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ticker$count=20$cols=4$cate=0

什麼是UWF

什麼是UWF  UWF………。這是一個在日本摔角格鬥史上驟然出現、同時在1980年代後期迅速竄起、最後甚至在日本引發一連串社會現象熱潮的『奇蹟團體』。UWF的戰鬥方式完全捨棄了傳統摔角當中『配合』、『表演』、以及『接招』的成份,至於UWF的興行形態也以『真實的摔角』、『摔...

什麼是UWF

proresu

 UWF………。這是一個在日本摔角格鬥史上驟然出現、同時在1980年代後期迅速竄起、最後甚至在日本引發一連串社會現象熱潮的『奇蹟團體』。UWF的戰鬥方式完全捨棄了傳統摔角當中『配合』、『表演』、以及『接招』的成份,至於UWF的興行形態也以『真實的摔角』、『摔角是一種格鬥技』等等的獨特理念作為最高指導原則。然而……隨著UWF不斷的進化,最後『UWF』反而跟『摔角』分出了區隔、並且慢慢的與『格鬥』這兩個字畫上了等號………。儘管UWF後來因為種種的原因而崩壞,但是至今仍然有許多選手、關係者、乃至於無數狂熱的『UWF信徒』無法完全忘情於『U的時代』。到底『UWF』是什麼樣的一個團體呢?,它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這麼多人為它而著迷、甚至在團體崩壞之後還能化為『U的遺傳子』在日本摔角格鬥界繼續活動呢? 對這點一直抱持著疑問的摔角迷們,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檢證、一起來揭開UWF神祕的歷史吧………


新日本摔角.豬木社長退位事件

『第一次UWF』旗揚

不祥的諸事、曲高和寡的天才之虎

新日本業務提攜的開始

長州顏面蹴擊事件

『新生UWF』旗揚!

最終回:U的崩壞



新日本摔角.豬木社長退位事件

proresu

要討論UWF的起源,首先就要從日本摔角界兩大團體之1──也就是新日本摔角開始談起。1980年代初期,大獲好評的初代虎面(佐山聰)開始在新日本登場。同一時間,象徵『技巧與溫厚』的藤波辰爾也和代表『力量與叛逆』的長州力展開一場又一場的『名勝負對決』。最後再加上正值壯年期、體力跟氣力都非常飽滿的安東尼奧豬木,此時的新日本摔角真的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黃金的歲月。以每個禮拜五晚上8點的電視轉播收視率來說,新日本往往都能達到20%的超高水準。 

 然而,身為新日本社長的安東尼奧豬木,他的『事業』其實並不是只有『新日本摔角』這麼一個而已。在豬木手底下經營的眾多『副業』裡頭,其中在1980年分別於日本、巴西兩地成立的生化科技公司.『安頓高索』(※註1)正是豬木旗下營業規模最龐大、投資金額最高的企業體。但是,由於『安頓高索』的營運成本非常高昂,再加上豬木原先『樂觀預期』的獲利一直沒有進來,因此『安頓高索』成立之後很快的就帶給豬木一筆龐大的虧損。為了彌補資金的缺口,心急如焚的安東尼奧豬木後來竟然瞞著新日本董事會,然後偷偷的將新日本的盈餘挪用給『安頓高索』使用。

 到了1983年(昭和58年),豬木挪用公款的行為被新日本其他的董事跟股東們發現了。發現這幾年來大家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竟然在沒有被事先告知的情況下被豬木丟進『安頓高索』這個『錢坑』,新日本的股東們真的是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儘管新日本的獲利能力極佳,但是當時的新日本在財務帳面上仍然有不少的負債。也就是說,新日本的盈餘應該要優先使用在公司的經營維持、選手的薪資福利、以及各項債務的償還之上。為了不讓豬木繼續有機會挪用公款,少部份對豬木極度不滿的股東、董事、以及選手們便在私底下串連,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把安東尼奧豬木從新日本社長的寶座上給拉下來………

  昭和58年8月11日。由山本小鐵、初代虎面(佐山聰)、藤波辰爾、永源遙、望月和治(朝日電視台派駐新日本的職員)、以及大塚博美等人所組成的『反豬木集團』成立。趁著社長豬木以及掌管新日本營運中樞的營業本部本部長──新間壽兩人都雙雙出國的絕佳時機,『反豬木集團』一口氣向當時新日本的副社長.阪口征二提出了下列幾點聲明:

 1.針對安東尼奧豬木未經董事會許可就擅自挪用公款一事,由於此舉已經嚴重影響到新日本全體職員、股東、乃至於所有選手們的權益,因此我等要求安東尼奧.豬木應該引咎辭去新日本社長的職務。

 2.阪口征二身為新日本副社長,對於安東尼奧豬木挪用公款的行為事前竟然毫無所悉,可見其對於新日本業務經營的散漫。甚至,阪口征二亦有協助、包庇豬木挪用公款的可能,因此阪口征二也應立即辭去新日本副社長的職務。

 3.同上,現任營業本部本部長.新間壽應該予以開除。

 4.新日本社長與副社長改由山本小鐵與藤波辰爾擔任,並且透過法律途徑向安東尼奧豬木追討回被挪用的新日本公款。

 5.重新檢討職員薪資、以及選手契約結構。改善職員與選手的待遇。

  看到山本小鐵等人竟然提出這麼強硬的要求,阪口征二立刻搬出『拖字訣』表示:『社長(豬木)現在不在日本,你們提出來的這些要求……光靠我一個副社長也不可能作得了主嘛,公司又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我想還是等社長回來之後,你們當面跟他說吧。有什麼事情好好講嘛,我們找個時間把董事跟股東們都找來,大家有什麼不滿都可以坐下來慢慢的談。這樣好不好?』 好不容易暫時安撫『反豬木集團』成員的情緒之後,宣稱自己沒有辦法作主的阪口征二卻在當天晚上秘密前往藤波辰爾的家中、並且私下的展開一場會談…………

  8月20日,安東尼奧豬木從國外返抵日本。8月21日,豬木才剛剛踏進新日本事務所,沒想到等在那裡迎接他的竟然是初代虎面寄來的『契約解除通知書』、以及山本小鐵董事與望月和治常務董事的嚴詞逼退。8月24日,新日本營業本部本部長.新間壽也回到日本。由於新日本高層內部對於『豬木社長退位』一案已經達成了不小的共識,因此豬木決定讓新間壽開始安排『退路』,萬一豬木真的被股東們拉下社長的寶座的話,豬木跟他的心腹們也才能夠有一個棲身之所可以『東山再起』。在豬木的授意之下,新間壽開始著手成立一個名叫『環球摔角聯盟』(Universal Wrestling Fedration)的團體、並且從當時才剛剛加入新日本的選手、甚至練習生當中進行挖角吸收的動作………

  8月25日。新日本的股東們在東京.南青山的新日本事務所內召開了一場緊急社員大會。會中有超過半數以上的股東們都同意解除安東尼奧豬木、以及阪口征二兩人的社長副社長職務,至於新日本營業本部本部長新間壽則是被開除處分。不僅如此,當天新日本股東們還確立了山本小鐵、大塚博美、還有望月和治3名董事一起共治新日本的『鐵三角體制』。不用說,這場速度快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逼退事件』消息傳出之後,包括朝日電視台還有新日本在內,幾乎每個聽到的人都是感到驚訝不已。

 另一方面,雖然『UWF』已經登記完畢,但是如果沒有選手加入的話也是沒有用的。為了儘快替自己安排好退路,新間壽找來了前田日明、高田延彥、羅剎木村、馬赫隼人、剛龍馬、濱田廣秋、還有藤原喜明等人。仔細一看,新間壽找來的人要不就是新日本的練習生、要不就是剛剛才崩壞不久的前『國際摔角』選手、再不然就是四處游走於各團體的自由選手。這樣的陣容,突然之間要叫他們離開相對穩定的新日本、然後投入『UWF』這個新團體,前田日明他們自然是感到猶豫萬分。更何況,眼前這個要他們加入UWF的『前』新日本營業部長,他現在都已經自身難保了,相信這個傢伙真的沒問題嗎?看到前田日明等人信心不足的樣子,新間壽拍著胸脯強調:

 新間壽:『你們放心吧,豬木先生再過幾天就會到UWF跟你們會合。你們也知道,豬木先生現在已經不是新日本的社長了,等豬木先生到了UWF之後,社長的工作讓豬木先生負責、營業的事情由我來處理,各位只要專心打比賽就好了。只要有豬木先生加入,各位還怕UWF不會大紅大紫嗎?甚至,各位也可以在一夕之間成名哦。』

前田日明:『豬木先生真的會來當UWF的社長?』

新間壽:『那當然,因為我已經付給豬木先生『移籍金』了,豬木先生也非常爽快的收下。錢都收了,各位還擔心豬木先生不來嗎?』

前田日明:『你付給豬木先生多少錢啊?』

新間壽:『5、6千萬。』

前田日明:『5、6千萬?到底是5千萬還是6千萬?講清楚。』

新間壽:『我一時之間也記不起來啦。總而言之,你們先去UWF吧,我跟豬木先生隨後就到。』

前田日明:『…………』

 在新間壽拚命的游說、並且一再強調『豬木會到UWF當社長』的情況下,前田日明等人終於答應投入UWF這片新天地。然而,當時前田日明他們並不知道,朝日電視台的介入、新間壽的信口開河、以及安東尼奧豬木的出賣等等,這些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發展將會讓剛剛誕生的UWF陷入『進退維谷』的絕體絕命危機當中………

下一集:什麼是UWF?--『第一次UWF旗揚!』

proresu
※註1:『安頓高索』公司的經營內容

1973年,全球爆發了多次的石油危機。有鑑於世界各國對於石油能源的依賴度過高,一旦發生石油危機,各國的經濟與能源使用都有崩潰的可能。因此從1973年開始,世界各國莫不積極推動『替代能源』的開發研究工作。其中,南美洲的巴西政府特別與世界銀行合作,雙方足足花了10年的時間完成全世界最大、年產量達到1000萬噸的酒精能源產業(從甘蔗當中提煉酒精)。由於酒精在燃燒時產生二氧化碳和水分,大大減少了空氣污染。因此『酒精』在當時是被視為『取代石油』的最有力候補能源。

 不過,在從甘蔗提煉成酒精的過程當中,提煉廠本身也會製造出許多的工業廢液(酒精廢液)與工業廢渣(廢酒糟)。這些工業廢棄物雖然是屬於有機產品,但是卻都具有毒性。也就是說,這些東西既不能掩埋(因為土質會惡化)、而且也不能作成飼料讓家畜食用(因為有毒性,所以家畜會生病、拉肚子。但不至於死亡。)。對於巴西政府來說,這些『有機』的工業廢棄物反而成為該國環保能源政策當中最不環保的一部份。

 正當巴西政府感到苦惱的時候,豬木的高科技生化企業──『安頓高索公司』出現了。根據豬木心目中所建構的獲利藍圖,『安頓高索』的高科技生化發酵技術可以用來分解『酒精廢液』與『廢酒糟』、然後讓工業廢棄物的毒性永遠消失。如此一來,這些廢棄物就可以製成『再生飼料』與『有機肥料』再重新出售。

講的白一點,豬木心中所打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

1.巴西政府推動酒精能源、煉解酒精會產生有機工業廢棄物。

2.巴西政府付費給『安頓高索』、讓『安頓高索』來處理這些廢棄物。

3.『安頓高索』將廢棄物製成『再生飼料』與『有機肥料』之後再加以販售。

4.原料進廠也賺錢、貨品出廠也賺錢、進出統統都賺錢的『印鈔工廠』誕生。

  那麼,豬木的偉大計劃後來有成功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由於市場上想爭食廢棄物處理市場大餅的外國企業太多,平均利潤在激烈競爭之下不斷的縮水,偏偏『安頓高索』的技術能力又不足,有時候一公噸的工業廢棄物卻只能轉換出數公斤的再生產品。受不了龐大負債與無盡支出的安東尼奧豬木,最後他也只好乖乖的認賠賣出。諷刺的是,當豬木將『安頓高索』轉讓出去之後,之前豬木所預期的『安頓高索』獲利模式才在這個時候發生。對豬木而言,這種情況真的是情何以堪啊………^_____^

第一次UWF旗揚

proresu
第一次UWF旗揚戰的成員。從左到右分別是:馬赫隼人、濱田廣秋、羅剎木村、前田日明、剛龍馬、高田延彥

1983年(昭和58年)8月29日,新日本的『鐵三角經營體制』終於正式上路了。當初跟山本小鐵等人一起參加『政變』的成員,除了大塚博美一口氣跳升接掌新日本營業本部本部長的職務之外,其他像藤波辰爾等等,如今他們也都成為新日本裡頭舉足輕重的人物。然而,新日本旗下選手們對『叛變事件』的不安、摔角迷們的困惑、以及新聞媒體的緊追不捨等等,這些都讓『反豬木集團』的成員們感受到無比的壓力。

 8月30日,過去一段時間一直保持沈默的豬木終於在記者面前開口了。安東尼奧豬木表示:『安頓高索只是我的一項『轉投資計劃』而已,雖然目前還沒有看到獲利回收的前景,但是我對這項計劃還是很有信心,我相信假以時日之後,安頓高索一定可以為新日本帶來豐厚的利潤。什麼?社長退位的原因?呃……一個企業的社長因為公司獲利不佳、甚至因為發生虧損而下台負責,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雖然我認為『轉投資』安頓高索到底算不算虧損還言之過早,但是……既然新日本社員大會上的決議是這樣,那我也只能尊重股東們的決定。至於現在外界一直在謠傳的『挪用公款』一事,我在這裡要特別的強調──絕對沒有那回事。我對新日本相關資金的運用絕對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不過我也承認,有時我在運用資金的時候確實沒有作好跟股東、或者董事之間的『溝通』,今天產生這樣的誤會、進而造成大家的困擾,這點我要向各位道歉。這件事情其實很單純,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啦。儘管我現在已經不是社長,但是身為新日本的股東、身為一名現役的摔角手,我還是會繼續支持新日本的全新經營體制。當然,我也一定會在新日本的擂台上加倍努力的。』

 就這樣,安東尼奧豬木輕描淡寫的向外界解釋了『社長退位事件』的經過。而豬木的說法也迅速的獲得輿論的認同。經過報章媒體的大肆報導之後,外界的觀點普遍傾向『同情豬木』。相形之下,新日本的『鐵三角體制』不管是在對內還是對外方面,『鐵三角體制』反而都呈現出一股『不是很受支持』的氣氛。另一方面,負責轉播新日本摔角節目的朝日電視台也開始有了動作。由於新日本當初在籌劃『豬木 VS 阿里』的世紀之戰當中曾經向朝日電視台借貸一筆高額的鉅款,因此為了確保債權、同時也為了確保新日本能夠順利運作獲利,朝日電視台還特別派遣望月和治到新日本擔任一席董事。

 然而,朝日電視台萬萬沒有想到,當初被派去監督新日本的人,如今卻把豬木逼下台、然後自已成為了新日本的經營體制之一。透過私底下的管道瞭解整椿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朝日電視台在一次對外界的公開記者會上表示:『關於新日本解除豬木社長職務一事,雖然說這是新日本自己內部的決定,但是,由於新日.朝日雙方在電視轉播業務上互有提攜往來、再加上朝日電視台對新日本也擁有一部份的債權,因此我們也不得不基於利益上的考量來提出意見。基本上,朝日電視台認為新日本不應該解除豬木的職務,畢竟豬木的『轉投資』是不是真的失利,這些都還很難說。然而迫在眉睫的是,朝日電視台轉播的新日本節目卻很有可能因為這件事情而導致收視率下降。『收視率下跌』………這對新日.朝日雙方來說都沒有好處。因此我們希望新日本能夠在豬木這件事情上面重新思考一下。大致上就是這樣。』

 雖然朝日電視台對外界的說法是這麼樣的平淡,但是朝日電視台在檯面下所進行的活動卻比外界想像中的還要激烈百倍以上。首先,在一次高層的祕密會談之中,朝日電視台一口氣搬出了『腰斬新日本所有的電視轉播』、以及『即日起開始追討新日本積欠朝日電視台的債務』等兩大絕招來向新日本施壓。緊接著,包括藤波辰爾、永源遙、大塚博美等人也開始接到朝日電視台的『人情關說』。儘管山本小鐵一度想再重新串連『反豬木集團』來跟『擁豬木勢力』對抗,不過在朝日電視台、以及豬木、阪口征二等等勢力的遊說之下,藤波辰爾跟大塚博美兩人的想法已經出現了鬆動,最後兩人甚至揭起反旗一舉退出了『反豬木集團』。眼看內部凝聚力逐漸喪失、外部的壓力又紛擾而至,儘管山本小鐵等人百般不願,但是豬木的『社長復辟』似乎已經是無法阻止的未來進行式了。

 那麼,豬木方面又如何呢? 朝日電視台真的只是一昧的替豬木說話嗎? 答案當然是──NO。在瞭解整個挪用公款的經過之後,朝日電視台很不客氣的向豬木提出了下列的警告……不,應該說是『社長復辟』的條件才對。

1.所有從新日本流到安頓高索的資金必須在1年之內全數收回。

2.今後不得再有未經董事會許可而私自挪用新日本資金的情事

3.當初參與『退位事件』的股東、董事、以及選手們,豬木在復位之後不可以藉故開除、或者以任何形式行動進行『報復』。

4.前新日本營業本部本部長.新間壽維持原案,不可重回新日本重掌營業部。原職由大塚博美接任。

5.新日本董事會增設一席由朝日電視台派註的董事。現任董事.望月和浩即日起調回朝日電視台。兩席董事則改由朝日電視台副社長.岡部政雄、以及朝日電視台董事專務.永里高平等兩位大員親自擔任。

 除此之外,朝日電視台還暗示豬木『最好儘快『了結』安頓高索這家『賠錢貨』』。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之下,豬木也只好『忍痛』將安頓高索認賠賣出。

 昭和58年11月1日。新日本再度召開了臨時股東大會。由於朝日電視台先前已經在檯面上下積極的運作,因此一如之前『講好』的結果──豬木跟阪口征二重新恢復社長副社長的身份、至於山本小鐵、大塚博美等人則是降格回到以前董事的職務。整椿事件演變至此,『豬木社長退位事件』已經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了。然而問題是,當初因為新間壽一句『豬木會來當UWF社長』而毅然離開新日本的前田日明等人,當他們看到豬木重新擔任新日本社長之後,他們的心裡到底是什麼滋味呢? 恐怕一定是相當的不滿才對吧?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們必須先確立UWF的路線走向、並且補強戰力、最後再來尋找贊助商、或者電視台等等金主的支持。

 首先在『路線走向』議題方面,UWF強調的是『排除摔角裡頭所有表演成份的全新格鬥技摔角。』 也就是說,前田日明等人依然是在打摔角,而且UWF的選手也仍然是以『摔角手』的身份自居。只不過UWF選手們所打的『摔角』是完全沒有表演成份的百分之百『格鬥技』,如此而已。至於在尋找金主的問題上,曾經擔任過新日本營業本部本部長的新間壽馬上就找到富士電視台以及一家名叫『豐田商事』(註:這家『豐田商事』跟『豐田汽車』完全沒有關係。)的中型企業來洽談合作。當新間壽在面對豐田商事跟富士電視台的代表時,新間壽再度拍著胸脯保證──『我會讓UWF變成摔角界的萬里長城,我現在手上已經掌握了新日本十幾名的摔角選手,包括安東尼奧豬木、藤波辰爾、長州力、初代虎面等等……總之,請轉播UWF的節目吧,投資UWF一定會有很多的好處唷!』 聽到新間壽講得這麼了不起,再加上新間壽頭上頂著『前新日本營業本部長』的光環,結果富士電視台跟豐田商事的代表竟然就在完全沒有查證的情況下跟新間壽簽下了一紙契約!天啊………真是太好騙了。

 有了電視台轉播、贊助商提供資金。UWF這下子總算可以正式旗揚了。跟新間壽之前吹的牛皮一樣,UWF旗揚戰的海報上竟然還真的把豬木、藤波、長州力等人的照片給印了上去。昭和59年(1984年)4月11日。在富士電視台等著看安東尼奧豬木登場、觀眾不斷喊著『藤波、長州』的歡呼聲當中,前田日明、高田延彥、羅剎木村、馬赫隼人、濱田廣秋、以及剛龍馬等6人終於在大宮體育館舉辦了歷史性的『第一次UWF旗揚戰』。不用說………這場完全違背電視台、贊助商、甚至摔角迷們期望的旗揚戰………很快的就『旗揚』出UWF種種危險的內部問題………

不祥的諸事.曲高和寡的天才之虎

proresu
初代虎面正式加入UWF。(1984年7月)

proresu
第一次UWF的成員。(1984年10月)

昭和59年(1984年)4月11日,UWF終於踏出了旗揚的第一步。然而,很諷刺的是,在豬木、藤波、以及長州力等等新日本明星選手並沒有『實際參戰』的情況之下,只有6名成員的『第一次UWF』………老實說,他們的『潛在危機』光是從旗揚戰當天的情況就可以一覽無遺。狹小的會場、昏暗的燈光、同時擁有計數10秒跟壓制3秒的混亂規則、最後再加上衝著新日本明星選手而來的觀眾們等等……雖然前田日明等人非常賣力的擂台上拚鬥,但是他們所主張的『真實格鬥技摔角』卻無法打動在擂台下觀戰的摔角迷們。UWF旗揚戰大會結束之後,前田日明拿著麥克風向摔角迷們表示:『如何?各位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摔角!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真實格鬥技摔角!!』 雖然前田日明講得慷慨激昂,但是觀眾們對前田日明這個『無名小卒』的熱血發言卻是以令人尷尬的『沈默』與『冷場』回應。觀眾的無言跟眼神已經相當清楚的表達出他們對UWF比賽的看法──『這到底是在打什麼東西啊?』  當然,在那個日本人對『格鬥技』還不是很瞭解的年代,摔角迷會有這樣子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前田日明等人自然不敢奢望摔角迷們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就認同UWF的『真實格鬥技摔角』的理念。更何況,跟接下來即將發生在UWF身上的種種大麻煩相比,摔角迷的認同問題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甚至根本就不是『問題』呢!

 4月12日,UWF旗揚戰過後的第二天。富士電視台的人員怒氣沖沖的來到UWF事務所。進入辦公室的富士電視台人員劈頭就質問新間壽──『為什麼新日本的選手沒有登場?』 儘管新間壽試圖向富士電視台『解釋』,但是在得知UWF根本就跟新日本沒有任何往來的『真相』之後,發覺被欺騙的富士電視怒不可遏,先前與UWF簽訂的契約當然也變成一張白紙了。另一方面,UWF贊助商.豐田商事也對新間壽的欺騙感到『極度的失望』,原本與UWF講好的贊助金額一口氣縮水到只有原來的一半。失去了富士電視台這個強而有力的金主、現在贊助廠商的贊助金額又大大的銳減……新間壽頓時面臨了『內外交迫』的危機。要怎麼樣才能解決眼前的資金缺口? 新間壽這次想出來的餿主意赫然是跟新日本交涉、並且希望『新日本能夠買下UWF』!! 看到新間壽竟然幹出這麼喪權辱國的行為,前田日明等人幾乎要氣炸了,面對UWF選手的『興師問罪』,最近一直為錢奔走的新間壽也發飆了。新間壽毫不客氣的表示:『現在UWF只有6名成員,而且還沒有重量級的明星壓陣。偏偏富士電視台又不肯轉播節目,如果不『回頭』找新日本的話,UWF一定會倒閉,大家的生計也會受到影響。』

 聽完新間壽這一番『惡人先告狀』的話語,前田日明他們也不甘示弱的把當初新間壽對他們的『承諾』給翻了出來──『要我們離開新日本的人是你、說豬木會來當社長的人也是你、對富士電視台說謊的人還是你,現在你竟然要我們放棄理想重回新日本,我們絕不答應!!』

 由於UWF選手一面倒的反對,因此新間壽的『新日本回歸計劃』也被打了回票。不僅如此,經過這幾次的事件教訓之後,前田日明等人對新間壽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1984年7月23日,距離UWF旗揚戰之後只不過短短的3個月,新間壽終於在UWF內部強大的壓力之下宣布『辭職』&『引退』,至於新任的UWF社長則是由浦田昇來擔任。(新間壽的對外說法是為了『豬木沒有到UWF當社長』而引咎辭職) 身為UWF經營系統核心的新間壽離開之後,當時日本各界普遍認為UWF的前景一定會更加的艱困,諷刺的是,毅然將新間壽這個『鳥人』趕走的UWF,他們反而在新間壽離職之後看見了未來的轉機。1984年8月6日,大名鼎鼎的天才摔角手.初代虎面(佐山聰)帶著新人.山崎一夫加入了UWF。有了初代虎面這位大明星參與演出,UWF的票房馬上就有了很明顯的起色。由於初代虎面不管是在年齡、戰績、還是知名度上面都遠遠凌駕於UWF眾主流選手之上(當時佐山聰26歲、前田日明25歲、高延彥與山崎一夫都是22歲),因此初代虎面很快就成為『第一次UWF』的核心人物。為了讓UWF更接近『真實』,一直醉心於『新格鬥技』研究的佐山聰破天荒的提出『擊倒&觸繩暫停扣分制』、『戰績排名制度』、還有以最真實的『投(摔技)、打(打擊技)、極(關節技)』作為主軸的『SHOOTING』(現今『修斗』的最原始概念)比賽形式、甚至是『邀請巴西.葛雷西家族來日本比賽』等等的構想。

 以現今時代的角度來看,這些格鬥技概念其實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在十多年前的日本,『天才之虎』佐山聰的這些想法簡直就是『超越時代尖端』的前衛(魔王:佐山聰恐怕會怨歎為什麼自己不能晚生10年),由於佐山聰的構想實在太新潮了,擔心摔角迷們一時無法接受這種『真實格鬥技』的UWF最後並沒有全盤接受佐山聰的建議。不過,佐山聰的部份想法(如:SHOOTING的比賽形態)還是獲得了浦田昇社長的全力支持。從1984年的10月份開始,UWF的『新格鬥路線』……不,應該說是『天才之虎』佐山聰的『真實格鬥技』路線正式宣告上路了。可惜的是,就在UWF眾人準備朝自己的格鬥技理想邁進的時候,一連串發生在UWF身上的『不祥諸事』反而讓UWF一步一步的走向崩壞的深淵…………

proresu
脫離新日本的高田延彥與藤原喜明宣布入團(1984年6月27日)

proresu
前田日明 VS 藤原喜明(自由選手)(1984年4月)

自從初代虎面宣布脫離新日本、並且加入UWF以來,佐山聰的身邊一直都有一個人強烈的反對他這樣作。這個人不是別人,他就是初代虎面的經紀人、同時也是『猛虎道場』(TIGGER GYM)的會長──喬治.格恰。或許是因為喬治.格恰太重視佐山聰這塊『瑰寶』的關係,既使佐山聰移籍UWF之後,喬治.格恰依然透過各種的管道與方式企圖說服佐山聰放棄格鬥技的夢想、然後回到摔角擂台。儘管佐山聰一直不為所動、甚至佐山聰還一度捨棄了『虎面』的名稱以表達他想從『天才摔角手』轉型成『天才格鬥家』的決心,但是喬治.格恰還是不肯放棄。對UWF來說,喬治.格恰的種種動作是非常危險的。萬一佐山聰真的被喬治.格恰挖角回去的話,UWF的經營一定會更加艱難。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UWF浦田昇社長特別在10月18日的晚上前往『猛虎道場』跟喬治.格恰會長進行『祕密協商』。但是,任誰也沒有想到,雙方這一談竟然談出了前所未有的大問題!! 會談結束之後的第二天(10月19日),喬治.格恰會長突然向東京警方報案表示──UWF的浦田昇社長涉嫌在10月18日深夜帶著黑道弟兄持槍向他恐嚇、並且還威脅他以後不准再跟佐山聰有任何形式的連絡。這一報案可不得了,UWF浦田昇社長馬上就因為恐嚇罪嫌而遭到東京警方的約談,不僅如此,從這一天開始,因為『虎面』這兩個字而沿生出來的官司訴訟也紛沓而至,UWF的形象大受影響。

 除了佐山聰的問題之外,UWF的贊助商.『豐田商事』也在這個時候捅出了大麻煩。1985年3月,豐田商事爆發出以老鼠會傳銷方式詐騙投資人購買各種無效金融證券的醜聞。估計豐田商事利用這種方法所獲取的非法獲利竟然達到數十億日圓之譜,詐騙金額之高震憾了日本全國,當時的日本媒體大多都是以『賣紙屑事件』來稱呼這起金融犯罪。到了1985年6月,豐田商事會長.長野一男遇刺身亡、豐田商事隨即宣布崩解,UWF的資金調度與經營困境當然也愈加的惡化。

 問題還沒有結束,因為UWF選手之間對於佐山聰的『新格鬥技』路線也很有意見。自從UWF推行佐山聰的格鬥技想法之後,以『傳統摔角選手』身份自居的羅剎木村、剛龍馬、以及濱田廣秋便紛紛退團。至於其他主張『真實格鬥技摔角』的前田日明、藤原喜明、高田延彥也對佐山聰的前衛構想抱持著不滿。隨著選手之間的衝突與意見對立愈演愈烈,整場紛爭也演變成『摔角手.前田日明』與『格鬥家.佐山聰』的路線之爭。1985年9月2日,UWF在大阪府立臨海運動中心舉辦了一場公式戰。在主秀的『前田日明 VS 佐山聰』比賽裡頭(SHOOTING規則),前田日明與佐山聰的衝突猛然爆發! 前田日明在比賽時突然『故意』踢向佐山聰的要害,雖然前田日明立刻被判定敗北,但是前田日明賽後卻向記者們表示:『這種規則根本就不是摔角!UWF不要這種規則!UWF也不需要佐山聰啦!』 在藤原喜明、高田延彥、山崎一夫等人支持之下,佐山聰在UWF的地位跟立場瞬間逆轉,情況演變至此,傷心的佐山聰對前田日明、對UWF可以說是失望到了極點,1985年10月11日,佐山聰正式宣布從UWF退團。曲高和寡的『天才之虎』也踏上了『孤獨求道』的道路。經過一連串的問題之後,現在連最具票房號召力的佐山聰都離開了,距離當初旗揚只不過短短的一年半,如今……『第一次UWF』已經進入崩壞的倒數計時階段………

proresu
高田的飛彈踢擊已經很清楚的表達出他對『新格鬥技』路線的不信任………

新日本業務提攜的開始

proresu
第一次UWF崩壞前的最後一次比賽。(1985年9月11日)

proresu
宣布與新日本進行『業務提攜』的前田日明。(1985年12月6日)

自從『天才之虎』佐山聰這名極具票房吸引力的明星選手宣布退團之後,之前一直飽受許多負面形象打擊的『第一次UWF』在經營上很快就發生了危機。總計到1985年11月為止,『第一次UWF』已經累積了高達1億日圓以上的赤字。沒有電視台轉播節目、沒有贊助商提供資金、沒有明星選手壓陣、甚至連觀眾們也不認同UWF的『真實格鬥摔角』………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之下,前田日明等人終於在1985年11月25日宣布『第一次UWF』崩壞………

 諷刺的是,雖然UWF眾人之前一直強烈反對新間壽的『回歸新日本』提案,但是在『第一次UWF』崩壞、眾人的收入生計出現了大問題之後,前田日明卻在此時前往新日本事務所跟安東尼奧豬木社長洽談雙方是不是有機會可以進行『業務提攜』的可能性。老實說,在『正常』的情況之下,當時氣勢如日中天的新日本應該是不會跟UWF這幾個『沒有什麼商品價值』的選手合作的。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對當時的安東尼奧豬木而言,UWF這群人來得『正是時候』、甚至可以說是解決新日本燃眉之急的『及時雨』呀!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全部都在一個人的身上,他的名字就是--『革命戰士』.長州力。

 時間回溯到1984年4月。是的……就在『第一次UWF』旗揚之後沒多久,新日本的擂台上又再度發生了一場撼動整個摔角業界的大地震。自從『豬木退社事件』平和落幕之後,安東尼奧豬木就相當積極的嘗試修復自己與『反豬木勢力』之間的關係。其中位居要津的山本小鐵董事與大塚博美營業本部長更是豬木想要『和解』的對象。然而,大塚博美的心中對豬木還是有很多的不滿,儘管在朝日電視台的要求之下,大塚博美保住了自己在新日本的工作,但是大塚對自己的職位似乎並不是很戀棧。1984年11月20日,大塚博美突然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辭出了辭呈。不僅如此,大塚博美還帶著他的心腹.加藤與玉木兩名營業一起退社。同一時間,在新日本擂台上向來以『革命』、『維新』、『叛逆』、『反體制』等等形象自居的長州力也帶著一群選手宣布成立新團體.『JAPAN PRO WRESTLING』(ジャパン プロレス)、並且脫離新日本,最後進而前往馬場的全日本擂台參加比賽。

 一口氣在『經營』與『選手』兩大層面失去了不少戰力的安東尼奧豬木,此時UWF的到來正好給了他一個『補強戰力』的好機會。於是乎,新日本跟UWF的合作方案很快的就拍板定案,而前田日明則是在1985年12月4日宣布成立『UWF有限公司』、同時前田日明也表達了UWF眾選手將會以『業務提攜』的形式來參戰新日本。經過兩天之後(12月6日),UWF戰士們終於在新日本的兩國國技館大會上初次亮相。前田日明還表示,希望新日本的摔角迷們能夠在UWF戰士的比賽中體會到『真實格鬥技摔角』的定義。

 然而,經過數場的比賽之後,安東尼奧豬木發現--UWF戰士們所認為的『摔角』跟新日本選手們的心中所認定的摔角理念簡直就是大相徑庭、甚至是格格不入的。雖然說引進UWF選手是為了『補強戰力』,但是在當時新日本選手們的眼中,UWF戰士的摔角技巧根本就只有新日本練習生的水準而已。在新日本一片『UWF的東西難登大雅之堂』的偏見之下,UWF戰士們的比賽順序不斷的被往前調動,有的時候即使已經被安排到最前面的第一、第二試合,但是電視台的轉播節目上面卻仍然看不到UWF選手的身影。看到新日本是這麼樣的輕視、以及利用UWF,個性剛烈的前田日明簡直快要氣炸了,幸好高田延彥跟藤原喜明一直安撫前田日明,雙方之間的衝突才沒有正式浮上檯面。1986年1月3日,UWF陣營向新日本提出了『挑戰豬木』的要求,沒想到新日本方面竟然回答:『豬木不是任何人說想挑戰就能挑戰的,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有挑戰豬木的資格。現在的UWF根本沒有那個實力,不過……如果你們真的那麼想跟豬木打的話,可以! 你們UWF選手自己先辦一場『UWF代表挑戰者決定賽』,敗北的人就淘汰,最後剩下來的勝利者就有資格跟豬木對打。』

 聽完新日本這麼『看低』UWF的發言,前田日明雖然怒不可遏,但是他也只能將怒氣往自己的肚子裡吞。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為了生計、為了自己的理想,UWF戰士們也只能默默的接受。經過一番的廝殺之後,『UWF代表挑戰者決定賽』的最終勝利者是由『關節技之鬼』.藤原喜明勝出,同時藤原喜明也獲得了在1986年2月6日向豬木挑戰的資格。可惜的是,藤原喜明在2月6日當天的比賽當中敗北了………。這一場敗仗等於是告訴了所有的摔角迷們--『新日本遠勝過UWF』、『UWF的最強者打不贏豬木』。不能接受這一點的前田日明再也忍不住了,比賽結束之後,前田日明進入擂台之內質疑豬木的攻擊方法有很多都是犯規的,前田還激動的表示:『因為豬木是社長,所以他犯規就沒關係嗎?這就是新日本的摔角嗎?』 話一講完,憤怒的前田日明馬上就賞給豬木一記左上段踢!! 

 這下糟糕了! 老闆都被人家打了,員工還能默不作聲嗎? 抓狂的新日本選手們紛紛衝上擂台抓住前田日明就是一陣痛打,而UWF陣營也不甘示弱的亂入擂台、雙方展開了一場新日本史上最激烈的一場超級大亂鬥…………。可憐啊………無法控制自己怒火的前田日明,現在他竟然正面得罪了新日本的社長。我們偉大的豬木社長會讓前田日明有好日子過嗎?答案當然是--『不會』。不過話又回來,經過這一次事件之後,UWF與新日本的抗爭卻反而讓UWF的曝光率大增,儘管新日本方面派來的『刺客』、『打手』、以及『對抗賽』一波又接著一波,讓勢力單薄的UWF應付起來非常吃力,但是這一段過程卻也成為後來『新生UWF』成立之後得以紅遍日本摔角格鬥界的基礎。自己的一記左上段踢踢在豬木身上竟然可以踢出這麼大的變化,這點相信當時的前田日明一定想像不到吧?

proresu
前田日明的代名詞--擒腳翻摔

proresu
前田日明得罪偉大豬木的左上段踢。(1986年2月6日)

長州顏面蹴擊事件

proresu
安德烈巨人力量強大,前田日明陷入絕對的苦戰!

proresu
擊敗越中詩郎、順利登上第二代IWGP次重量級冠軍寶座的高田延彥

豬木生氣了……明明是因為走投無路所以才來『投靠』新日本的UWF……現在他們竟然敢這麼樣的『喧賓奪主』、甚至直接在擂台上向豬木挑釁。依照豬木的個性,他會讓UWF有好日子過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但是,在目前長州力一干人等正在全日本參戰的情況之下,將這幫『討人厭』、但是還有『利用價值』的UWF戰士踢出新日本絕對不是最好的辦法。經過仔細的思考之後,豬木社長最後是決定用『全面對抗戰』跟『派遣刺客』的方式來『修理』UWF。這樣子的作法有幾個好處--首先,提高對戰的層級到『全面對抗』之後,UWF戰士們雖然有機會可以向新日本的各個冠軍頭銜挑戰,但是相對的,UWF戰士也會跟新日本的明星選手群、甚至是豬木所派來的『強力刺客』們正面對上,一旦UWF戰士不幸在擂台上敗北,豬木這邊自然也達到教訓UWF的目的。第二.激化新日本跟UWF的抗爭可以大幅提升新聞性、話題性、以及比賽的可看性,即便新日本選手在這場大對抗裡頭不幸敗北,新日本也還是能享受到大把大把的票房收入進帳。在這種『穩贏不輸』的局面之下,有恃無恐的豬木第一個要開刀的對象………當然就鎖定在當初在擂台上狠狠踢他一腳的前田日明了……

 1986年4月29日,新日本的三重大會上突然出現一名身高超過7呎、體重重達250公斤的巨型摔角手……是的,他就是安東尼奧豬木遠從美國請來對付前田日明的『最強刺客』--安德烈巨人。由於安德烈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即使是強調絕對不使用『傳統摔角招式』的前田日明,他在這場比賽裡頭也還是對安德烈巨人使出了過去UWF戰士們所『不屑』的飛身雙踢(DROP KICK)。就衝著這一點,老實說豬木就已經成功達成『削落UWF面子』的目的了。另一方面,當時比賽的戰況並沒有因為前田日明的『放棄原則』而有好轉的跡象。相反的,在擂台上佔有絕對優勢的選手仍然是安德烈巨人,反觀前田日明只有一路被毒打的份。到了比賽末盤,前田日明開始改變戰術,此時前田日明開始用凌厲的下段踢攻勢不斷攻擊安德烈巨人的膝蓋部位。由於安德烈巨人的身材非常的龐大,因此當支撐全身體重的膝蓋受到重創之後,安德烈巨人很快就陷入『移動困難』跟『戰意喪失』的絕境。最後這場比賽是在裁判的示意之下以令人不解的『無效試合』作收,豬木試圖『教訓』前田日明的第一波計劃當然也是以失敗收場。

 除了『討伐』前田日明一戰失利之外,初代IWGP次重量級冠軍越中詩郎也在5月19日的新日本後樂園大會上敗給了高田延彥,IWGP次重量級冠軍腰帶一夕之間竟然外流到仇敵UWF的手中。不僅如此,企圖拿下IWGP重量級冠軍的前田日明後來在6月12日的新日本大阪大會(IWGP公式聯盟戰)上跟藤波辰爾正面衝突,雖然最後的結果是頗令人遺憾的『雙方KO』(這場比賽後來獲選為1986年年度最佳試合),但是到了8月5日,前田日明跟木戶修卻在新日本兩國國技館大會一舉奪下IWGP重量級雙打冠軍的寶座。看到新日本的冠軍紛紛落入UWF戰士之手,安東尼奧豬木的心裡自然很不是滋味。要想徹底粉碎UWF的『真實格鬥摔角』的幻夢……看樣子豬木現在只能『求助』於『真正的格鬥家』了。

 1986年10月9日。對於『異種格鬥技戰』一向非常熱衷的安東尼奧豬木,這次他又再度舉辦了一場名為『INOKI鬥魂LIVE』的大會。這次安東尼奧豬木特別請來了踢式拳擊『WKA.US』巡洋艦級拳王--多恩.那卡亞.尼爾森來日比賽,而尼爾森的對手……當然就是先前力憾安德烈巨人的前田日明囉。可惜的是,尼爾森雖然是WKA的踢式拳擊拳王,但是這場比賽的節奏卻始終都是由前田日明所掌握著。最後前田日明是以連續5發的『逆單足固定』讓尼爾森投降稱臣。經過這場比賽之後,日本的媒體、還有摔角格鬥迷們的心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被前田日明抓住了,當然,豬木臉上的表情也是愈來愈不好看………。

 隨著UWF戰士們在擂台上的表現愈來愈優異,原本已經已經近乎停止活動的『UWF有限公司』終於開始邁出更進一步的動作。1987年2月20日,隸屬於『UWF有限公司』旗下的UWF道場開始對外招募新人。2月28日,UWF戰士們首度以舊有UWF的名稱在後樂園舉辦了一場自主興行,票房成績頗為理想。經過這一陣子的努力之後,前田日明對於UWF的『路線』跟『形象』愈來愈有信心。這種想法也激起他想跟新日本『互別苗頭』的意念。 到底是傳統的摔角技高一籌……還是UWF主張的『格鬥摔角』比較強……,為了證明這一點,前田日明開始提升自己的『敵意』,連帶的,前田日明在比賽時對新日本選手所採取的動作與手法也愈來愈『兇暴』、甚至可以說是愈來愈『無法理解』(例如無視摔角規則、毫不留情的踢擊與關節技、以及賽後回到休息室還是繼續跟其他選手大打出手等等)。

 說穿了,前田日明的目的就是要證明UWF的『格鬥摔角』路線才是真正的『王道』。雖然高田等人一直苦勸前田日明停止這種類似『恐怖份子』的行為,可惜前田日明就是聽不進去。到了最後,前田日明的『恐怖活動』終於給自已、以及整個UWF捅出了大麻煩………

 1987年4月1日,當初宣布脫離新日本、並且前往馬場的全日本參戰的『JAPAN PRO WRESTLING』出現了分裂的危機。由長州力、馬沙齊藤、以及馳浩等3人所組成的『長州黨』認為,『JAPAN PRO WRESTLING』已經完成了『反體制&新日全日交流戰』的階段性任務,現在正是大家『重回新日本』的時機。到了6月1日,睽違已久的長州力終於再度登上新日本的擂台,整個新日本比賽的重心也瞬間從『UWF對抗戰』轉回到長州力跟藤波辰爾兩人身上。心懷不滿的前田日明心裡很清楚,如果不讓長州力嚐一嚐『真實格鬥摔角』的滋味、如果UWF不對長州力來一個下馬威的話,UWF戰士的發展空間與曝光率勢必會因為長州力的復歸而受到壓縮。

 11月19日,新日本在後樂園舉辦了一場名為『87年日本盃雙打爭奪聯盟賽』的大會,其中長州力與前田日明剛好就在一場3對3的比賽當中正面碰頭,這正好給了前田日明一個向長州力示威的好機會。比賽中盤,背對前田日明的長州力已經對敵方選手使出蝎子固定式,此時前田日明突然慢條斯理的走向長州力、同時二話不說就朝長州的眼睛部位全力踢了下去!! 這一踢可不得了,由於眼睛部位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份,因此挨了一腳的長州力立刻因為傷勢嚴重而被新日本的工作人員緊急送醫急救。醫生診斷過後發現,顏面受到重擊的長州力不但有『右前頭骨凹陷』的現象、而且雙眼還有失明的危險。

 此事經過傳媒披露之後,日本摔角界一片嘩然。新日本方面的反應尤其激烈,新日本高層除了要求前田日明立刻召開記者會向長州力道歉賠罪之外,安東尼奧豬木社長更是強烈批判前田日明這種『偏離摔角之道』的行為。然而,雖然來自外界的責難與非議一波接著一波,但是堅持自己並沒有錯的前田日明還是拒絕向長州力道歉。不用說,這次新日本真的是生氣了,在豬木社長親自宣布的情況下,前田日明不久便被新日本高層裁定『無限期停止出賽』,到了1988年3月1日,新日本更是直接開除了前田日明。局勢演變至此,相信接下來的發展各位也一定料想得到了吧? 沒錯……在新日本累積了相當程度人氣與資源的前田日明,接下來他的下一步當然就是要重建UWF了! 為了增加UWF重建成功的可能性,前田日明特別在3月中旬的時候前往初代虎面.佐山聰的家中進行拜會,到底佐山聰會對前田日明提出什麼樣的建言呢?而重生的UWF又會掀起什麼樣新風暴呢? 對日本摔角格鬥界來說,『U的幻夢』………現在才正要開始……

proresu
藤波辰爾與前田日明壯絕的KO戰

proresu
經過一番苦戰之後,前田日明終於成功打敗尼爾森

proresu
『長州顏面蹴擊事件』.前田踢擊命中長州力的瞬間一幕

新生UWF旗揚

proresu
新生UWF成立記者會(1988年4月8日)

proresu
新生UWF後樂園旗揚戰(1988年5月12日)

1988年3月15日,就在前田日明被新日本開除的2個禮拜之後,如今前田日明再度前往『昔日戰友』佐山聰的家中向這名『有遠見的前輩』請益。是的……隨著時空環境的變化,當初被視為『異端』的佐山聰格鬥技理論現在終於獲得了『平反』。諷刺的是,當時批評佐山聰最積極、最賣力、最後甚至還把佐山聰趕出UWF的前田日明,今天他反而是以相當謙卑的低姿態來跟佐山聰進行會晤。不用說,除了想跟佐山聰『盡釋前嫌』的意圖之外,前田日明此行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要延攬佐山聰再度加入UWF。

 一邊聆聽前田日明講述未來『新生UWF』基於『投.打.極』理念所研究出來的種種規則,此時佐山聰臉上的表情仍然是保持著一貫的保守跟謹慎。佐山聰無法完全相信前田日明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因為前田日明對於『摔角』的認知、乃至於他對『格鬥技』的認識等等,佐山聰對前田日明的看法跟理念實在是無法苟同。佐山聰心裡明白--『新生UWF』採用自已的『投.打.極』格鬥理論只不過是表面功夫罷了,『新生UWF』跟『第一次UWF』一樣,兩者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差別…………

■前田日明與佐山聰兩人在3月15日的談話內容

前田日明:佐山先生,我們(指UWF戰士)已經知道您當初的想法跟理念是正確的了,為了讓UWF的摔角更完美、更接近真實格鬥技,今後『新生UWF』的比賽規則將會依照您的『投、打、極』理念來設計,也請佐山先生不計前嫌重新加入我們,讓我們一起為了格鬥技的理想一起奮鬥吧!

佐山聰:…………『新生UWF』仍然是秉持著『第一次UWF』的『格鬥技摔角』路線嗎?

前田日明:是的。融合了佐山先生的理念之後,我相信UWF的格鬥技摔角一定會更加進化的。

佐山聰:……………………在你的心目中,融合之後、進化之後的『格鬥技摔角』會是什麼樣子呢?

前田日明:『打擊技』更勝於踢式拳擊、『關節技&絞技』更勝於桑勃式摔跤(★註1)、『摔技』更勝於角力選手!

佐山聰:…………………

前田日明:佐山先生,您覺得如何?

佐山聰:真是可悲啊……我現在才明白,原來你既不懂格鬥、而且也不懂摔角啊………

前田日明(臉色大變):你這是什麼意思?

佐山聰(生氣貌):什麼是摔角?摔角是『格鬥技』、『職業運動』、以及『娛樂性』3者的結合。什麼是格鬥?格鬥是激烈、而且危險的純粹『格鬥技』爭戰,格鬥絕對沒有『職業運動』跟『娛樂性』的成份在裡面。這兩者的性質是截然不同的!但是你的UWF呢?你的UWF到底是什麼呢?『第一次UWF』,你只不過是抽掉了摔角當中的幾個元素而已,然後你們就自稱『這種摔角就是真實的格鬥、最強的格鬥!』 開什麼玩笑!打美式足球的球員即使脫掉他們身上的厚重護具,他們打的也還是美式足球。今天絕對不可能因為球員脫掉他們身上的護具,結果他們打的就變成歐洲式的橄欖球。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UWF也是同樣的道理,UWF終究還是摔角。結果你們不但否定傳統的摔角、而且還『謊稱』、『自以為』自己的東西就是『格鬥』,在我看起來,你們這些所謂的『UWF戰士』都是一群井底之蛙。你們的言行同時侮辱了摔角跟格鬥,而且你們還造成了觀眾們對格鬥的誤解與混亂。更重要的是,你們硬生生的把UWF變成了一個『摔角不是摔角、格鬥不是格鬥』的四不像,你們連自己要打摔角還是打格鬥都不知道,你叫我怎麼加入你們呢?

前田日明(臉色極為難看):…………………

佐山聰:還有,你剛才說要讓『新生UWF』融合『投、打、極』的理念,然後讓你們的『格鬥技摔角』進化成……『打擊技』更勝於踢式拳擊?『關節技&絞技』更勝於桑勃式摔跤?『摔技』更勝於角力選手? 我想問你,『新生UWF』的打擊技是什麼打擊技?關節技又是什麼關節技?所謂的摔技又到底是什麼摔技呢? 沒錯,對現在的日本而言,UWF或許就是『格鬥』的代名詞。但是,如果你們用UWF現在這種『四不像』的東西對上在國外行之有年的『真實格鬥』、或者是以『無規則戰鬥』著稱的VALE TUDO的話,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們的踢擊會踢不到,你們的關節技會抓不著,你們的摔技也會變成不可能使出來的招式。這樣子有意義嗎?就算導入我的理念又如何?如果UWF的本質不改變,那麼這個『投、打、極』就是假的,再講得難聽一點,如果摔角是『真娛樂』的話,那麼UWF就是『假格鬥』、頂多只能算是『擬似格鬥技』罷了!那怕你前田日明重新創立『新生UWF』,這個團體還是會跟『第一次UWF』一樣,最後走上崩壞的…………

前田日明:夠了!

佐山聰:很抱歉,我沒有辦法相信你,當然我也無法認同你的『UWF式格鬥』。我喜歡摔角,我也喜歡格鬥技,我以前曾經登上過摔角的頂點,現在我要朝我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格鬥技型態前進。我有我自己的SHOOTING(修斗的原型)之路要走,請恕我不能奉陪。

前田日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是也沒辦法的事情。但是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有一點我不能同意,那就是UWF絕對不是『四不像』。我們會證明UWF的定位給你看,我們會證明UWF的『格鬥技摔角』才是所有實戰格鬥技的頂點!

佐山聰:…………………

 
 就這樣,在充滿火藥味的衝突氣氛當中,前田日明跟佐山聰之間的會談很快就以『不歡而散』的結局收場。然而,前田日明的發言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在那個日本觀眾對所謂『格鬥技』還不熟悉的年代,UWF戰士們確實為日本摔角迷們開啟了一扇『格鬥技入門之窗』。更何況,UWF當時在對抗外國格鬥家的異種格鬥技戰上也都有很好的表現。有了實質的成績、有了不錯的人氣支持度、再加上成功打開了新的『格鬥迷』觀眾群,雖然『新生UWF』還沒有正式旗揚,但是『成功』二字對前田日明來說已經是『唾手可得』,也難怪前田日明會無法接受佐山聰如此『尖酸』的批評了。

 1988年5月12日,『新生UWF』正式旗揚。跟『第一次UWF』不同的地方在於,經過數次的異種格鬥技戰之後(對新日本摔角、對外國格鬥家等等),『新生UWF』已經在當時格鬥迷的心目中創造出『UWF最強』、『格鬥技最強』、『UWF=格鬥技』的觀念。在這群狂熱的『UWF信徒』的瘋狂支持之下,『新生UWF』不久便以『令同行眼紅』的成長速度竄升到日本大型主流團體的地位。可惜的是,『U的幻夢』終究還是『幻夢』,在美麗的『格鬥技摔角』的光環之下,當初佐山聰口中所說的『崩壞預言』也已經一步一步的開始實現了………


■新生UWF『旗揚後∼崩壞前』紀事一覽


●1988年

3月1日
新日本摔角宣布開除前田日明

3月31日
高田延彥、山崎一夫、安生洋二、宮戶成夫等4人表明不再跟新日本續約。

4月8日
前田日明、高田延彥、山崎一夫、安生洋二、宮戶成夫、中野龍雄等6名選手召開『新生UWF成立記者會』,新任社長由前任新日本播報員.神新二擔任。

5月12日
『新生UWF』後樂園會館旗揚戰.『STARTHING OVER UWF』開幕。入場門票只花了15分鐘就銷售一空。前田日明睽違175天之後再度登上擂台。另一方面,前田日明也宣布了『UWF一個月只舉辦一次大會』的日程進行原則,此言一出立刻引起日本媒體一片嘩然。許多記者紛紛質疑--這種過於寬鬆的日程安排可能無法支應UWF內部的財務支出與需要。

6月11日
 第一次新人入門考試開始。田村潔司合格。

8月13日
有明會館初進出,觀眾動員數12000人。前田日明成功擊敗極心空手道會館的傑拉爾多.哥爾德,現場觀眾為之瘋狂。另外,『新生UWF』也在這場大會當中正式導入『3次擊倒』(3燈)與『5次擊倒』(5燈)的比賽規則。

9月24日
博多大會開催。該大會追加了『3次觸繩暫停=1次擊倒』的基本規則。

11月23日
UWF同時販售12月23日的大阪府立體育館、以及明年1月10的日本武道館兩場大會的門票。結果當天便搶購一空。

12月23日
大阪府立體育館大會。高田延彥迎戰前WWF重量級冠軍.鮑伯貝克蘭,高田延彥贏得最後勝利。


●1989年

1月10日
日本武道館初進出。觀眾動員數16300人。

2月27日
德島大會開催。觀眾動員數4200人。『新生UWF』第一次的地方性興行大成功。

3月16日
新日本選手.船木優治(船木誠勝)移籍UWF。

3月27日
新日本選手.鈴木實移籍UWF。

4月16日
新日本選手.藤原喜明移籍UWF。

5月4日
大阪球場初進出。觀眾動員數23000人、日本TBS電視台全程『錄影轉播』。前田日明與荷蘭的克里斯.多爾曼進行了一場異種格鬥技戰,最後的比賽結果是由前田日明獲勝。『新生UWF』至此已經晉升成為主流團體之一。

8月13日
UWF橫濱大會開催。『前田日明vs藤原喜明』、『高田延彥vs船木誠勝』兩大黃金卡司實現。UWF贊助商.『眼鏡超市』各提供500萬日圓的優勝獎金給這場試合的勝利者。

11月29日
『新生UWF』史上最大大會.『U-COSMOS』開催。UWF東京巨蛋初進出。觀眾動員數60000人。該場大會的主題是『UWF對世界格鬥家.異種格鬥技對決6大試合』。其中鈴木實代替因傷欠場的船木誠勝出賽,對手是號稱『5年無敗』的WKA世界踢式拳擊冠軍--摩里.史密斯。結果鈴木實接連被史密斯擊倒數次,最後吃下了大慘敗。


●1990年

1月16日
日本武道館大會開催。高田延彥擊敗了前田日明、同時前田日明的14連勝記錄也為之中斷。

5月10日
『新生UWF』的贊助商.『眼鏡超市』宣布成立摔角團體『SWS』。一時之間媒體盛傳船木誠勝跟鈴木實可能會移籍SWS,神新二社長嚴詞否認。

8月20日
UWF與WOWOW衛星頻道簽訂節目轉播契約,轉播權利金達到4億日圓。


proresu
前WWF重量級冠軍.鮑伯貝克蘭參戰!(1989年5月21日)
★註1:何謂『桑勃式摔跤』?
『桑勃式摔跤』(SAMBO)又稱『蘇聯徒手自衛術』,是蘇聯人綜合了該國各民族摔跤的特點,並加入一些擒拿自衛技術而創立的一種格鬥技。比賽時選手可以抓上衣和腰帶,可以擒抱頭部、頸部、軀幹和四肢。而且選手也可以用腿使絆、或者用腳剪的動作將對方絆倒。1920年代前後,蘇聯狄納莫體育協會和軍隊開始導入『桑勃式摔跤』。30年代初期﹐蘇聯舉行了第一次的『桑勃式摔跤』個人冠軍賽。1949年舉行了第一次『桑勃式摔跤』團體冠軍賽﹐1957年曾蘇聯與匈牙利、日本等國的柔道隊按照『雙方商定的規則』進行比賽﹐現在『桑勃式摔跤』已是國際業餘角力聯合會所主管的項目。
『桑勃式摔跤』可以應用中國式摔跤技術,也可以應用希臘羅馬式角力、自由式角力和柔道的站立技術。『桑勃式摔跤』以摔技為主,不過在原始的『桑勃式摔跤』招式當中,裡頭對於各種壓迫對手關節的關節技其實也是大宗之一。
但是,到了1977年的時候,國際業餘角力聯合會的委員們卻修改了『桑勃式摔跤』的規則。根據國際業餘角力聯合會所制訂的新規定,從1977年當年度開始,『桑勃式摔跤』的比賽禁止使用『反關節的擒拿技術』(關節技)、以及在地上按壓對方的固定技術。而且『桑勃式摔跤』比賽不許使用打擊、或者用頭部、肘部、膝蓋頂撞對手。比賽時要積極主動﹐如逃避戰鬥或單純防守而不進攻﹐裁判將給予消極警告﹐一旦選手遭到3次警告就會判為『失敗』。至於其他的新訂定的規則則是跟希臘羅馬式角力和自由式角力相同。

U的崩壞

proresu
船木誠勝跟前田日明在新生UWF解散之前所進行的世紀大對決

proresu
雖然大家一起高呼萬歲,但是新生UWF最後還是崩壞了………

UWF史上最大的大會--『U-COSMOS』終於在東京巨蛋以及現場6萬名爆滿的觀眾歡呼聲當中圓滿落幕了………。但是,自從這場進出東京巨蛋場地的『超大型異種格鬥技對決』結束之後,UWF內部卻出現了一股『真正的格鬥到底是什麼?』的不安氛圍。事實上,隨著UWF的成功,如今UWF戰士們對於『格鬥技』這三個字也開始有他們個人的看法。既然大家對於格鬥技的理念與認知已經出現了差異,那麼UWF戰士因為理念不同而產生紛爭跟摩擦當然也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在那個『人人都有看法』的時期,當時有兩名年輕選手開始對UWF的『上層人士』傳達了他們的不滿。這兩個人……就是後來成立PANCRASE的元老--船木誠勝與鈴木實。

 1989年11月30日,船木誠勝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語出驚人的表示:『我覺得最近的UWF實在是太奇怪了!我想拜託各位,如果各位也覺得UWF有什麼不好不對的地方的話,拜託各位就直接在報章媒體上面寫出來吧!如果不這樣作的話,UWF總有一天一定會不行的!』 至於鈴木實也是向媒體強調:『最近上面的前輩們都不來道場了。難道他們這麼討厭跟我們這些後輩一起練習嗎?』 然而,儘管船木誠勝跟鈴木實透過記者向『上面的人』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但是鈴木實口中的『前輩們』並沒有針對此事多發表意見,至於媒體記者們也只是把他們兩人的發言當成一般摔角選手的『賽前放話』來處理而已。

 1990年4月15日,UWF博多大會開催。船木誠勝與鈴木實兩人首度在UWF的擂台上進行第一次的對決。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這場比賽兩人都是在『沒有穿著護靴』的狀態下登場。而且兩人即使被對方用踢擊、掌打命中,或者被對方用關節技鎖住,船木誠勝跟鈴木實也不會因此而露出明顯的疼痛表情或者叫聲。於是乎,這場比賽就在雙方主打地板戰的沉悶情況下『安靜』的以平手收場。雖然賽後有人指責船木誠勝跟鈴木實不應該如此的『無視觀眾』,但是這場比賽卻也成為後來媒體口中的『PANCRASE原點』。另一方面,前田日明對於這場比賽的過程與結果也是相當不以為然,前田日明表示:『這場比賽只不過是船木誠勝跟鈴木實他們兩個人在那裡『自我陶醉』、『自我滿足』罷了。』

 到了10月25日,一場導致『新生UWF』全面分裂的核彈赫然爆發!在當天的UWF大阪城大會上,前田日明突然在大批媒體記者面前痛批UWF高層對於公司的財務經營不夠透明化、同時『可能』有跟UWF的贊助商--眼鏡超市所新成立的摔角團體.SWS有『私相授受』跟『利益輸送』的行為。不僅如此,前田日明還進一步指控UWF社長神新二涉嫌挪用公司的公款,進而達到中飽私囊的目的。至於當記者問到前田日明對於近來人氣超旺、而且廣受觀眾們支持的船木誠勝的看法時,前田日明則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對UWF來說,船木誠勝是天使、同時也是惡魔。』

 10月28日,受到『前田發言』效應愈滾愈大的影響,UWF社長神新二終於在第3天出面召開了記者會。憤怒不已的神新二社長除了全盤否認前田日明的指控之外,神新二社長對於前田日明沒有證據就信口開河的行為也感到非常的失望。為了『懲戒』前田日明,神新二社長在會中宣布,即日起一直到1991年的3月26日為止,前田日明將被UWF禁賽5個月。

 12月1日,UWF松本大會開催。船木誠勝代替被禁賽的前田日明出戰韋恩.夏姆洛克。經過白熱化的激戰之後,船木誠勝終於拿下了最後的勝利。賽後船木拿起麥克風大喊:『前田先生!前田先生!請你上台來吧!』 沒想到被禁賽的前田日明真的出現在會場中、而且還跟所有的UWF選手一起上台高呼『萬歲』。儘管UWF戰士們在觀眾面前展現出一副有志一同的大團結景象。但是事實上……12月1日這一天的大會已經是『新生UWF』最後一次的比賽了………

 12月7日,前田日明在自己的家中跟全體UWF選手進行了一場『選手會會談』。會中前田日明提出了『跟WOWOW簽訂新的轉播契約』、『尋找新的贊助廠商』、以及『更換全新的經營團隊』等等的改革理念。前田日明表示:『雖然說自己一個人要作這些事情可能會有點困難,但是我的心中永遠都有UWF、永遠都有各位。我跟神新二那個心裡頭只想著賺錢、賺錢、賺更多錢的傢伙不一樣。所以請各位相信我!當初UWF就是因為大家的『信任』所以才能成立的。如果失去了各位的信任,那怕只有一個人對我失去了信任,那麼以『信任』作為基礎的UWF再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了。如果各位沒有辦法信任我的話,那麼UWF就解散吧。』

 在一陣令人感到尷尬的沈默氣氛當中,宮戶成光率先表示:『抱歉,我沒有辦法相信你。』 緊接著宮戶成光就退席了。看到宮戶成光離開,安生洋二也撂下一句:『再看看吧。』之後離席而去。此時前田日明閉上了眼睛,表情宛如韓劇『明成皇后』裡頭的『大院偉大人』一樣的難看。過了半晌,前田日明緩緩的說出:『那就解散吧。』 儘管眾人試圖為安生洋二跟宮戶成光緩頰,前田日明仍然斬釘截鐵的強調:『我說解散就是解散!如果你們有人想繼續搞下去的話,請便吧!』 眼看慰留無效,UWF戰士們此時也只能坐看情勢一步一步的更加惡化。另一方面,看到UWF內部已經分崩離析、甚至已經可以說是完全失去了向心力的情況,現任UWF社長神新二似乎也跟前田日明一樣不想再繼續玩下去了。12月7日晚間,當他得知前田日明家中的選手會會談以『決裂』的形式收場之後,神新二馬上就以閃電般的速度召開了記者會、並且宣布即刻起解雇所有的UWF選手、同時『新生UWF』也正式宣告解散!

 不用說,神新二社長這場『解散』記者會自然是引起了各界極大的關注。由於當時的『新生UWF』正處於收入跟名聲都如日中天的時期,因此在當記者們聽到UWF要解散的消息時,絕大部份的媒體記者們都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一名任職於東京運動日報的記者就表示:『一般來講,摔角團體之所以會崩壞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因為『經營不善』、『金錢糾紛』、或者『選手脫離』等等要素。但是,『新生UWF』卻是因為『賭氣』而解散的。像這種因為『賭氣』而大喊『老子不玩啦!』的崩壞例子,『新生UWF』可能是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吧。』

 是的………這樣就結束了………當各位看到這裡的時候,各位是不是也覺得『新生UWF』解散得很莫名奇妙呢? 正因為當初『新生UWF』是解散得這麼沒有道理,所以日本直到現在還是有很多支持UWF的格鬥迷們希望UWF能夠再度復活。只可惜……在各人有各人的格鬥理念的情況下,過去各路好手齊聚一堂的UWF已經確定無法再重現了。但是,『UWF』開啟日本總合格鬥技之窗的功勞是無庸置疑的。因為有了『UWF』,所以日本的觀眾才能瞭解世界上還有『格鬥』的存在。因為有了『UWF』,所以日本的觀眾們才能體會到格鬥的樂趣、並且進入更深一層的格鬥領域。 雖然UWF解散了,但是,只要『UWF信徒』繼續存在,『U的幻夢』跟『U的遺傳子』就能繼續流傳下去。至於『U系摔角』到底是格鬥還是摔角、或者『UWF』的格鬥型態到底能不能勝過無規則格鬥技(VALE TUDO)等等的爭議性話題………這些問題就讓10年後、20年後、甚至更多年後的格鬥摔角迷來討論吧。或許到了那個時候,所有問題的真相才有辦法完完全全的浮現也說不定……。



■後記:新生UWF解散之後,四大格鬥團體.RINGS、UWF國際、藤原組、PANCRASE成立的經緯

1991年1月
除了前田日明之外,絕大部份的UWF戰士都表示要跟隨高田延彥重新再建UWF。在山崎一夫、田村潔司、垣原賢人、中野龍雄、長井滿也等人的支持之下,高田延彥提出了『成立新團體』、以及『延續UWF格鬥技摔角』的計劃。經過討論之後,新團體的名稱正式確定為『UWF國際』

1991年2月20日
『UWF國際』旗揚

1991年3月
『新生UWF』崩壞之後,UWF的原贊助商--眼鏡超市開始跟藤原喜明進行接觸。由於眼鏡超市決定要出資支持藤原喜明成立新團體,因此藤原喜明便與船木誠勝、鈴木實、高橋義生、富宅飛駒等人一起投入『藤原組』的成立工作。

1991年3月4日
『藤原組』旗揚

1991年5月11日
前田日明的『RINGS』旗揚。雖然『RINGS』當時只有前田日明一名選手,但是在前田日明積極的奔走之下,『RINGS』的旗揚戰最後還是邀請到了不少外國選手參戰。

1991年10月4日
剛成立不久的『藤原組』大膽的東京巨蛋初進出。觀眾動員數40800人。經過這場大會之後,船木誠勝、鈴木實等人開始對藤原喜明的『格鬥技理念』、以及『團體經營方式』產生了不信任感。

1992年12月22日
『藤原組』的贊助商.眼鏡超市向藤原喜明表示--『最近藤原組的票房成績令人感到擔憂。另外,一個月只舉辦一次比賽的日程安排也沒有辦法滿足眼鏡超市原本的獲利要求。』 為了化解贊助商的強大壓力,藤原喜明開始在『藤原組』的比賽裡頭導入一些『實驗性的要素』試圖刺激票房跟收益。但是,船木誠勝跟鈴木實兩人卻對藤原喜明的行為大表不滿,『藤原組』選手會會長鈴木實甚至還為此召開了臨時選手會會議、並且在會中跟藤原喜明發生激烈的口角。最後氣急敗壞的藤原喜明竟然表示:『你們給我聽清楚了!我才是藤原組的老大!我說要怎麼作就是要怎麼作!你們全部都要聽我的!』

此言一出,藤原喜明跟船木誠勝等人已經是形同決裂。不久之後,除了藤原喜明自己、以及新人.石川雄規之外,其他的選手都跟隨船木誠勝與鈴木實兩人離脫了『藤原組』。

1993年5月16日
船木誠勝召開了『PANCRASE』成立記者會,會中船木誠勝宣布了『完全實力主義』的團體經營理念。

1993年9月21日
『PANCRASE』在東京灣NK會館舉辦了旗揚戰。該團體強調『觀眾無視』、『秒殺』、『真實格鬥』、『健身式身體改造法』等等特立獨行的作風馬上就在日本格鬥界引起了一波震撼與衝擊。

COMMENTS

名稱

2000,1,2008,1,2009,4,2013,5,2015,2,2018,153,2019,166,2020,19,2021,9,2022,4,2023,188,2024,31,力道山,3,三澤光晴,25,上福由紀,1,丸藤正道,8,大仁田厚,7,大日本職業摔角,2,大谷晉二郎,4,小川直也,3,小可愛鈴木,19,小島聰,7,小橋建太,26,川田利明,14,中西學,1,中嶋勝彥,12,內藤哲也,5,天山廣吉,1,天龍源一郎,24,天龍Project,8,日本職業摔角,4,木戶修,4,冬木弘道,2,北斗晶,34,北尾光司,3,古舘伊知郎,1,巨人馬場,22,巨無霸鶴田,15,永田裕志,10,田上明,1,田中將斗,1,矢野通,1,石川修司,1,全日本女子職業摔角,34,全日本職業摔角,178,吉田秀彦,1,吉江豐,4,安東尼奧豬木,47,百田光雄,1,老虎服部,1,佐山聰,5,佐佐木健介,1,坂口征二,18,坂田亘,3,尾崎魔弓,1,杉浦貴,2,谷津嘉章,8,赤井沙希,36,咆哮木村,1,松井幸則,2,武藤敬司,48,花面大帝,5,金本浩二,3,長州力,17,阿修羅原,4,前田日明,6,昭和~平成明星列傳,20,秋山準,2,原田大輔,1,宮本裕向,1,宮原健斗,3,拳王,1,柴田勝賴,2,泰山後藤,6,荒井優希,3,馬沙齊藤,1,高山善廣,2,高田延彥,4,國際職業摔角,4,崔領二,1,淵正信,1,清宮海斗,6,連載始動,12,野獸濱口,1,髙山善廣,3,傑克李,2,棚橋弘至,8,森嶋猛,2,無仁義的50年鬪爭史,30,超強機器,3,越中詩郎,33,飯伏幸太,4,黑色履歷,7,黑金剛,1,新日本職業摔角,326,鈴木實,14,馳浩,1,摔角的言靈,1,摔角紀行,1,摔角秘藏寫真館,34,豪傑列傳,13,潮崎豪,2,蝶野正洋,23,諏訪魔,2,輪島大士,1,橋本真也,7,曙,3,齋藤彰俊,1,職業摔角大賞,5,職業摔角歷史資料庫,26,職業摔角觀戰記,4,職業摔角NOAH,118,藍面中野,2,獸神萊卡,2,藤波辰爾,16,藤原喜明,3,關本大介,1,鶴卷伸洋,3,鰻魚沙耶香,4,鷹木信悟,1,Abdullah the Butcher,3,AEW,2,André the Giant,1,APFW,1,Big Van Vader,5,Bruiser Brody,1,Bruno Sammartino,1,Chris Jericho,1,DDT,75,Diana,1,DRADITION,2,Dragon Gate,4,FMW,6,Fortune KK,6,Game,7,GLEAT,1,Great Muta,3,Hayabusa,1,HUSTLE,8,IGF,1,John Tenta,1,JWP,7,KAIENTAI DOJO,1,KENTA,1,Killer Khan,5,Mil Máscaras,1,nWo,5,Other,30,RIARA,1,Ric Flair,1,SANADA,3,Stan Hansen,13,STARDOM,5,Steve Williams,1,SWS,5,TAKAみちのく,1,Terry Funk,1,Terry Gordy,1,The Road Warriors,1,Tiger Jeet Singh,1,TJPW,31,UWF,7,WCW,7,Will Ospreay,2,WJ職業摔角,2,WRESTLE-1,12,WWE,11,ZERO1,8,インリン,2,オカダ・カズチカ,6,ジャパン女子職業摔角,8,ジャパン職業摔角,9,ちゃんよた,1,
ltr
item
普羅擂司摔角: 什麼是UWF
什麼是UWF
https://i.imgur.com/xMaq4uU.jpg
普羅擂司摔角
https://www.prosresu.com/2013/07/uwf.html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2013/07/uwf.html
true
1275009437277159209
UTF-8
Loaded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s VIEW ALL Readmore Reply Cancel reply Delete By Home PAGES POSTS View All RECOMMENDED FOR YOU LABEL ARCHIVE SEARCH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 match with your request Back Home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just now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Followers Follow THIS PREMIUM CONTENT IS LOCKED STEP 1: Share to a social network STEP 2: Click the link on your social network Copy All Code Select All Code All codes were copied to your clipboard Can not copy the codes / texts, please press [CTRL]+[C] (or CMD+C with Mac) to copy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