們自己舉辦的如此重要的活動,但是回顧這段歷史的機會卻很少,甚至被半封存了起來。

雖然粉絲的夢想實現了,也引起了大量話題,但「夢之懸橋」的反作用力也很大。今年,距離上一次舉行的「全明星戰」已經過去了11年,我們希望這次的「ALL TOGETHER AGAIN」能成為推動職業摔角界更進一步的契機。

COMMENTS

名稱

2000,1,2008,1,2009,4,2013,5,2015,2,2018,153,2019,166,2020,19,2021,9,2022,4,2023,188,2024,26,力道山,3,三澤光晴,25,上福由紀,1,丸藤正道,8,大仁田厚,4,大日本職業摔角,1,大谷晉二郎,3,小川直也,3,小可愛鈴木,9,小島聰,7,小橋建太,25,川田利明,11,中西學,1,中嶋勝彥,12,內藤哲也,5,天山廣吉,1,天龍源一郎,24,天龍Project,8,日本職業摔角,4,木戶修,4,冬木弘道,2,北斗晶,33,北尾光司,3,古舘伊知郎,1,巨人馬場,22,巨無霸鶴田,15,永田裕志,9,田上明,1,田中將斗,1,矢野通,1,石川修司,1,全日本女子職業摔角,34,全日本職業摔角,173,吉江豐,4,安東尼奧豬木,43,百田光雄,1,老虎服部,1,佐山聰,5,佐佐木健介,1,坂口征二,18,杉浦貴,2,谷津嘉章,8,赤井沙希,36,咆哮木村,1,松井幸則,2,武藤敬司,46,花面大帝,5,金本浩二,3,長州力,17,阿修羅原,4,前田日明,3,昭和~平成明星列傳,20,秋山準,2,原田大輔,1,宮原健斗,3,拳王,1,柴田勝賴,2,泰山後藤,6,荒井優希,3,馬沙齊藤,1,高山善廣,2,高田延彥,4,國際職業摔角,4,淵正信,1,清宮海斗,6,連載始動,12,野獸濱口,1,髙山善廣,3,傑克李,2,棚橋弘至,8,森嶋猛,2,無仁義的50年鬪爭史,26,超強機器,3,越中詩郎,33,飯伏幸太,4,黑色履歷,6,黑金剛,1,新日本職業摔角,317,鈴木實,14,馳浩,1,摔角的言靈,1,摔角紀行,1,摔角秘藏寫真館,34,豪傑列傳,4,潮崎豪,2,蝶野正洋,21,諏訪魔,2,輪島大士,1,橋本真也,7,曙,1,齋藤彰俊,1,職業摔角大賞,5,職業摔角歷史資料庫,26,職業摔角觀戰記,4,職業摔角NOAH,115,藍面中野,1,獸神萊卡,2,藤波辰爾,13,藤原喜明,3,鰻魚沙耶香,4,Abdullah the Butcher,3,AEW,2,André the Giant,1,APFW,1,Big Van Vader,5,Bruiser Brody,1,Bruno Sammartino,1,Chris Jericho,1,DDT,74,Diana,1,DRADITION,2,Dragon Gate,3,FMW,3,Fortune KK,6,Game,7,GLEAT,1,Great Muta,3,Hayabusa,1,HUSTLE,8,IGF,1,John Tenta,1,KAIENTAI DOJO,1,KENTA,1,Killer Khan,5,Mil Máscaras,1,nWo,5,Other,30,RIARA,1,Ric Flair,1,SANADA,3,Stan Hansen,13,STARDOM,4,Steve Williams,1,SWS,5,TAKAみちのく,1,Terry Funk,1,Terry Gordy,1,The Road Warriors,1,TJPW,31,UWF,6,WCW,7,Will Ospreay,2,WJ職業摔角,2,WRESTLE-1,12,WWE,11,ZERO1,8,インリン,2,オカダ・カズチカ,6,ジャパン女子職業摔角,5,ジャパン職業摔角,8,ちゃんよた,1,
ltr
item
普羅擂司: 還記得「被歷史抹殺了」的職業摔角全明星戰嗎? 「一個團體五百萬日元。新日本和全日本是兩千萬日元。」 這是ターザン山本談及這場出乎意料的比賽始末
還記得「被歷史抹殺了」的職業摔角全明星戰嗎? 「一個團體五百萬日元。新日本和全日本是兩千萬日元。」 這是ターザン山本談及這場出乎意料的比賽始末
https://i.imgur.com/3zERUlR.jpg
普羅擂司
https://www.prosresu.com/2023/04/blog-post_28.html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2023/04/blog-post_28.html
true
1275009437277159209
UTF-8
Loaded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s VIEW ALL Readmore Reply Cancel reply Delete By Home PAGES POSTS View All RECOMMENDED FOR YOU LABEL ARCHIVE SEARCH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 match with your request Back Home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just now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Followers Follow THIS PREMIUM CONTENT IS LOCKED STEP 1: Share to a social network STEP 2: Click the link on your social network Copy All Code Select All Code All codes were copied to your clipboard Can not copy the codes / texts, please press [CTRL]+[C] (or CMD+C with Mac) to copy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