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武藤敬司、再見~月面宙返 (完)


武藤最後的月面宙返(3月14日、後樂園巨蛋)

摔角選手武藤敬司(55歲)於3月30日進行了人工膝關節手術。為了要延續摔角選手的生涯,同時間也遵守醫囑完全封印了從1984年10月出道後所使用的必殺技「月面宙返」。被稱為天才的武藤,月面宙返也成了他的代名詞,是甚麼原因會將月面宙返列入招式之中。「體育報知(スポーツ報知)」將以「武藤敬司、再見~月面宙返」為題,進一步針對膝蓋受傷仍繼續奮鬥的武藤摔角生涯來進行連載。



〈1〉 月面水爆(月面宙返)的誕生

 2018年3月14日在後楽園巨蛋,武藤敬司集結了徒弟們進行8人團體戰,用華麗的招式擊敗了河野真幸來告別了月面宙返。

 「雖然沒有過去的跳躍力、也有可能姿勢不對、但仍然覺得是一次很棒的月面宙返」

對於最後一次月面宙返,武藤有了這樣的感觸。數日後,也聽到了武藤第一次使出時的回憶。

「我不確定第一次是甚麼時候使出的」

看來武藤對於第一次使出月面宙返的記憶已經是模糊的了。

 1984年4月加入了新日本摔角。從中學時代就開始練習柔道,並且在高中時代出賽了國民體育大會(國體)。畢業後進入了東北柔道専門學校,並被選為強化指定選手。這時,熟人建議他加入新日本摔角。

 於是在21歲時加入了新日本摔角,同期的有蝶野正洋、橋本真也、船木優治(現改名誠勝)、野上彰(現稱做AKIRA),都是後來撐起摔角界一片天的人物。

 出道戰是在同一年的10月5日在埼玉・越谷市體育館,對手則是蝶野正洋,最後是用『逆蝦式固定』拿下該場比賽的勝利。月面宙返的想法大概就是從這時候開始出現的,從小學開始這樣的背翻一點都不難。

 「試合當中突然出現了“啊,或許可以從繩索上方試試看"的念頭,從那邊背翻的話不曉得是甚麼樣的感覺」

這樣的靈感突然出現。

 「在試合中就突然給他背翻下去了,就如同想像中的一樣可以做到」

 根據武藤的說法,初次使出月面宙返應該是在出道賽不久的某場雙打賽中。

 「最初使用的時候還沒有拿來當終結技,只是在比賽過程中使用」

 在這回的連載中,記者檢查了過去的報紙文章及相關雜誌,也找不到正確的日期及場所,有可能當時並沒有新聞媒體到現場取材的緣故吧。月面宙返的誕生也可以說是突然出現在武藤的靈感之中,就這樣經過了34年。印象中還有這麼一段記憶。

 「我記得觀眾非常興奮,到目前為止有這樣技巧的重量級選手可說是不存在,所以大家都非常驚訝。一開始不是拿來當終結技,但是每當使用的時候觀眾都非常嗨,所以最後這招就變成終結技了」

 藤波辰巳、虎面等次重量級選手使出的華麗空中殺法為擂台增添了不少色彩,而身高188公分、體重超過100公斤擁有華麗空中殺法的重量級選手卻不存在。當時新日本摔角標榜的方針是安東尼奧·豬木提出的強力風格(strong style),這種華麗的招式在前座試合(前座是指在主要試合前的試合)是不允許的。武藤這位出道才一年的新人卻觸碰到這樣的禁忌,但是豬木、坂口征二等前輩的反應卻是讓人非常意外。


〈2〉 打破新日本禁忌的前座時代

武藤敬司使出月面宙返的那一年(1984年),正是新日本摔角處於動盪不安的時期。

 同年的3月前田日明跟羅剎木村為了加入4月旗揚的新團體「UWF」而脫離了新日本。到了6月,藤原喜明跟高田伸彦(現改為延彦)也移籍到了UWF。最嚴重的還是9月的時候長州力、野獸濱口、谷津嘉章、小林邦昭的維新軍團脫離並帶走了共13人成立了「日本摔角」,並且從85年1月開始參戰全日本摔角。

武藤出道的時期正是長州他們大量選手脫離後,月面宙返就是在這樣動盪不安的時期下誕生的。在那之前新日本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前座試合是不能使用華麗的技巧的,所以當月面宙返在前座試合出現時,造成很大的衝擊。

「因為UWF跟日本摔角的緣故,長州這些前輩都離開了。這樣的時機點就代表著可以自由發揮啊」

 在新日本摔角正在遭逢選手大量脫離的巨變時期,對於前座選手的風格也無力可管。實際上,豬木、坂口征二、藤波辰己(現改為辰爾)等幹部對於這點沒有反應,就連負責訓練新人的荒川真跟黑貓(クロネコ)也一樣。

 「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不成文啊。這段時間裡,豬木跟坂口先生也沒跟我們這群底下的選手說甚麼」

 實際上,並沒有對招式的使用有所規定。

 「早期的風格是從看別人比賽中偷學,前輩也不會教。雖然也有參與陪練,但是主要是還靠自己去體會」

 然而從前座試合到主要試合都是有一定的流程。

 「現在練習的時候都不會有觀眾入場,但是豬木時代的時候卻是相反。試合開始時間約18時30分,豬木大概約18時就會上擂台進行陪練。如果觀眾比較早進場的話就可以看見練習狀況,這也算是一種新日本摔角風格展示的表演,我們隨著比賽的進行,招式會越來越華麗。但是之後就不是這樣了」

 從試合前的練習到前座試合和主要試合都有一定的流程,但是選手離開的影響,前所未有的自由誕生了。

 「可以自由發揮的比賽感覺比較棒,我可以一直拓展自己,像月面宙返或是翻轉肘擊之類的。像橋本(真也)跟蝶野(正洋)就跟我想得不一樣,我的自由發揮是往這個方向前進,但是橋本自由發揮方向卻是不一樣的,一堆人被踢(笑)」

 不過長州力這樣說過。

 「在坐新幹線從名古屋工作回來的路上,長州先生坐在我隔壁對我這樣說“敬司,你這樣做打壞了摔角場的規矩,會越來越多傢伙學你這樣做」

 突破前座摔角手框架的武藤卻因為一個突發事件引起資深摔角手星野勘太郎的不滿。


〈3〉 新日本道場是松下村塾

武藤敬司在1985年3月參加了「第1回年輕獅子杯」。

 「年輕獅子杯」是新日本摔角在長州力他們大量選手離開後為了培養年輕選手所舉辦的系列賽。當時總共有9位前座選手出賽來爭取第一名。

 不過開幕前武藤突然將頭髮剃光,頭頂光溜溜的狀態上場。

 「我心裡面常常有著吸引人注意的念頭,這也是摔角選手最重要的元素。因為想要在這時候比其他人都更加受到關注,所以就把頭髮剃光了。練柔道時也常常這樣做,所以完全沒猶豫」

當時出場的選手中,頂著光頭的武藤非常耀眼。但是這樣的舉動卻惹來從新日本摔角旗揚時代就一直都在的前輩星野勘太郎不滿。

 「星野先生很生氣的說“像你這樣的傢伙不要做這樣的舉動”,大概是認為我已經是帥哥了,所以不需要特別引人注目了吧」

 這件事情也透露出武藤心中有著比其他人都想更加受到關注的念頭。

 「我應該天生就有著想吸引人注意的念頭吧,所以才會不自覺地成為摔角選手,但對於作為競技類的摔角並沒有很投入」

 當時就對於從豬木開始到前田日明的UWF一昧的追求更強的主張有著疑問。

 「像UWF這類的想法,是以豬木為首的這群沒有業餘運動經驗的人所發想出來的。坂口征二跟長州及馬沙斎藤這些參加過奧運知道極限之所在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的。舉例來說跑100公尺,當到一定門檻後,要再縮短時間是非常困難的。就像我一直拼命努力的練習柔道,還是會有比我更強的傢伙出現。所以說像UWF這類的想法是在新日本道場這樣狹窄的世界裡所產生的,就很像是明治維新的松下村塾一樣。當時的橋本應該也是有著不同的想法。」

 松下村塾是當時幕府末期的吉田松陰所建立的,在50平方米左右的小舍裡培養了很多人才,一直被視為推動倒幕、維新的精神來源。簡單來說武藤認為職業摔角是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來呈現,新日本道場就像小小的松下村塾,培養了很多厲害的選手。

 所以武藤理想中的職業摔角早早就已經確立了,在當時的新日本方面都是充斥著「豬木主義」,也就是Strong Style的情形下,武藤還是徹底的實踐「引人注目」。

 雖然在年輕獅子杯初選就輸掉了,不過武藤還是被提拔為幹部。並且在9月6日的「チャレンジスピリット85」系列戰中初次參與有電視轉播的試合,這對出道未滿一年的選手而言是非常少見的。

 「隊友是荒川真,對手是Tony St. Clair跟上田馬之助。然後比賽很快因為對手犯規就結束了,荒川先生超級生氣的」

 月面宙返也第一次出現在電視上,讓全國的電視觀眾都感到非常新鮮及驚奇。11月的時候也被告知要前往美國進行武者修行。

 「坂口先生告訴我的時候,真的是非常開心」

 10月31日在東京體育館的「バーニングスピリット イン オータム」最終戰是武藤出發前的最後試合。能這樣快速的被提拔,原因大概就是月面宙返吧。

proresu

〈4〉拜月面宙返所賜的初次海外武者修行

 武藤敬司是在1985年11月前往美國進行武者修行的。

 當時年輕選手要出人頭地都得經過海外修行這個階段。以武藤出道一年左右就比同期更早赴美修行,由此可見新日本非常看好武藤的將來。

 「能夠那麼快就去美國修行,我想應該是是託了月面宙返的福吧。身材高大再加上可以做那些動作,大概那些幹部因此認為“這傢伙運動能力很強吧”,所以才讓我去海外修行」

 首先是到佛羅里達州.坦帕市。

 「因為是跟坂口(征二)先生一起去,所以是搭商務艙喔」

 山梨縣富士吉田市土生土長的武藤能去美國是夢想中的夢想。

 「從山梨到東京的時候,覺得東京有一堆高樓大廈,是個很厲害的地方。因此也會覺得美國會比東京還要厲害,結果卻發現佛羅里達跟山梨差不多(笑)」

 跟想像中不一樣的鄉下型坦帕市。連最重要的比賽也很難去獲得。

 「當時的室友是羅基·伊基。因為我還沒工作,所以羅基有比賽的時候我就會跟著去。有一次比賽的時候少一個人,被問到“喂,你可以嗎?”,然後就代替上場了,因為太突然了,連擂台鞋子都是跟羅基借的。賽後對方跟我說“你很厲害喔”,然後就變成我的出道賽了」

 真正的出道賽對手是次重量級冠軍丹尼斯.布朗。這場比賽也是月面宙返第一次亮相。

 「突然就是頭銜戰。第一次在美國使出月面宙返造成觀眾很大的歡呼。雖然比賽輸了,但是漸漸的有穩定的出賽」

 所以在美國踏出的第一步果然還是月面宙返。當時英雄松田先生也在佛羅里達。因為松田先生的建議,所以取了新的擂台名。

 「因為當時已經有黑忍者了,所以松田先生建議我用白忍者(White Ninja)這個名稱。但是去商店裡買到的服裝卻不是白色的,所以就改名忍者(THE Ninja)了」

 變身成忍者且擁有新日本培養的技術底子的武藤很快在佛羅里達成為吸引觀眾的明星。



〈5〉與瑞克·福萊爾的相遇

 1986年,23歲的武藤敬司以『忍者』這個身分席捲了佛羅里達。

 變成反派腳色的忍者跟貝瑞&肯德爾的「溫德兄弟」、史特夫·凱恩&史丹·蓮恩的「The Fabulous Ones」展開抗爭,並且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以我住的坦帕市為據點,星期天是在奧蘭多或是傑克遜,星期三則是邁阿密,其餘日子則按照時間表來安排。不過至少每周一次或兩周一次會在同一個城市,也會對到同樣的對手,在當中也學到了要如何進化並掌握比賽的流程」

 對於當作必殺技的月面宙返也是一樣。

 「因為美國沒有重量級選手可以做出那樣的動作,所以觀眾都很嗨。但是要是在同樣的地點對同樣的選手使出同樣的招式,觀眾會膩,所以要怎麼出招必須要好好思考的」

 所以月面宙返在佛羅里達的比賽中有在進化,除了在美國所學的東西之外,新日本累積起來的基礎也有充分利用上。

 「當時美國的比賽都很無趣。很多單純強調力量的比賽,而且一堆差不多類型的摔角手。當我使出在新日本從豬木身上學到的印地安死亡鎖(Indian Death lock)時反而造成很大的歡呼。這樣的關節技對美國人來說好像很特別,但是在日本只是很普通的動作而已,大概我使出來就是跟別人不一樣吧」


 從美國學到的再加上日本的基礎,武藤每天都在成長,這樣的成長也反映在薪水上。

 「中間有跟櫻田一男合作一陣子。櫻田先生雖然是前輩,但是薪水會按照入場觀眾的多寡依比例給付,這是在日本想像不到的」

 在日本,薪水是依照年資多寡來給的固定制薪水。年輕的選手就算是吸引很多觀眾入場,薪水也是不會有變化的。

 「但是在美國,我的薪水比櫻田先生還要高,這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

 在這當中讓人感受最深的就是當時的NWA冠軍瑞克·福萊爾。

 「佛羅里達的Florida Championship Wrestling當時是屬於NWA旗下。其中最有名的是溫德兄弟跟萊克斯·魯格。當NWA冠軍瑞克·福萊爾來到這,吸引了大批的觀眾,所以我們的薪水也跟著上漲,因此大家都希望能成為像瑞克·福萊爾這樣的選手」

 一直在思考著福萊爾的比賽。

 「我跟福萊爾間到底有甚麼不一樣,我一直在思考哪裡有不如他的地方。福萊爾身材並不高大,運動神經也沒有很好,但是就是可以吸引觀眾。我想應該就是說話技巧(嘴砲?)跟比賽的掌控吧。說話技巧對日本人來說就不行了,但是比賽的掌控,以福萊爾來說,就算拿著掃把也可以打出一場有深度的比賽,不管對手是誰,也可以打出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

 在感受到福萊爾的厲害及在美國地位逐漸穩固的86年秋天,卻收到了新日本傳來的歸國指令。




〈6〉1年後的凱旋歸國…從安東尼奧豬木來的制裁比賽

1986年10月,武藤敬司在美國約1年的武者修行告一段落,凱旋歸國回到新日本擂台上。

 「最後雖然待了一年,但是實際上半前年就收到要回國的命令,只是我寫信給坂口征二先生,希望可以再延長時間」

 決定回國的另一個背地裡的原因其實是前橫綱.輪島大士要在全日本摔角出道了。輪島因為涉及不正當借錢行為,所以在85年12月從日本相撲協會引退。86年4月發表加入全日本摔角,出道戰定於11月1日在輪島的故鄉石川縣七尾市體育館。前橫綱加入職業摔角在當時造成很大的話題。

在輪島加入全日本摔角的同時,日本相撲協會也宣布了從86年11月之後禁止全日本摔角使用兩國國技館,一直過了18年直到2004年全日本摔角才又在兩國國技館舉辦大會。

 「因為輪島要在全日本出道,所以新日本拿我的凱旋歸國來應戰。其實我根本不想離開美國啊」

 總之新日本決定用武藤的凱旋歸國來對抗全日本的輪島出道。對武藤的期待也顯露在初登場賽。在安東尼奧豬木於10月9日舉辦的選手生涯25周年記念大會「INOKI闘魂LIVE Part1」,以『太空一匹狼』(SPACE LONE WOLF)的擂台名稱在兩國國技館大會登場。在鞋子上還寫上了『610』3個數字,並且戴著一頂全罩式安全帽,身穿藍色的緊身長褲的武藤隔了一年回到了新日本摔角的擂台上。

1986.10.09 武藤敬司入場


 「關於這個安全帽,豬木先生說“戴著安全帽出場吧,這樣或許可以吸引作安全帽的公司來當新日本的贊助商也說不定”。藍色的緊身長褲也是豬木先生自己的物品。過了一會,安全帽裡反而被我的呼吸弄到都是霧(笑)」

 凱旋試合也有特別安排,在10月13日的後楽園大會上對上當時年輕的王牌藤波辰巳。那時候朝日電視台直播的時段從星期五晚上8時點移到星期一晚上8點。隔週的20日又再安排跟藤波單打,由此可見武藤已經慢慢要步上明日之星的階梯了。但是在11月3日的後樂園大會卻遇到了狀況,那場是跟木村健吾搭檔來對戰安東尼奧豬木跟凱文·馮·埃里希。這是武藤跟豬木的初次對決,很受到注目,可是比賽中武藤的額頭被豬木打到流血。當武藤呈現東倒西歪的狀況時,豬木還是不停地毆打,可以說是一場制裁的比賽。但是搞不懂這場比賽的意義何在?

1986.11.03 木村健吾&武藤敬司vsアントニオ猪木&ケビン・フォン・エリック


 「那個就是我不了解豬木先生的獨特之處。因為我不喜歡太一般的比賽,所以豬木先生才傳達“別太得意忘形”的訊息,也是因為對我有所期待吧。在那之前我都是乖孩子啊(笑)」

 在接受到豬木的訊息同時,擂台上也出現了美國行前尚未存在的團體,那就是前田日明的UWF。



〈7〉跟UWF間的破壞旅館真相

武藤敬司從美國凱旋歸國的1986年秋天,前田日明率領了UWF參戰新日本摔角。

 UWF是84年4月成立的,不過1年半後遇到經營困難,所以在85年12月向新日本提出了業務提攜的請求,然後於86年1月開始參戰新日本。由於武藤這段期間正在美國進行武者修行,所以跟UWF並沒有任何接觸。凱旋歸國後跟UWF之間的戰鬥才要開始。

 為了對付在全日本摔角出道的前橫綱輪島而回國的武藤,以『太空一匹狼』(的擂台名稱為賣點卻收不到效果,最大的原因就在於UWF,當時的粉絲比較偏好以踢技跟關節技為主體的UWF。再加上當時86年10月舉辦的「INOKI闘魂LIVE」大會中,安東尼奧豬木特別請來了踢式拳擊『WKA.US』巡洋艦級拳王-Don Nakaya Nielsen來跟前田日明進行異種格鬥技戰。激烈的戰鬥使得許多粉絲紛紛開始支持前田。

 「那個時候正在流行UWF熱潮,有沒有從繩索上方飛下來.粉絲其實沒甚麼感覺,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那種風格正夯呢。但是就算是在那樣的潮流下,我依然施展月面宙返。現在想起來我依然覺得當時做得很對」

 新日本跟UWF的衝突其實也就是對於職業摔角所抱持的觀點衝突。前田、高田延彦他們主張即使把他們拋向纜繩,他們也堅持絕對不反彈回來並且要以踢技為主體的風格。而武藤則堅持使用月面宙返來表達自己的主張。所以雙方其實心中都充滿了對彼此的不滿。

 「就像花式滑冰一樣,要滑得好,夥伴很重要。職業摔角也是一樣,如果夥伴間的感情不好那就會很慘,溝通的不好會造成更大的衝突。雖然看的人會覺得很有趣,但是對於做的人就會變得會很辛苦,在擂台上是不能出現空檔的」

 累積下來的怨氣終於爆發了。87年1月在熊本巡迴演出時,帶頭的豬木舉辦了新日本跟UWF選手間的宴會。地點在熊本縣内的某間旅館,然後就發生了這起事件。喝醉的兩個團體的選手彼此鬥毆且造成了受傷,旅館的牆壁跟廁所都遭的破壞。參與這場宴會的播報員古舘伊知郎在富士電視台「人志松本的有趣談話」節目中透漏了這場「旅館破壞事件」,到現在這事件還是非常有名。武藤也是引發這件事情的其中一員。



 「雖然有點喝醉記不太清楚,我跟前田(日明)先生說“你們那樣的摔角一點都不有趣啊”。然後前田先生回說“那猜拳贏的人可以打對方一拳”,結果我一直輸就被打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醉了,前田先生猜拳都後出。高田(延彥)先生看到之後對前田先生說“你很狡猾喔”,然後高田先生把前田先生架住說“武藤、扁回去”,然後我就開扁了。之後不知為何,我們三人都裸體了.而且還有印象高田先生抱著大瓶子,在旅館前的馬路上聊天(笑)。有車子要過來看到我們反而開走了(笑)」

 這的確是個修羅場啊。

 「我們在一旁是這樣,但是另外一群人卻是一團混亂的。之後聽坂口(征二)先生說要賠償館900萬日幣」

a  破壞事件發生的當天,有安排跟外國選手的試合。過了一晚,外國選手看到臉部腫起來的武藤很驚訝地說「我有把你打得這麼慘?!」。經過跟UWF在擂台內及擂台外的衝突之後,讓武藤有了一些想法。

 「當時前田先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在貫徹自己的主張,我也是同樣的想法在施展月面宙返」

 向前田努力的施展月面宙返就是在捍衛自己的摔角觀。87年3月20日在後樂園巨蛋大會上跟越中詩郎組隊,成功地從前田、高田組手上拿下了IWGP雙打冠軍。在美國已經有贏得頭銜的武藤,這是初次在新日本擂台上拿下冠軍。在跟UWF彼此互相爭鬥的同時,新日本又發生大事件了,那就是長州力的回歸。

1987.03.20 武藤敬司&越中詩郎 vs 前田日明&高田伸彦 ( IWGPタッグ選手権試合)


proresu

〈8〉長州力的回歸及被捲入的世代鬥爭

1987年,24歲的武藤敬司又被捲入新日本的新一波風暴裡。

 原因是長州力回歸新日本摔角了。3年前大量脫離去參戰全日本摔角的革命戰士們馬沙齋藤、小林邦昭,又從設立的日本摔角脫離,回到了新日本摔角。

 長州引發了新的展開。6月12日的IWGP系列最終戰,在兩國國技館的擂台上,豬木、齋藤、藤原喜明等人的「Now Leader」跟藤波辰巳、長州、前田日明等人的「New Leader」開始了『世代鬥爭』的激烈爭鬥。



 這樣的抗爭中,武藤的存在是非常微妙的。在8月19、20日的兩國國技館2連戰「Summer Night Fever in 國技館」中的第1天由Now LeadervsNew Leader的5對5イリミネーション試合(規則為「輸掉的選手要退場,最後留下人數多的隊伍獲勝、或是有比賽權利的選手被從擂台繩索上方丟下去也得退場」)。第2天的主要試合為豬木、武藤組vs藤波、長州的雙打比賽。這兩天入場觀眾爆滿,但對武藤來說是很辛苦的2連戰。雖然是世代交替的鬥爭,但是不知為何24歳的武藤卻被編入豬木的Now Leader。



 「我那個時候其實比New Leader還要New Leader。但是只有我被歸入年長組。大概是因為逆來順受,是個很好的工具人吧」

 無法拒絕安排好的卡司。

 「當時的業界是很封閉的,無法有自己的想法。美國那邊相對來說可能比較自由」

 第1天比賽,最後只剩下Now Leader的武藤對抗長州、藤波的New Leader,在1打2的狀況下,最後被藤波用原爆固取得勝利。接下來第2天比賽也是很不好過的。

 「第2天的比賽,當初豬木先生的搭檔在發表的時候是用X來代替,原本是安排馬沙先生,誰知道他護照出問題無法進入日本,所以在很緊急的狀況下就叫我上去代打了」

 由於武藤並不符合世代鬥爭的主題,所以會場上響起了一片噓聲。

 「觀眾席上傳來了叫我滾回去的聲音,在這樣的狀況下比賽精神壓力很大。但也是有這樣的經驗,造就了之後的武藤敬司。在那時候沒有甚麼遠大夢想,就只是覺得很辛苦而已」

 那時候受傷的不是只有心靈而已。出道3年的武藤也因為持續的使用月面宙返,右邊的膝蓋開始覺得疼痛了。

 「大概秋天開始右膝就不對勁了,到了年底膝蓋狀況越來越糟」

 膝蓋的受傷造成武藤無法出賽12月27日在兩國國技館舉辦的「Year End in 國際館」大會,所以也沒有參與到北野武率領的摔角軍團(TPG)所造成的暴動。

請點選link了解何謂 1987.12.27 TPG亂入 - 兩國國技館暴動事件

 「因為膝蓋很痛所以無法參加大會,然後1月份時動了半月板切除手術,那是我第一次動手術。現在好像不用這方法了。當時沒有類似運動傷害專科,也沒有復健設施」

 最後動過刀的右膝,開始了跟受傷作戰的漫長日子。

proresu

〈9〉在波多黎各遭遇到布羅迪刺殺事件

 出道第4年動了右膝手術的武藤,在1988年2月進行第2次海外遠征。

 「櫻田(一男)先生那邊傳來消息說需要有人在波多黎各,剛好那時候我也想回美國,所以就取得坂口(征二)先生的同意之後就去了」

 當時的新日本雖然在前一年11月有發生前田日明因為對長州力的臉部踢擊而停止出場的事件,但是選手數量還是很多,所以就答應武藤的遠征。2月到達波多黎各的武藤其實都還沒有被安排比賽。

proresu

 「就跟第一次海外遠征一樣,就算沒有比賽也是會到會場。有時候剛好遇到缺人的時候就會叫你上場,我在波多黎各的第一場比賽也是這樣來的」

 半月板手術才過一個月就回到擂台上的武藤,雖然在摔角生涯上沒有說出「後悔」這兩個字。但是當時的決定,到現在還是不停的在腦中浮現。

 「波多黎各是加勒比地區熱帶島嶼的好去處。如果我在那溫暖的地方好好休息了3個月、膝蓋大概也可以治好了吧。但是當時才25歲,因為年輕的關係,很快就沒去注意這件事,只想著讓上層可以看到我的努力而拼命地參加比賽。但是從那時開始我的膝蓋就一直沒有治好,有時候會想說當時要是不參加比賽的話就好了」

 在波多黎各7月份時發生了一件事。在美日都很有名的選手布萊澤·布羅迪在7月16日的時候被製作人兼摔角手何塞.岡薩雷斯在會場的休息室刺傷。隔天17日過世,享年42歲。

 「那個時候正是連5天都在棒球場舉辦大型比賽的第1天。布羅迪被刺殺得當時我也在會場裡,在會場聽到布羅迪被刺殺及兇手是岡薩雷斯。然後一些美國的摔角選手不願意繼續比賽就回美國了,所以比賽也就無法繼續舉行了」

 7月也是對武藤今後的摔角生涯有很重大的事件。武藤跟同期入門的蝶野正洋、橋本真在波多黎各會合,在安東尼奧豬木的決定下組成「闘魂三銃士」。之後「三銃士」也在新日本的擂台上建立了自己的時代。布羅迪刺殺事件後的7月29日,3人在有明コロシアム舉行了第一次的比賽,對上當時的IWGP冠軍藤波、木村健吾、越中詩郎。在這場試合中,3個人都展現了獨自的個性及風格,給觀眾留下很深的印象。



 「那個時候我真的不想回來,因為有一陣子沒待在新日本了,所以有些改變比想像的大」

 3人因為「闘魂三銃士」而結合在一起,但以武藤特別突出,不曉得當時蝶野跟橋本是否因此會有所忌妒。

 「橋本可能已經感覺到了,因為他跟我是不同類型的選手,所以反而不覺得怎麼樣。所以換句話說,(佐々木)健介對我們比較有抱持著競爭的心理」

 那闘魂三銃士算是一個甚麼樣的存在呢?。

 「真的是一個命運共同體。職業摔角是無法一個人獨自往前衝的。當我往前衝時,橋本跟蝶野在下面支撐著我,反之亦然。3人間有著非常絕妙的平衡。對我來說他們2人的存在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我們3人沒甚麼機會一起組隊,勝率也低,總是輸掉比賽(笑)」

 僅在一天內就對新日本摔角產生很大衝擊的闘魂三銃士。再次返回海外的武藤又踏入新的戰場。

proresu

〈10〉愚零鬪武多的誕生

闘魂三銃士組成的1988年7月。因為布羅迪被刺殺事件影響,武藤敬司離開了波多黎各。

 「正在傷腦筋的時候,家在德州的櫻田(一男)說“要不要去艾瑞克那試試看?”,所以我就前往德州了」

 透過櫻田的介紹,進入了“鐵之爪” 弗利茲.馮恩.艾瑞克所在的德州達拉斯市。在80年代前半.高千穂明久就是在這城市成功變身成ザ・グレート・カブキ(花面大帝),人氣暴增並吸引大量觀眾。武藤就以「スーパー・ブラック・ニンジャ(超級黑忍者)」的名稱在達拉斯登場。

 花面大帝有一個故事,他在新加坡殺死了一名空手道大師並逃到美國,為了避免被發現,所以臉上塗上了顏色。而「超級黑忍者」的背景則是弗利茲來日本的時候,父親輸給了鐵之爪,所以超級黑忍者來到德州要復仇。

 「所以我的目標就是在德州要打倒鐵之爪。而且還噴毒霧,在足球場的大比賽中也打過4對1的讓步賽。不管怎麼被打倒我都會像僵屍一樣站起來,雖然很累,但是很有趣」

 從波多黎各到德州,一直在努力的成為頂尖選手過程中,完全沒有去照顧到膝蓋。雖然有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但是還是依然的參與比賽,也持續的施展月面宙返。在膝蓋逐漸惡化的過程中,遇到了一個大機會。當時跟WWF(現WWE)並列全美國最大的摔角團體「WCW」似乎有意要挖角我。

 這消息來的時間真的很巧.剛好那時候艾瑞克那邊也要被傑利·勞勒買走。

 「所以在那時正在觀察勞勒他們下一步動作時,就剛好收到WCW的挖角」

 WCW是美國新聞專業頻道「CNN」於88年11月成立,老闆是泰德·透納,是由「NWA」改名過來的。雖然加入這團體可以往上發展,但是這跟武藤當初想的有點不一樣。

 「在那之前遇過很多美國的摔角選手,他們覺得我沒甚麼特點。因此,當WCW來挖腳的時候就想說“這些傢伙,終於看到我的特點了”。所以並沒有說很開心」

 加入WCW後,對於在擂台上之後的走向並沒有很明確。

 「那時候也不知道要做甚麼,因此有人要我做甚麼就做,不過也沒遇到甚麼被強迫要做的事」

 所以就採用跟在波多黎各時一樣忍者風格參賽,但是後來有接受到幹部新的指示。

 「我的長相實在是太『娃娃臉』了,所以在臉上畫彩繪來作掩飾吧」

 在經紀人方面,遇到了創造出『花面大帝』的蓋瑞哈特。

 「化妝後的樣子可以感受到花面大帝的影子,那就當作是花面大帝的兒子-愚零鬪武多吧」



 自此震撼全美國的武多就此誕生。

proresu

〈11〉違反規則的向女性經紀人噴毒霧

1989年變身成愚零鬪武多的武藤,在WCW的經紀人是由蓋瑞哈特負責。武多的架構也是基於他的經驗及建議而形成。

 「和哈特的碰面真的有很大幫助,把武多的形象塑造進去了。他說“上擂台的時候不要穿一般人就可以買到的衣服”。舉例來說就不要穿著誰都買得到的柔道服來比賽。我一直到現在都有著重在這方面,這種建議對武多來說是非常棒的」

 作為花面大帝的兒子,武多的臉部也採用一樣的彩繪。

 「起初我覺得在比賽前進行這樣的彩繪很麻煩。花面大帝畫的都很仔細,我就畫差不多就好了」

 在武多的初期,彩繪的部份就是的這樣想法。

 「因為是日本人,所以就用漢字寫「忍者」這兩個字。透過鏡子來寫的時候文字就會變反的。那時候沒注意到,反而覺得自己都寫得很棒。後來收到日本寄來的雜誌才發現字寫反了(笑)。美國人不懂漢字,也沒有人糾正我,所以有段時間就維持這樣在比賽」

 比賽的風格也跟哈特有搭配。

 「哈特是一個不動且令人覺得毛骨悚然的經紀人,所以我的風格也是用不動而且令人毛骨悚然的形象在配合」

 在初期的時候,擂台鐘聲響起的瞬間,就會像忍者一樣兩手合併,維持不動的姿勢在念咒文。

 「手就這樣一直保持合併,對手就會覺得“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對手靠近的時候就突然給他一招,然後把他打倒」

 比賽類型也有打過1對3的讓步賽,必殺的月面宙返也是一直在使用。

 「最初一開始就有用月面宙返,不過根據之前在美國比賽的經驗,美國選手很少使用像印地安死亡鎖(インディアンデスロック)之類的關節技。所以有時候會使出首4字固定讓對手投降,漸漸地武多的形象也因此建立了」

首4の字
proresu

 雖然號稱是花面大帝的接班人,但是等同代名詞的毒霧在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在使用。

 「邊持續著維持不動的比賽,然後從口中噴出毒霧,越試就越上手」

 充滿神秘的氣息,再加上可以吸引觀眾的毒霧。能夠讓武多站在反派頂點的果然還是得靠毒霧。

 「有一位叫米西·海厄特的女性經紀人,當我跟她先生埃迪·吉爾伯特對戰的時候,就突然向她噴了毒霧。那個時候在美國是不允許對女性噴毒霧的,所以這樣做就好比火上加油一樣。然後那時候也開始了跟史汀的對抗」



 跟史汀的對抗越來越受到注目,成為WCW的搖錢樹,所以又開始了跟瑞克·福萊爾的對抗。



〈12〉來自日本新團體「SWS」的挖角

在WCW成為頂尖反派的愚零鬪武多,其競爭對手也是頂尖的史汀、以及瑞克福瑞爾。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爭奪頭銜的比賽。

 「記得是跟史汀在巴爾的摩在爭奪TV冠軍腰帶」



 跟瑞克福瑞爾的話,雖然在佛羅里達有對戰過,但是以武多的姿態對戰,整個狀況是不一樣的。

 「跟福瑞爾對戰的時候,他是正派選手。不過之前他一直都是反派選手,可能是有甚麼原因而轉換吧。然後不管是正反派,福瑞爾都表現得很突出」

 在對抗過程中會想起福瑞爾的樣子。

 「那時候每天都有在比賽,那個傢伙有一頭亮麗的金髮,當我向他噴毒霧的時候,整頭金髮都變綠的了(笑)」

 武多的知名度開始向全美擴展。

 「因為WCW的老闆泰德·透納有自己的電視台,所以我的比賽就有在電視大量撥放.那個時候全美國都看得到我」

 觀眾的反應根據地區不同也會有不一樣。

 「因為我是反派的關係,美國南部沒有觀眾支持我,但是在東部大概會有3成左右是我的粉絲。而這些粉絲都很喜歡李小龍,所以我會施展一些類似李小龍的招式」

 就算變身成武多,武藤敬司跟武多施展月面宙返的方法卻都是一樣的。

 「武多跟武藤敬司的月面宙返是沒有差異的。但是在美國,武藤敬司其實不存在的。也沒有用武藤敬司的名稱來參加比賽,所以都是用武多的名稱在參賽。在日本的話就像是有雙重人格,但是在美國就沒差,隨便都可以」

 但是在日本跟美國兩地還是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那就是擂台。舉例來說新日本摔角的擂台不管在日本各地都是差不多大小或高度的,可是美國這邊卻不是都一樣的。

 「根據會場的不同,擂台會有大有小或高或低。所以每一場比賽為了要能夠順利地使出月面宙返,其實真的很辛苦」

 根據不同的比賽會有不同的擂台,但是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夠在比賽前先去角柱或繩索上確認一下。

 「比賽中就只能直接硬著頭皮用了」

 武藤靠著華麗的月面宙返在全美國都吃得開,但是膝蓋的疼痛又開始了。

 「膝蓋的狀況最好大概只能到6成、7成左右。但是因為我還年輕,所以還是沒有休息地繼續在參加比賽」

 反派的武多在全美國受到歡迎的1989年末,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挖角,那就是來自預計在90年旗揚的日本新團體「SWS」。



〈13〉SWS提出數千萬日幣挖角,決定脫離新日本

 1989年12月,從日本來的若松市政拜訪了在WCW的武藤。

 若松一開始是國際摔角的社員,在73年時以31歲的年紀出道。84年8月開始成為覆面摔角手超強機器的經紀人並到新日本參戰。也因此知道武藤這個人,但是因為若松後來離開了新日本,所以其實兩人間並沒甚麼交流。

 當時若松拜訪武藤的目的就是為了隔年(90年)預計旗揚的新團體「SWS」來進行挖角。

 「12月左右若松先生來到了邁阿密跟我說“因為成立了新的團體,想要你過來”。那個時候也聽到之後會挖角天龍先生跟船木(誠勝),所以換句話說,我是若松先生最早想挖角的選手」

 新團體「SWS」是全國有連鎖店的「眼鏡超市」所成立的團體,社長是田中八郎先生。90年9月旗揚的時候,天龍源一郎跟喬治高野都是成員。田中社長當時是高人氣的「UWF」贊助商,所以認為職業摔角會是一個生意機會,因此檯面下就開始準備自己成立摔角團體。若松當時是田中社長的顧問及經理人,準備挖角武藤來新團體當王牌選手。但是武藤對若松的提案卻是很消極的反應。

 「他可以說是畫大餅的說“可以打我自己風格的摔角”。但是當時我對自己是沒有甚麼自信的,在此之前我都是只顧好自己就可以,還沒想過去影響整個團體。至今為止職業生涯都是在美國,對於日本只記得當時跟UWF對戰時,觀眾席傳來的噓聲,真的讓人很沒自信」

 若松則提出了相當驚人的待遇來挖角。

 「條件很棒喔,數千萬日幣喔」

 在26歳接近27歳的時候,武藤收到了新團體的挖角,加上驚人的待遇,讓心中出現了動搖。

 「若松先生來美國的目的不只是挖角我而已。田中社長說“現在開始會是直升機的時代”,所以另一個目的是來邁阿密考直升機駕照。我那時候也一起參加訓練班,只是直升機操控真的很難,手腳都會無法協調。我只記得前面的飛機離我很遠,但是一瞬間就咻的一聲從我旁邊飛過去(笑),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忘」

 在這樣的狀況下,武藤心中下了決定。

 「決定回覆對方答應過去新團體了,畢竟待遇真的很高」

 因此武藤決定脫離新日本摔角。

proresu

〈14〉離開WCW,跟坂口征二商量過後加入WWF

 1990年,26歲的武藤敬司決定離開新日本摔角,預定加入新成立的「SWS」。

 當時日本摔角界,除了前田日明率領的新生UWF為一大熱潮之外,大仁田厚的「FMW」死亡比賽也是有其支持者。在許多新興勢力抬頭中,新日本跟全日本這樣的老團體卻是停滯不前。全日本正遭於到天龍源一郎帶領的「天龍革命」,新日本則是遇到安東尼奧豬木當選參議員後從第一線退下,坂口征二就任社長,長州力擔任比賽設計師(Matchmaker)的新體制。

 在這樣的時代中,田中八郎社長跟若松市政擔任顧問的「眼鏡超市」依然在檯面上進行新團體的成立。不用說,挖角武藤是極機密的,並且武藤跟若松間只有口頭約定。另外一方面,武多離開WCW的時機也到了。

 「經紀人蓋瑞哈特跟我說“你絕對不要去當正派。因為你是日本人的關係,不是白人,一個『不是白人的摔角手』是很難在正派人物的領域裡頭成為TOP級選手的唷”。這部分我可以理解。與此同時,哈特被WCW解雇,只剩我一個人。並且WCW也通知說要讓我成為正派。於是“那我就回日本吧”,然後在1月還是2月的時候跟WCW解除契約」

 WCW幹部對於這突然的離開非常生氣。

 「提出要走的時候,他們真的很生氣。到現在我還記得吉姆·羅斯的抱怨。雖然當時還有契約在身,但是要回日本的話,這契約就可以提前結束。所以跟幹部開會的時候,我用“因為想家,所以想回去”的理由。對方也因為“既然想家,那也沒辦法了”接受了我的理由,所以就可以離開WCW」

 90年2月10日,新日本原本發表在東京巨蛋大會上會瑞克福瑞爾對上第一次在日本出賽的武多,但是WCW卻取消了福瑞爾的出賽。眼看要開天窗的新日本坂口社長去找全日本巨人馬場幫忙,於是馬場派了ジャンボ鶴田、天龍源一郎、谷津嘉章、虎面等4位選手參戰,長年彼此競爭的兩個團體同時參與比賽,被形容成「職業摔角界的柏林圍牆倒塌了」,2・10的巨蛋也吸引了大批觀眾,盛況空前。



 因為這樣所以武藤沒有出賽這次的大會。在移籍到SWS、離開WCW…這些重大的抉擇點上,武藤的心也是搖擺不定。在決定離開WCW時,武藤商量的對象是從徒弟時代就仰慕的新日本社長坂口征二。

 「跟坂口先生說“想去WWF(現WWE)”。然後坂口先生說“這次,WWF、新日本跟全日本要在巨蛋辦比賽,文斯·麥馬漢也要來,我幫你介紹吧”。所以我就回日本啦」

 坂口說的WWF、新日本跟全日本合同興行是指90年4月13日在東京巨蛋舉辦的「美日摔角高峰會」。主要試合為,霍克·霍肯跟史坦·漢森的單打、巨人馬場跟巨人安德烈的雙打、天龍跟蘭迪·沙瓦吉的單打,這些都變成經典的名勝負。



 雖然坂口有答應要介紹文斯·麥馬漢給武藤。但是武藤心中已經決定要移籍到SWS了,所以回到日本的武藤,在3月的時候告知坂口這個決定。



〈15〉跟坂口告知要移籍到SWS…卻急轉直下的留在新日本

 1990年3月23日,27歲的武藤敬司告知了社長坂口征二要從新日本摔角移籍到SWS。

 「那天剛好是坂口先生在後樂園舉辦引退興行。我拿著花束到坂口先生家跟他道賀,然後就順便跟他說我想離開新日本」

 突然被告知這消息的坂口,馬上對武藤採取慰留。

 「坂口先生就當著我的面打電話給「眼鏡超市」的田中八郎社長說“武藤不會過去你那邊喔”,所以我就留下來了。最後還是選擇待在新日本,於是就順勢以凱旋歸國的姿態上了後樂園大會的擂台跟大家打招呼」

 面對坂口後直轉直下的留在新日本,武藤當時的想法如下。

 「在日本的時候有去田中八郎社長在小田原的家,跟他直接會面。他家真的很大。那個時候田中社長說“要在東京巨蛋舉辦5萬名觀眾的比賽”。實際上,後來真的有找霍克·霍肯來參加巨蛋的比賽。還收到搭計程車費用100萬日幣,開心到跳起舞來。一度因為錢的關係而心動,不過最後還是選擇了新日本,對眼鏡超市來說我就是個叛徒啊」




 審視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另外,雖然有聽到天龍(源一郎)先生也會移籍過來,但是我認為天龍先生是絕對不會從全日本過來的,就像夢想太真實反而讓人不敢相信。但是其實最大的原因是當時我對自己沒有自信,覺得自己無法在那樣的團體能有所表現,這就是我最後沒有過去SWS的最大原因」

 SWS的挖角行動在4月下旬浮上檯面,天龍從全日本退團,其他選手也陸陸續續移籍過去。最後大量來自全日本跟新日本的選手們雖然讓團體可以開張,但是選手間的嫌隙卻讓SWS在2年不到的時間就於1992年6月崩壞。如果武藤當時以王牌身分參加的話,或許就會有不同的演變了。

 「不,就算我過去的話也不會有所改變,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將來自不同文化的選手好好地聚集在一起」

 從若松市政開始挖角到決定留在新日本的4個月間,當時發生很多檯面下的事情,然後在那期間也決定離開WCW。

 「那個時候每天都很辛苦哩(笑)」

 最後決定參戰新日本的武藤,又有新的衝擊。1990年4月27日在東京灣NK會館,舉辦了武藤凱旋歸國的第1戰。

proresu

〈16〉鮮紅色的凱旋歸國

 1990年4月27日,武藤敬司站上了新日本摔角的東京灣NK會館大會的擂台上。從1988年第2次海外遠征後,隔了2年回到了新日本。參加的試合為主要試合,跟蝶野正洋組隊來挑戰マサ斎藤、橋本真也所持有的IWGP雙打王座。



 「在那場試合前,內心充滿了不安。前面就有說過,美國那邊已經有實績了。但是日本這邊能有怎樣的表現,自己是沒有自信的」

 新的主題曲「HOLD OUT」響起,身穿T恤跟鮮紅色短褲的武藤從花道出現的瞬間,會場熱烈的氣氛消除了他的不安。

 「在這之前不太有新日本選手穿著T恤入場,所以可能因為這樣讓人感到新鮮吧。我的形象就是簡單美式風格的正派選手」

 為了凱旋歸國而準備的兩件短褲有紅色跟橘色。菜鳥時期是黑色短褲,太空一匹狼時期是藍色的長褲。而現在新的形象則是鮮紅色,原本從安東尼奧豬木到藤波辰爾、長州力、前田日明等主要選手都是穿黑色的。

 「對我來說,我不太喜歡早期新日本的黑色主義。因為這樣實在太普通了。那時候就好像穿學生制服一樣。身為一位摔角手,如果無法比其他選手更顯眼的話,那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從豬木主義畢業及進化,任何情況下,紅色短褲都表明了武藤強烈的自我主張。在大家都流行穿長袍入場的時候,卻選擇了T恤。這樣的舉動讓新日本擂台的風景更寬廣了起來。

 「雖然比賽前感到不安,但是上了擂台就不能講這樣的話」

 フラッシング・エルボー、ギロチンドロップ…這些躍動感及速度感十足的招式,讓粉絲的目光都離不開武藤了。

 「在我看來,我只是使出了在美國培養出來的風格而已」

 終結技果然還是月面宙返。對マサ斎藤使出的月面宙返比之前更快更重,更華麗。

 「在我看來,月面宙返不管在年輕獅子時期到太空一匹狼時期或是武多的時候,都是一樣的」

 當時的新日本,因為豬木當選參議院議員而退出第一線,坂口征二引退,而且藤波辰爾也因為腰傷而長期欠場中,所以有停滯不前的現象。再加上因為被前田日明踢擊臉部而長期休養中的長州力,新日本摔迷非常渴望能有新的明星選手出現。這時武藤帶來的鮮紅色服裝及衝擊性的月面宙返,打破了新日本傳統的印象,而且這場比賽也是闘魂三銃士這3人第1次聚集的主要比賽,這種新時代到來的感受抓住了觀眾的心。雖然凱旋歸國試合很成功,但是卻也隱藏了危機。

 「比賽開始沒多久,我對著橋本施展ローリングソバット,著地的時候左膝受傷了。那場比賽後,休息了好幾場比賽」

 跟新傷痛的戰鬥又開始了。

完~

由於這些訪談內容已經集結出書,故網站上後續相關文章已經找不到了,有興趣的網友可以去購買該本書籍。
proresu

1 則留言:

  1. 武藤敬司不愧是天才,不只是在摔角技巧上,還能準確地抓住觀眾的喜好,所以,在過去扮演的角色都深植我心,他可以說是我最愛的摔角明星,沒有之一。

    回覆刪除

普羅擂司摔角@2016.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