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鈴木實自傳:變成風吧!

proresu




proresu

■港都.橫濱


記者:那麼,本書就先從鈴木(實)選手的少年時代開始談起吧。

鈴木:靠,愈想真是愈麻煩的……我看這本書還是不要出好了。(苦笑)

記者:鈴木選手是在橫濱出生的對吧?

鈴木:對,橫濱。我是在橫濱市西區出生的,老家就在JR關內火車站那附近。呃……我人生第一場看到的現場摔角比賽也是在那附近(橫濱文化體育館)看到的唷,那場比賽的主秀是『泰瑞凡克vs瑞克福瑞爾』,在那場比賽之前,我的摔角比賽都是看電視轉播的。

記者:那場比賽最後是誰贏呢?

鈴木:媽的,說到這個就有氣,是60分鐘打滿平手。泰瑞凡克先用『無限回轉膝蓋固定』拿下一勝,然後瑞克福瑞爾再用『足四字固定』拿下一勝,最後竟然給我拖到時間打滿平手,有~~夠無聊的! 想不到我鈴木實人生第一次現場觀看的摔角比賽竟然就看到這種無聊的東西,真是該死………超想罵髒話的………(苦笑)

記者:鈴木選手都是看那一個團體的電視轉播呢?

鈴木:全部都看,除了新日本、全日本之外,我連全日本女子摔角也看哦(笑)。所以每個禮拜的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就是我的『摔角之日』啦。

記者:鈴木選手的雙親還健在嗎?

鈴木:當然,我在家裡是排行老么,在我上面還有一個哥哥跟姐姐。

記者:鈴木選手家裡是開便利商店的對吧?

鈴木:不不不,便利商店是我進入職業摔角界之後才開的,在那之前我家是開居酒屋的。因為我家有在賣酒,所以…………我的『酒國出道戰』大約是在小學4年級的時候吧。

記者:咦咦咦~~~!? 小學4年級就喝酒了!? 這樣子不太好吧?

鈴木:煙的話就比較晚了,我第一次抽煙差不多是國中一年級左右。其實也不只是我啦,大家都嘛一樣~~~。我姐姐也是啊,那個時候她也是三不五時的就往外面跑、跟朋友去跳迪斯可什麼的,至於我哥哥則是梳著飛機頭、然後跟朋友去騎吵死人的摩托車之類的,所以我算是還好而已啦。

記者:我想起來了,當時正好是日本『暴走族』跟『第一次迪斯可風潮』大流行的時候嘛。

鈴木:是啊。現在回想起來,我的老家真的是一個充滿了煙、酒、夜生活、霓虹燈、跟暴力的地方哦。現在可能比較好一點了,因為現在大多變成住宅區了,但是在我小的時候啊,我印象中店裡頭幾乎是天天都有人喝酒喝到發酒瘋、然後天天都有人在店裡頭打架的。剛開始的時候,老爸他還會講說『要打給我到外面去打!』,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老爸就常常一邊發飆:『你這個傢伙!』、然後就跟客人在外面打起來了。(笑)

記者:鈴木選手當時一定嚇呆了吧?

鈴木:國小的時候會,但是到了國中就不會了,因為到了國中之後,有時候連我也一起下場去扁人了……(苦笑)。

記者:哇……鈴木選手還真的是從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大人的世界』了呢。

鈴木:『大人的世界』哦……確實啦,那個時候的橫濱火車站西側出口都有很多的摸摸茶店、酒店、還有脫衣舞劇場什麼的,然後因為我家是賣酒的嘛,所以有時候也會幫客人送酒到這些風俗情色場所去,每次當我看到那些(風俗店)的大姐姐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哇~~~好厲害哦…………』

記者:也就是說,鈴木選手小時候也有看過脫衣舞囉?(笑)

鈴木:是有偷瞄過幾眼啦(笑)。說到這個啊,有件事情我印象非常的深刻,記得有一次啊,老爸叫我送一瓶酒到一間脫衣舞劇場去,結果買酒的那個人是一個脫衣舞孃小姐,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看我年紀小想開個玩笑,當時她竟然跟我說:『哎呀、小弟弟~你來啦? 不好意思,我剛好沒有零錢耶,這樣吧,我的『奶奶』讓你摸一下,就算是抵帳吧~~』

記者:咦咦咦咦~~!? 那鈴木選手有摸嗎!?

鈴木:有啊,就像這樣--(害羞的臉朝下看著地上,然後雙手伸前摸)。

記者:哇………那個時候的橫濱真是厲害呀。

鈴木:這種事情在我家附近還算是蠻常見的哦。(笑)

■劍道&摔角


記者:鈴木選手小時候最感興趣的是什麼事呢? 學校都有正常去上課嗎?

鈴木:上課都有正常去上啊,而且我的成績還蠻不錯的耶,我發現我這個人還蠻喜歡唸書的,至於說比較感興趣的事情嘛………大概就是NHK的大河劇吧,我超喜歡歷史的。

記者:運動方面呢?

鈴木:我學過劍道,從小學2年級到國中3年級。

記者:哦哦哦~~這也是受到大河劇的影響嗎?

鈴木:是啊,我記得那天好像是星期日吧? 我本來是要跟朋友們一起去踢足球的,結果那天正好有學校外面的劍道會館來借我們學校的體育館作練習,然後我一看到他們在練習就迷上了,那個時候我覺得他們穿著護具、拿著竹劍在對打真的是超~~帥的,感覺就好像大河劇裡頭的武士一樣。

記者:所以鈴木選手就這樣加入學校的劍道社了?

鈴木:不,後來我才發現--我們學校根本就沒有劍道社啊,儘管如此,但我還是想學,既然學校沒有,那我就到外面的劍道會館練。只不過……你也知道嘛,劍道這種東西是需要防具的,但是那種防具又很貴,因此當我跟老爸開口說『想學劍道』的時候,老爸立刻就一口回絕的說:『劍道的防具很貴耶! 而且你一定練沒多久就說不練了啦,我看你還是選其他不用花錢的運動好啦!』

記者:但是鈴木選手後來還是去學了?

鈴木:是啊,因為我每天跟老爸魯小嘛………(笑)。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周去一次道場練習,後來就變成一周兩次,我記得好像是星期三晚上跟星期日的早上的樣子。

記者:劍道有趣嗎?

鈴木:超有趣的!雖然劍道的練習真的很累,但因為是自己喜歡的東西,所以累是還好啦。我記得在我們那個道場裡頭啊,當時有一個跟我同年紀,而且也是姓『鈴木』的傢伙,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傢伙爆強的,明明他跟我一樣只是個小孩子,想不到他那個時候竟然已經參加過全國大會了,我跟他打從來沒有一次打贏的,真的是莫名其妙,那個傢伙的程度根本已經是大人的等級了嘛,即使我每天拚命不斷的練習,練了三年到了我小學5年級的時候,我的劍法也才只有『大約、也許、好像、似乎有機會可以打得贏他』的水準而已,同時也就是在那一年(小學5年級),我拿到了人生第一座的劍道大會優勝。

記者:是橫濱的市大會嗎?

鈴木:不不不,只有橫濱西區大會而已啦(笑)。以前日本學劍道的人口真的超多的,光是『小學5年級部』這一塊啊,參戰選手竟然就有30~40個人這麼多哦! 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所以比賽規則是採用非常殘酷的『輸一場就再見』的淘汰賽,一直存活到最後的那個優勝者就是我了。

記者:原來如此。

鈴木:可能是因為我一直以那個超厲害的『鈴木小子』作為目標在練習、結果在不知不覺之中變強的緣故吧? 後來我讀國中的時候,我們劍道社裡頭最被看好的『第一高手』是一個『日本關東區冠軍』,後來我跟他一打,我們兩個竟然是戰成平手的。雖然大家都一直稱讚我、說我很厲害什麼的,但是從國中開始啊………我對『摔角』就愈來愈有興趣、幾乎差不多要跟劍道的比例一樣了,大約各佔50%啦。

記者:也就是說,國中時代的鈴木選手既是劍道迷、也是摔角迷囉?

鈴木:對,而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除了練劍道之外,我也開始作摔角的練習了。

記者:摔角的練習是自己看電視土法鍊鋼的練嗎?

鈴木:不,說起來真的蠻像是命中註定的一樣,我國中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摔角生涯的啟蒙貴人』,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他,他現在可能已經死了也說不定,那個人就是前日本PRO的摔角手--金子武雄先生。

記者:啊~~我知道,就是那個開健身房的………

鈴木:對對對,金子先生好像還當過神奈川的健身協會會長的樣子。記得那一天正好是我在看店,然後金子先生正好來店裡買酒,結果他一看到我就說--


『哦哦哦~~少年仔,你長得好高啊,你是作什麼的?』


『我是老闆的兒子啦,但是我以後想當摔角手唷。』


『是哦!? 其實我以前就是摔角手耶。』


『騙肖耶! 歐吉桑你不要騙人啦~~』(笑)


『是真的啦,我在這附近開了一間健身房,有興趣的話可以過來玩一玩哦。』


記者:原來如此,真的很巧合耶。

鈴木:是啊,那間的名字叫作『天空健身房』,我就是在那裡接受金子先生的教練指導、然後作摔角的練習的。

記者:那個健身房目前還在嗎?

鈴木:已經不在了,嗯嗯嗯……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說--其實那個地點現在還是有一間健身房沒錯啦,只不過店名已經不叫『天空健身房』了,聽說藤原(喜明)先生以前也是在那個健身房作訓練耶,我記得店裡頭當時還掛了不少摔角手的照片的說。

記者:啊~~~確實,藤原(喜明)選手以前曾經在橫濱的魚市場跟果菜市場工作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家住橫濱的冬木(弘道)選手好像也是那個『天空健身房』出身的。

鈴木:就是說啊,所以你看嘛,命運這種東西真的是很奇妙的呀。


記者:練習的內容都是些什麼樣的動作呢?

鈴木:一開始是教你屈膝運動、再來是伏地挺身、最後是重量訓練的推舉。尤其是推舉,金子先生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


『基礎的根本部份最重要,要練就要先從「體幹」鍛鍊起,總而言之你就儘量練推舉吧。』


鈴木:就這樣一直練練練,到了我快要國中畢業的時候,我的推舉已經可以舉到100公斤左右了。

記者:100公斤!? 國中生可以舉到100公斤很厲害耶! 當年馬場先生也舉不到這麼重呀。

鈴木:除了推舉之外,屈膝運動我在國中時代就已經可以作到500下了唷。



■下定決定要當摔角手的6月3日


記者:鈴木選手是什麼時候決定要當摔角手的呢?

鈴木:國中3年級的6月3日。

記者:呃? 6月3日? 為什麼是6月3日? 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鈴木:當然有,因為那天(6月3日)是新日本的第一屆IWGP優勝決定戰,那個時候我真的是超喜歡豬木的,所以我每天都盯著戰報結果不放,當然『東京運動報』我也是每天都有買的。結果6月3日那一天………當我看到豬木被霍肯的斧爆彈打下擂台、而且還被送到醫院去的新聞時,我整個人真的是傻住了。

記者:原來如此,所以鈴木選手才會生起『想加入新日本』的念頭是嗎?

鈴木:沒錯。

記者:可是……鈴木選手原本不是所有的摔角團體都看嗎? 怎麼後來變成特別鍾愛新日本了? 全日本那邊是怎麼回事呢?

鈴木:呃……………我們不要談這個可以嗎?(苦笑)

記者:姑且說一下嘛,聽起來好像有什麼隱情的樣子,這樣子大家反而更想知道了。(笑)

鈴木:老實說啊,在摔角比賽當中啊,真正留給我『衝擊性印象』的人,其實是巨人馬場先生啦。我記得有一次我在看全日本的比賽的時候,那場比賽是馬場先生對上『殺手多亞』的比賽,結果那場比賽打得超級兇狠的,馬場先生跟殺手多亞兩個人打到滿臉都是血啊~~! 當時我嚇得大喊:『討厭! 我不想看這種東西,好恐怖哦! 超噁的!』

記者:有這麼嚴重嗎~~~?(苦笑)

鈴木:我小時候真的是超級膽小的,除了雲霄飛車不敢坐之外,尤其我最怕鬼了! 像什麼妖怪啦、幽靈、吸血鬼什麼之類的,我都完全不行,甚至連卡通『鬼太郎』我也不敢看呢。這些東西我都不看,不行,我會怕。

記者:也就是說……就只因為這樣,所以鈴木選手就下意識的比較少看全日本的比賽了?

鈴木:……………因為真的很恐怖嘛……。(苦笑)

■被拒於門外的羞辱


記者:鈴木選手想當摔角手的心意,後來有付諸行動嗎?

鈴木:有,我曾經在國中3年級的暑假跑去新日本的青山事務所請求入門。只不過……那次真的是一個很不好的回憶啊…………

記者:很不好的回憶? 怎麼說呢?

鈴木:那一次去請求入門啊……其實我自己也要負點責任啦,雖然我心裡是認真的、是真心的想加入新日本,但是我已經忘記為什麼了,當天我竟然是穿著國中制服過去的--



鈴木:不好意思,我想加入新日本當摔角手…………

大叔:(斜眼打量著鈴木的國中制服)

大叔:你國中還沒有畢業吧? 我們現在不收國中生哦,等你高中畢業之後再來吧。

鈴木:咦? 可是……我記得也有很多摔角手是國中畢業就來當的呀。

大叔:現在沒有了啦。(不耐煩的口氣)

鈴木:是哦………我知道了…………



鈴木:可是呢,就在我死心進入電梯準備下樓的時候,我猜對方大概是沒有注意到電梯門還沒有關起來吧,結果事務所裡頭不知道是誰突然冒出一句--



???:不管什麼時代都會有這種人啊,根本就是一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天真小鬼,還『我想當摔角手咧』,真是白痴。



鈴木:這句話被我聽得一清二楚,當時我真的是覺得超屈辱的,我一邊走在六本木的街上,一邊告訴自己:『不要哭,別哭啊!』,但是當我經過青山隧道那邊的時候,我的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流個不停了,我還記得我是一邊哭一邊走到涉谷車站去的。

記者:這真是太過份了! 就算是因為年紀太小而不願意接受入門,身為一個成年人也不應該對一個孩子講這種失禮的話呀! 這傢伙還有社會常識嗎!? 鈴木選手還記得是誰講這句話的嗎?

鈴木:已經不記得了啦~~(苦笑)。那個時候我已經進電梯了,而且雖然聲音聽起來是個大叔,但是根本也不知道是誰呀。

記者:不行,我一定要查出來這句話是誰講的,當時新日本的青山事務所裡頭有那些人呢?

鈴木:想不起來了啦,其實這也難怪啦,當時新日本可是紅透半邊天啊,又有豬木、又有虎面的,而且電視收視率還有20%的時代耶。人就是這樣,人只要一紅、一有錢啊,不管是誰馬上就會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傢伙跑來說要入門,人家正在屌的時候怎麼可能會理你呢? 會被打發走也是可以理解的啦,只不過那句話真的是很傷人就是了………

記者:其實新日本那個時候也是有在收國中生的,我幹記者這麼多年了,我知道。像船木誠勝就是了,鈴木選手一定很清楚吧。

鈴木:沒錯,當我知道船木君這個人的存在的時候,那已經是我放棄加入新日本去唸高中的時候了。結果呢,有一天我在看『摔角周刊』的時候,上面赫然寫著『新日本超新星選手、15歲的船木誠勝出道!』。當時我看到這篇報導真的是氣炸了,因為那個事務大叔根本是在騙我嘛!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對船木君這個人就特別的『有印象』了。(苦笑)

新日本入門、鈴木眼中的鬥魂三槍士

proresu

■高中時代


記者:鈴木選手的高中時期……是唸橫濱高等學校的對吧?

鈴木:對,因為我已經打定主意要加入職業摔角界了,所以我在高中時代就開始改練角力了。

記者:那麼,在鈴木選手的角力生涯當中,鈴木選手有遇過那些『後來也加入職業摔角界』的人呢?

鈴木:我想想………高橋義生,他是頭一個,因為他是當時唯一一個跟我一樣,就是放話說『以後要成為摔角手』的傢伙。

記者:櫻庭和志呢? 鈴木認識他嗎?

鈴木:完全不認識,秋山(準)、還有石澤(常光)也是,櫻庭跟秋山都是到了大學才開始嶄露頭角,至於石澤則是量級差太多了,我印象中石澤他好像是打65公斤級的樣子。

記者:咦? 對了,根據我這邊的資料,鈴木選手在高中時代好像有跟永田(裕志)選手打過耶,戰績是2戰全勝哦。

鈴木:呃!? 是真的嗎!? 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記者:真的啊,永田選手還說--『以前我跟鈴木(實)比賽角力的時候,我光是跟鈴木面對面就已經(氣勢)被壓過去了。那個時候的鈴木身體超結實的,而且臉跟表情又很兇很恐怖,那個眼神好像我殺了他們家什麼人似的,嚇死我了………』

鈴木:哦……對啦對啦對啦,聽你這樣一講我好像想起來了。對啦~~~因為我本身是一個很有個性、而且又叛逆的壞小子嘛,後來我想說--『我的兇惡表情或許可以派得上用場』,所以我就在比賽當中先惡狠狠的盯著對手,讓他還沒打就先怕我了,這是我的戰術啦。(笑)

記者:原來鈴木選手從高中角力時代就開始這樣作了呀?

鈴木:是啊,我記得有一次在縣大會的時候啊,我好死不死的竟然對上了同校角力社的學長,因為賽程的關係啦,後來我在比賽中還是一樣擺出那種兇狠的表情,結果賽後我就被學長罵說:『可惡,比賽就比賽,你擺那什麼臭臉啊~~!?』 接下來我就被學長K一頓了。

記者:儘管如此,但是鈴木選手一定沒有改對不對?(笑)

鈴木:當然啦,改什麼改!? 因為我是鈴木實,因為我壞嘛~~!(笑) 其實我這個人骨子裡頭就是流著叛逆的因子,『反抗權威』好像變成一種我下意識的一種行為了,雖然我被學長K了,但是我當時心想:『等我成為摔角手之後,我一定會跟那些體重超過100公斤、200公斤的選手們對打,如果現在就怕被學長K,那我以後怎麼在職業摔角界混啊!?』 所以啦,不只是學長,有時候我甚至連教練也敢頂撞哦。

記者:咦咦咦~~~!? 連教練你也敢頂啊? 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呢?

鈴木:為了體重。我高中的時候體重大約是80公斤,結果有一天教練突然叫我減重,結果我就直接嗆了回去說:『我不要! 我以後要當重量級的摔角手!』,反正不管教練怎麼說,我就是跟教練唱反調,而且那個教練現在還是神奈川縣角力協會的會長哦,我記得教練當時還很傻眼的跟我說--『我在神奈川教了快30年的角力,像你這種傢伙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笑)

proresu
proresu
推薦鈴木實加入新日本的恩人.『ビクトル古賀』、右圖是他的得意技『ビクトル投げ』。


■新日本入門


記者:對鈴木選手來說,你最尊敬的摔角手是誰呢?

鈴木:安東尼奧豬木。

記者:一直以來都是豬木選手?

鈴木:對,一直以來都是。不過呢……以前我在高中的時候偶然有看到『環球摔角』(第一次UWF)的比賽,我看完真的是覺得好震驚、好衝擊啊,像是超級猛虎、藤原喜明、前田日明、還有高田延彥他們,當時他們在擂台上的表現真的是很憾動人心,因為他們的眼睛都是發亮的,一舉一動也都透露出熱情,就算再怎麼遲鈍的人也一定看得出來,他們(UWF)比賽絕對不是為了錢、而是完全為了『理想』在奮鬥的。

記者:也就是說,鈴木選手看過UWF的比賽之後,你就對UWF的選手產生憧憬囉?

鈴木:對。我覺得像這種『連旁觀的人都能感受到選手的理想、熱情、與奮鬥』的場景,這應該就是UWF後來之所以能一砲而紅的原因吧。

記者:原來如此,當年『第一次UWF』時代還有剛龍馬、馬赫隼人、羅剎木村………

鈴木:不不不! 這幾個人不算,他們例外! 這幾個人不在我憧憬的範圍之內哦! 而且羅剎木村先生也已經過世了…………(苦笑)

記者:高中畢業之後,鈴木選手還是選擇了新日本對吧?

鈴木:對,我是在高中3年級的夏天寫信去新日本想要報名參加『入門測試』的,可是新日本方面一直沒有回應,後來我是透過一位跟新日本關係不錯的老先生……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他,他好像蠻有名的,就是『ビクトル古賀』(古賀正一)先生來幫我作推薦介紹,你知道這個人嗎?

記者:哦哦哦哦~~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個把自己的人生全部奉獻給推廣俄羅斯國技.『桑博』的古賀老先生嘛。

鈴木:沒錯,那位古賀先生跟我們學校的老師是常常在一起喝酒的好朋友,所以他也經常來我們角力社作技術指導,在他的推薦之下,我才終於跟新日本的山本小鐵先生見到面了。


山本:哦,你就是古賀介紹的那個鈴木實啊? 嗯嗯嗯嗯嗯…………(歪著頭盯著鈴木)

鈴木:是、是的!

山本:嗯嗯嗯……應該也還OK啦,山田惠一(獸神萊卡)跟星野堪太郎的身材比你還要小,你應該也沒問題啦。

鈴木:…………………………………



鈴木:聽到山本先生這樣說,一般人應該是會覺得很高興才對吧? 但是我的反應卻正好相反,我心裡反而是氣到不行啊,我心裡頭想--『可惡!你個死禿頭開什麼玩笑啊!不要把我跟那些只能打前座試合(第一、第二試合)的傢伙放在一起啊! 我的目標可不是他們、我要去的地方是新日本的頂點啦!』

記者:那麼,當天鈴木選手有作入門測試嗎?

鈴木:有,而且新日本的入門測試真的超~~~輕鬆的。

記者:咦咦咦咦~~~!? 不會吧? 新日本的入門測試在業界是出了名的嚴格耶!?

鈴木:是嗎? 我覺得很輕鬆耶………因為以前我們高中角力社的練習、或者跟大學生的合宿訓練什麼的,我覺得那個反而比較硬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啦,當天除了我之外,其他跟我一起參加測試的傢伙全部都被操到吐了,就只有我沒事。所以新日本的測試應該還是有點難度的吧。

記者:你還記得當年有誰跟你一起參加測試嗎? 除了鈴木選手之外還有誰錄取呢?

鈴木:已經想不起來了,最後錄取的人只有我而已啦。不過那天測試完之後,我記得我們一群人是一起回去的,當我們到了車站前面的時候啊,我突然覺得肚子好餓,於是我就自己一個人去麥當勞買了好幾個漢堡回來吃了,旁邊其他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大家都對著我說--『剛才操得那麼兇,你竟然還吃得下啊?』,結果有好幾個光是用看的看我吃漢堡就又吐了一地………(苦笑)。 雖然我嘴巴上是安慰他們說:『你們一定會錄取的,大家一起加油吧!』,但是我心裡頭的真正心聲其實是--『你們這些遜腳不可能會上的啦!』(笑),雖然我已經想不起來他們誰是誰了,但是那個場景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得。

■鬥魂三槍士.生活秘辛大爆料


記者:新日本入門之後,鈴木選手對新日本的道場跟宿舍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鈴木:嗯~~~第一印象是前輩很多,而且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記者:那個時候的宿舍舍監是蝶野正洋對吧?

鈴木:沒錯。可是呢……雖然說蝶野是舍監,但是那個傢伙卻從來沒有在道場裡頭出現過,至少在我的記憶裡頭,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他見過面、而且大家在作合同練習的時候也從來沒有看過他。後來我才曉得,原來蝶野這個傢伙是出了名的『遲到大王』啊! 如果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的話,蝶野往往都會遲到個半天才會出現,就算是有重要的事情,蝶野遲到個一、兩個小時也是很常有的事情,搞到後來上面的人實在是受不了了,為了讓蝶野準時一點,上面在跟蝶野交代時間的時候都會故意提早幾個小時,比方說9點集合、他們在通知蝶野的時候就會故意說『6點集合』,這就是新日本很有名的『蝶野標準時間』。(笑)

記者:哈哈哈,這個確實大家都有所耳聞,真的是蠻有趣的。那麼、橋本真也呢?

鈴木:布恰他……………

記者:哇~~~連你也叫橋本選手『布恰』啊!?

鈴木:橋~~~~本先生啦(苦笑),不好意思,『布恰』好像不是我能叫的,這是武藤跟蝶野他們對橋本先生的暱稱啦。說到橋本先生啊………我對他的印象真的是超深的,不、更貼切一點的講法應該是說--『所有新日本的選手都對橋本先生印象深刻』才對,首先、橋本他的神經真的很大條,他常常會作一些你想像不到的事情、或者講一些出乎你意料之外的話什麼的。再來就是他待在道場裡頭的時間很長,乍看之下他好像是在作練習,但是他作的都是一些讓人家摸不著頭緒的事。嗯嗯嗯……這樣講對橋本先生可能有點失禮也說不定啦,但是他的『練習』與其說是『練習』……我覺得倒不如說是在『遊戲』、是在『玩』還比較貼切一點啊……(苦笑)。最後一點,這是大家公認的,那就是橋本他超級愛惡作劇的!

記者:惡作劇?

鈴木:對,我本身是沒有受害啦,我是聽小島(聰)跟天山(廣吉)講的,小島你不要看他那麼壯,其實他超怕昆蟲的,結果橋本知道之後,他竟然跑到公園抓了一大堆的蟬,然後趁小島睡覺的時候丟到小島的房間裡頭,小島真的是快要嚇死了,但是最慘的人是天山,因為他入門新日本之後竟然是橋本的隨從啊,因為天天都在一起,所以最常被橋本惡作劇的人就是天山了,聽說橋本還曾經騙天山吃麻雀的樣子。

記者:吃麻雀!?

鈴木:沒錯,那個麻雀是橋本拿空氣槍去公園裡頭打下來的,因為橋本這個人很愛吃,而且他很會煮料理,所以當橋本把麻雀處理好、料理好拿去給天山吃的時候,天山根本就沒有起疑心,等到天山把東西都吃完了,橋本才說剛才吃的那個是麻雀,然後之前不是有一段時間在流行什麼禽流感嗎? 天山一聽嚇到不行,他趕緊打電話問醫生這樣要不要緊,你看橋本他扯不扯………

記者:真的是蠻扯的,那麼,鈴木選手本身也有類似的經驗嗎? 跟橋本選手。

鈴木:怎麼可能沒有呢,我記得有一次啊,新日本的選手們都出去巡迴比賽了,我那個時候又還沒出道嘛,所以我是留守在宿舍裡頭負責看家看道場,結果有一天晚上,橋本突然回到道場,他一看到我就叫我把道場的門打開讓他進去,我照作之後,不一會兒道場突然傳來很吵鬧的聲音,我稍微探頭一看………想不到橋本竟然從雜誌上面剪下一張長州力的照片、然後把它貼在沙包上面再用刀子刺啊!

記者:用真正的刀子啊!?

鈴木:沒錯,而且橋本又把我叫過去,然後把刀子遞給我說--『來、鈴木、這把刀子你拿著,不要客氣,直接朝我打過來。』

記者:真的是很莫名其妙的舉動耶~~~(苦笑)

鈴木:就是說啊,然後我跟橋本就開始進行『看起來好像是在躲刀子』的練習了,練了一會兒之後呢,橋本又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的說--


橋本:鈴木,刀子不用了,換這把椅子吧,你拿去,用椅子K過來!

鈴木:好、好的……………

橋本:不對! 速度要更快一點! 要假裝你真的要用椅子K我,給我用最快的速度揮過來!

(帕塔~~~~!!!!!!!)

橋木:好痛!! 可惡! 真的打中了! 痛死了~~~~~~~~!!

鈴木:………………………(無言)

鈴木:呃………橋本先生,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鈴木:一問之下我才知道,原來那天在比賽的時候,橋本把他的對手……好像是敵對軍團的長州軍.馬沙齊藤先生的手給踢到骨折了,結果賽後橋本就在休息室裡頭被長州軍給扁了一頓,火到不行的橋本為了日後的報復,所以又跑回道場特地作練習。

記者:啊~~~我知道,確實是有這麼一回事,那時候還鬧得蠻大的。

鈴木:自從那天之後,橋本就常常找我作一些莫名其妙的訓練了。我記得還有一次,橋本又是晚上來到道場,而且還是晚上11點多的時候---


橋本:鈴木,這附近有人在賣磚塊嗎?

鈴木:磚塊? 就算有也應該關店了吧? 都這麼晚了…………

橋本:不,也許還有店家在營業也說不定,你去外面買看看吧。

(鈴木繞了一圈無功而返之後)

鈴木:橋本先生,店家都關門了啦。

橋本:好好好,算了算了,我用道場後面那些就行了。


鈴木:橋本說的『那些東西』是以前搗麻薯時用來墊東西的破舊空心磚,然後呢,那時候已經是晚上12點了哦,橋本他竟然把磚頭拿到道場外面的馬路正中央、緊接著『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大喊一聲、二話不說的手揮下去,硬生生把那些空心磚打破了。

記者:哦哦哦哦哦~~~橋本選手好厲害呀。

鈴木:厲害當然是很厲害啦……但是打掃滿地碎磚頭的人是我、被鄰居罵妨礙安寧的人也是我,真的是有夠討厭的。雖然這樣講很不應該,但是橋本這個前輩啊,雖然他是一個好人,但不管是練習也好、還有日常生活也罷,他這個人真的是很煩、很魯小啊………

記者:道場裡頭其他人難道都沒有抱怨嗎?

鈴木:當然有啊,可是橋本這個人的神經就是這麼大條,他的天性就是這樣,就算再怎麼跟他講也是沒有用的啦,所以搞到後來啊,大家只要一看到橋本出現在道場,大家不是裝忙、就是埋頭練習、完全沒有人想要鳥橋本啊,因為一旦被橋本纏上的話,那就真的會被魯小魯到死了………(苦笑)。

記者:大家都不理橋本了,這樣他應該也會有警覺了吧?

鈴木:不理他真的蠻有效的,我記得有一天橋本突然找我出去吃飯,他當時是這樣說的--


橋本:鈴木,今天我請客,牛排想吃多少就盡量吃吧!

鈴木:謝謝前輩………………(靠,今天又不知道要搞什麼玩意兒了)

橋本:我說……鈴木啊…………

鈴木:嗯? 怎麼了嗎?

橋本:最近………大家好像都蠻冷淡的,大家好像都在無視我的樣子………你一定不會這樣子對我的對不對?

鈴木:是、是哦………………?(這種事情你跟我說也沒有用啊! 而且問題的根本是出在你身上吧!)



鈴木:所以說,大家都認為武藤跟蝶野是『鬥魂三槍士』裡頭的『有常識社會人』,但是在我看來,我覺得那只是因為橋本實在太離譜了,所以相較之下武藤跟蝶野看起來比較像『正常人』的關係啦。


記者:哈哈哈~~那麼,說到武藤,鈴木選手當時對武藤的印象如何呢?

鈴木:我對武藤的印象就比較少一點了,因為武藤他經常在海外修行,有時候才剛回來沒多久又馬上跑出去了,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大概就是他很受女孩子歡迎這點吧? 我以前常常開車載武藤去跟女孩子約會,然後再把車子開回宿舍,像這樣的事情還蠻多次的。

記者:車子啊………那個是誰的車呢?

鈴木:我也不知道耶……每次都是武藤直接把鑰匙丟給我,然後我就充當司機載他出門了。我不知道武藤他有沒有駕照,我的話是高中時代就自己去考了,我猜武藤當時可能沒有(駕照)吧? 因為摔角手的比賽行程都很緊湊,照理說應該是抽不出時間去考試的才對。

記者:畢竟是鬥魂三槍士裡頭最帥的人嘛,而且以前的武藤頭髮也還很多………(笑)。

鈴木:沒錯。(笑)

記者:那在練習方面呢? 鈴木有跟武藤一起練習過嗎?

鈴木:有過幾次(練習的)經驗,最主要是『自由對打練習』,而且通常是武藤主動找我的。如果要說印象嘛………大概就是武藤的身材很高大、實力很強、但是力量方面好像不怎麼樣,而且………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不過武藤在自由對打練習的時候啊………他的寢技攻防其實是有固定的模式的唷。(笑)

記者:武藤不是以力量見長的選手是眾所皆知的,不過那個『固定模式』是怎麼回事啊?(苦笑)

鈴木:通常『合同練習』結束之後,接下來就是選手個人作練習的時間,那時候船木(誠勝)都會叫飯塚(高史)、松田(納/大武士)、還有我留下來,大家一起作對打練習,這個時候武藤就常常會找新人來陪他練了,但是啊……當我跟武藤練個幾次之後,某日我突然間發現--


『咦? 武藤前輩每次只要進入某個體勢、下一步好像就一定會切入(腕部)逆十字耶!?』


記者:這麼明顯啊?(笑)

鈴木:真的就是這麼明顯,我沒有騙你,武藤在練習寢技的模式真的是固定的,只要進入那個體勢,下一步不是逆十字就是三角絞,真的很好猜,但是武藤他也很精,只要他發現『你好像發現了』,他就會立刻跟你說---『行了行了,你不用(跟我練)了!』,然後他再去找其他還沒有跟他練過的新人當獵物。(笑)

記者:這個我倒是第一次聽到耶,除了鈴木選手之外,還有其他人發現武藤這個『祕密』嗎?

鈴木:除了我自己之外,我只知道大谷(晉二郎)也發現了。大谷他好像是跟武藤練習完之後跟別人在聊天說:『那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發現武藤先生在練寢技的時候,他來來去去好像………』,結果大谷話還沒說完,反應超敏銳的武藤馬上就大聲的對大谷說--『行了行了! 你不用了!』(笑)

記者:對了,除了練習之外,每次只要提到武藤,大家最感興趣的就是新日本最有名的『武藤落跑傳說』了,這個鈴木選手一定也有聽說吧?

鈴木:啊~~~~這個事情的版本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根本那一個是『真的』都沒有人知道啊。

記者:姑且說說鈴木選手聽到的版本吧。(笑)

鈴木:這一段……好像都是在吐槽鬥魂三槍士的糗事耶?(苦笑)

記者:待會兒再回到本書的正題好了。(笑)

鈴木:也好。(笑) 嗯嗯嗯嗯………我聽到的版本是說--武藤他好像入門第一天就想落跑了,等到真正要付諸行動的那一次,我聽到的版本是武藤找了蝶野跟橋本,也就是『鬥魂三槍士』要全部一起落跑的! 後來是因為蝶野遲到、武藤忘記了、橋本爆睡睡到隔天早上、所以落跑計劃才失敗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聽到的版本就是這樣。(苦笑)



UWF移籍之謎

proresu
倍受山本小鐵欣賞、即使被拒絕入門但仍然在新日本道場擔任練習生的究極龍(淺井嘉浩)

■摔角手果然很厲害!

記者:回到正題吧,除了鬥魂三槍士的趣事之外,當時的新日本道場還有什麼人事物讓鈴木選手特別有印象呢?

鈴木:如果要說『特別』的話,我想最特別的人大概就是淺井(嘉浩/究極龍)了吧。

記者:淺井選手? 他當時不是新日本的練習生嗎?

鈴木:可以這麼說,但他名義上雖然是『練習生』,但事實上他並沒有入門,更正確的講應該是說---淺井本來想加入新日本,但是卻被拒絕了。

記者:想入門卻被拒絕,但是又能當練習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鈴木:被拒絕是因為淺井的身材太矮了啦,印象中他好像只有172嘛,所以……雖然他也有通過新日本的體力測驗,但是後來還是被打了回票。

記者:既然如此,淺井選手又怎麼能去道場裡頭當練習生呢?

鈴木:因為山本(小鐵)先生的關係,據說山本先生在作測驗的時候啊,他第一眼看到淺井就非常非常的欣賞他,後來山本先生對新日本『只看身材就決定淘汰淺井』的作法一直在犯嘀咕,講著講著他就乾脆動用自己個人的力量把淺井留在道場裡頭了。

記者:哇……這樣豈不是跟公司的決策對著幹嗎? 讓一個『外人』在道場裡練習,這樣子不會有事嗎?

鈴木:完全沒事。如果是公司的經營部份我就不敢講,但是在新日本的道場裡頭啊,山本先生可是一言九鼎、超有份量跟地位的人物啊,當山本先生決定讓淺井留在道場裡頭作練習的時候啊,就連藤波(辰爾)先生、長州(力)先生、阪口(征二)先生、還有豬木先生他們都說---『哦,既然鐵仔(山本小鐵)這麼講,那就這樣吧。』

記者:山本先生真是慧眼識英雄啊,以結果論來看,淺井選手後來確實是以『究極龍』的身份紅透半邊天了。那淺井選手都是正常的跟著你們按表操課、一起練習吃飯的嗎?

鈴木:不一定,有時候淺井是白天來,有時候是晚上來,因為淺井不是新日本的人,所以前輩們也完全沒有去盯他、講難聽一點甚至可以說是『不敢去盯他』,因為搞不好淺井作的練習、或者淺井來的時間就是山本先生叫他來、叫他作的也說不定。我記得有一次啊,淺井他是傍晚的時候來的,然後因為道場的鑰匙是我在保管的嘛,所以山本先生就叫我開門把道場借給淺井使用,過了一會兒,橋本(真也)先生突然怒氣沖沖的跑來罵我說---


橋本:鈴木、你在搞什麼鬼啊? 為什麼要把道場借給那個傢伙!? 而且門竟然還是鎖著的,道場是他(淺井)一個人的嗎!?

鈴木:呃……前輩……是山本先生叫我把道場借給他的…………



鈴木:聽到我這麼一講啊,原本氣到不行的橋本先生嚇了一大跳,然後講話立刻變得很小聲的說---


橋本:哦!? 是山本先生借的啊………那就好,沒事沒事…………


記者:有山本先生當靠山真的是不錯啊(笑),那鈴木選手有跟淺井選手一起練習過嗎?

鈴木:是有過幾次經驗。

記者:那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

鈴木:呃………坦白說,我當時真的覺得『這個傢伙的腦袋有問題』。(苦笑)

記者:咦咦咦咦~~!? 為什麼?

鈴木:我剛才有說--淺井他在道場練習的時候常常都會鎖門嘛,後來船木(誠勝)他實在很好奇,於是他就叫我拿了管理室的備份鑰匙偷偷把門打開,然後我跟船木兩個人就偷看淺井到底在作什麼,結果我們看到的光景是---淺井把練摔技用的假人架在角柱、然後自己爬上第二層角柱纜繩『嗚哦哦哦哦哦~~~』的大叫,當我看到這一幕的瞬間,我心裡頭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個傢伙沒救了。』(苦笑)

記者:這樣講實在太過份了啦,怎麼會沒救呢,這是美式風格的練習呀。

鈴木:是沒錯啦,不過當年日本摔角界不流行這一套啊,不過話又說回來,船木他跟淺井還蠻要好的,現在回想起來的話。

記者:說的也是,當年日式的摔角風格畢竟還是主流啦,那鈴木選手以前都是作什麼樣的練習呢?

鈴木:嗯嗯嗯……首先當然是地板戰的練習,再來就是為了鍛鍊出強健的肉體,我們每天都要挨個幾百下的逆水平、還有對著角柱使出肘擊、再不然就是對著前輩手上拿的20公斤鐵板揮肘擊什麼的,這個我覺得應該是前輩在惡整菜鳥的吧? 因為前輩們看到我揮肘擊打到手肘瘀青流血的場面時,那個時候大家都在笑啊。(苦笑)

記者:鈴木選手對這種奇怪的練習都沒有覺得不對勁嗎?

鈴木:沒有耶……相反的,我反而還覺得『摔角手真的好厲害啊』、『原來大家都是作這麼辛苦的事情,所以大家才會變得那麼強的』之類的。但是呢---淺井他就不吃這一套了,當其他前輩叫淺井也跟著一起作的時候,淺井竟然反嗆說:『不!摔角是一種表演、是一種演藝、是一種SHOW! 我要作的不是這種事情』,然後他就跑到一旁繼續作自己的練習了。

記者:哇………淺井選手真的是超勇敢的耶。

鈴木:他真的很帶種,他敢在當時的時空背景底下、對著輩份比他大很多的前輩們直接這樣嗆,我當時聽到他這樣講真的覺得很衝擊。

記者:不過事實證明,淺井選手的摔角觀、還有他的秘密練習什麼的,這些在海外的墨西哥、還有美國的WCW跟WWE的擂台上是行得通的。

鈴木:是沒錯。


記者:話又說回來……那個『用肘擊打鐵板』……到底是誰叫你這樣練的?

鈴木:是喬治高野,他說『大家都是這樣練過來的』。

記者:……騙人的吧?(苦笑)

鈴木:我想也是……(笑)。除了『肘擊打鐵板』之外,其他還有『踹角柱1千下』、『左邊踹完一千下、右腳也要踹一千下』什麼的,不過到了後來,我主要就是跟著藤原先生的所謂『藤原教室』在一起練習了。

記者:『藤原教室』啊,也就是以藤原喜明選手為中心的『卡爾格奇式的技術訓練』嘛,那個時候的『藤原教室』有那些『學生』啊?

鈴木:不一定耶,因為算是選手私底下的技術練習跟交流,所以人員來來去去的,很多人都是想到就來一下、想到就來練一下,比較常出現的傢伙大概就是山田先生(獸神萊卡)、船木(誠勝)、我、還有一些新手而已。

記者:說到山田選手,根據我這邊的訪問資料,山田選手表示--聽說鈴木選手以前就是一個很囂張的傢伙,囂張到好像還沒出道就放話要把他們這些前輩全都幹了,呃………鈴木選手真的這麼囂張嗎?(苦笑)

鈴木:是山田先生說的嗎?(苦笑) 是沒錯啦,我這個人是很叛逆的沒錯,尤其我最討厭別人對我擺出一副老鳥啦、前輩啦什麼的臉色,如果不是太嚴重的話就還好,如果遇到那種超級依老賣老的傢伙,我心裡真的會非常賭爛啊,但是講歸講,這些我都是放在自己心裡頭的,表面上我還是有依循這種上下關係、前輩後輩的社會關係的,後來是因為有一次我不小心喝醉了,結果不小心酒後吐真言的全部說了出來,然後我就被扁了一頓了………

記者:哈哈~~是被誰扁了呢?

鈴木:就是獸神先生(山田惠一),我記得很清楚,大約是在我入門之後3個月左右吧,原本在海外修行的獸神先生剛好回國了,然後我們就在後藤(達俊)先生家辦了一場『山田惠一凱施歸國派對』,出席的人有主角山田先生、後藤(達俊)先生、阿貓(黑貓)先生、松田(納)先生、飯塚(高史)先生、野上先生、片山先生等等,後來我們大家真的是狂灌龍舌蘭酒啊………喝到後來我真的不行了,真的是喝醉了,我印象中我好像在廁所吐了一地,而且還吐在後藤先生家裡的高級地毯上,然後我就被後藤先生K了一頓了。

記者:被K算是好的了,後藤選手喝醉之後『發酒瘋』的事情是很出名的,聽說他以前還曾經在發酒瘋的時候拿菜刀追砍豬木選手耶,那天你沒有被砍嗎?(笑)

鈴木:沒有啦,可能是因為後藤先生的老婆也在的關係吧(笑)? 緊接著呢,因為我喝醉了嘛,所以我誤以為打我的人是野上先生跟片山先生,於是我就很不爽的對他們說--『可惡!像你們這些傢伙,等我出道以後我就把你們全幹了! 我絕對不會輸給你們的! 媽的是有多老啊,淨擺一些老鳥的架勢………』

記者:然後就被獸神選手打了?

鈴木:對,我才剛講完一坐下,結果突然有一個人影衝到我旁邊,把我整個人連人帶椅子的一腳踹翻,仔細一看,原來是獸神先生啊,獸神先生很生氣的大喊:『媽的死菜鳥,囂張個屁啊!?』,接下來我就被暴打海K一頓了。(苦笑)

■拘留所


鈴木:其實啊,我喝醉酒之後鬧事的事情啊,這個還算是小意思啦,剛才那個只是惹前輩生氣而已,其實還有一次是事情鬧得更大,甚至還驚動阪口(征二)先生去派出所保我出來呢。

記者:派出所!? 鈴木選手曾經被警察抓過嗎!?

鈴木:是啊,不過這件事情其實我算是『受害者』啦,事件的經過是這樣的--那天我跟船木、還有傑利兒玉、以及藤波的小舅子沼谷先生一行人一起去六本木吃廣島燒,後來大夥吃完飯又說要去喝酒,當然我也跟著去了,結果大家喝完酒、要從二樓的酒店下樓的時候,已經喝醉的船木突然毫無理由的從我背後把我推下樓!

記者:完全毫無理由的!?

鈴木:真的就是這樣,船木(誠勝)這個人作事情啊,有時候真的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總而言之,我是一邊『嗚啊~~~~』的大叫,然後摔到大馬路上,結果好死不死,我摔出來的時候剛好撞到一群小混混,當然雙方馬上就因為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了。等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跟船木已經打倒了好幾個人,而且我還對其中一個人使出『騎乘位拳擊→腕部逆十字固定』的連攜技呢。(笑)

記者:警察一定很快就趕到了吧?

鈴木:沒錯,我印象中好像有5輛巡邏車、20多名警察到場的樣子,我跟船木馬上就被帶到麻布署派出所去了。

記者:那個時候的鈴木選手幾歲啊?

鈴木:19歲……的樣子吧? 船木是18歲。到了派出所之後啊,警察一一細數我們的罪名--像是未成年飲酒啦、打架鬧事啦、毀損啦,但是因為我跟船木都喝到爛醉如泥了嘛,所以我們在派出所的態度也是很不配合的說:『三小啦!? 憑你還沒有資格對我說教啦! 要說教就找豬木過來吧!』

記者:哇~~~簡直是醜態百出嘛~~~

鈴木:雖然很不好意思,但確實是這樣沒錯。但是過了一會兒之後啊,傑利兒玉突然帶著阪口(征二)先生出現了,阪口先生一進派出所就很謙卑的向警察鞠躬道歉陪不是,緊接著阪口先生就像是老爸在打兒子一樣的狂扁我一頓啊……真是受不了……(苦笑)。

記者:咦? 只有鈴木選手被扁嗎? 那船木選手呢?

鈴木:說到這個我就有氣,明明船木剛才還跟我一樣在派出所裡頭對警察嗆聲,結果他遠遠一看到阪口先生來了,想不到他竟然自己開始裝睡啊! 可惡,要裝睡也不會通知我一下,害我被毒打了一頓…………

記者:後來事情是怎麼解決的呢?

鈴木:因為阪口先生很有誠意的道歉、好像也有賠償什麼的,後來我跟船木兩個人是在拘留所關了一晚、又寫了什麼悔過書之類的就放出來了。我們一走出派出所,公司就已經派人在外面等我們了,我跟船木就這樣被直接帶到公司的事務所去了。

記者:公司怎麼說呢?

鈴木:這個事情真的鬧蠻大的,而且也傷到了公司的形象,再加上我又是練習生,真的是太白目、太不長眼了,所以結論就是--


阪口:練習生還這麼不自愛,你真行啊,回去宿舍打包你的行李吧,你被開除了!

鈴木:……………………

船木:阪口先生,請等一下,這整件事情都是我的錯,如果您要開除鈴木的話,就連我也一起開除吧!


記者:哦哦哦~~船木選手真是有情有義啊。

鈴木:事實上本來就是船木的錯嘛!(苦笑) 當我聽到『開除』兩個字的時候,我真的是難過傷心的哭出來了,後來我跟船木聊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船木才跟我說:『其實我是吃定公司不可能連我也開除,所以我才會這樣講的』,換句話說,如果連他自己也會被開除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開口來保我的,你看船木這個人詐不詐………(苦笑)

記者:唉呀,別這麼說嘛,畢竟船木選手也救了你一命嘛。那後續有什麼處份嗎?

鈴木:後續就是待在宿舍禁足3個月,然後……原本規畫好的出道戰也延後了。巧合的是,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的話,原本我的出道戰正好就是『前田日明.長州力顏面踢擊事件』的那一天哦。

記者:11月19日?

鈴木:對。

記者:鈴木選手的出道戰對手……好像是飯塚選手對吧?

鈴木:沒錯,說到這個我火氣又上來了,我記得就在我快要出道的幾天前,藤波先生突然跑來跟我說---



藤波:唷,鈴木,你再過不久就要打出道戰了,好好的練習啊,該準備的東西都要準備好啊。

鈴木:是、是的!!!!!!

藤波:對了,你的出道戰想跟誰打? 別客氣,儘管說,不管是誰都可以。

鈴木:真的嗎!! 真的誰都可以嗎!? 那我想跟豬木先生打!!!

藤波:…………………………

鈴木:呃………如果豬木先生不方便的話,那就藤波先生您………

藤波:喂………這是出道戰、不是王者決定優勝戰耶……

鈴木:不然就山田先生!

藤波:好! 就決定是飯塚(高史)了!

鈴木:……………………………………


記者:哈哈哈,鈴木選手也太離譜了吧,藤波選手問你的意見是客氣、客套、是在『符合輩份地位』的前提之下讓你自由選擇,用膝蓋想也知道怎麼可能讓豬木選手來跟你打嘛。

鈴木:可惡,可是我那個時候真的以為『誰都可以』啊,既然如此,那一開始乾脆不要問我不就得了。(笑)



■長州軍團

記者:當時的新日本裡頭,鈴木選手是喜歡豬木、欣賞前田日明跟UWF、那長州軍團呢?

鈴木:我不喜歡。

記者:不喜歡? 為什麼呢?

鈴木:原因很多啦,首先,當我被禁足的那3個月裡頭,長州軍團正好也是在那段期間回歸到新日本,結果到了晚上啊,宿舍裡頭大家都在討論這個話題啊,然後有一個前輩突然轉過頭來對我說--『如果長州軍團回來的話,你可能又要延後出道了。』

記者:原來如此,因為選手人數就夠多了嘛。

鈴木: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對長州軍團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了,因為他們回來就影響到我的『利益』了嘛。(笑)

記者:那鈴木選手最討厭長州軍團的那一位成員呢?

鈴木:哦哦哦~~~這個問題真是尖銳啊,像你問的這麼直接,換成其他人一定是不會正面回答的,不過我OK,這個問題還在我『願意挑明了講』的範圍之內--在長州軍團裡頭,我最討厭的人是馳浩。

記者:馳浩選手? 為什麼呢?

鈴木:嗯嗯嗯……說討厭其實也沒有多討厭啦,只不過馳浩一來到新日本就擺出一副超~~~老鳥的前輩姿態,看了實在很受不了,明明論摔角生涯的資歷,馳浩也不過才多我3、5年而已,但是他擺出的架子卻好像他是什麼出道十幾、二十年的大前輩似的,尤其是在我面前的時候更是離譜,有好幾次我真的很想往他的那副嘴臉上面K下去。

記者:在鈴木選手面前會更嚴重? 為什麼會這樣?

鈴木:因為我在高中角力社的時候,馳浩當時是在星陵高校擔任角力監督,而且我還曾經跟他一起練習角力過,所以在馳浩的眼中,我還是當年的『學生』,他還是當年的『指導老師』,所以那個嘴臉真的是哦……………尤其我先前提到了,我最痛恨別人對我擺出老鳥的架勢了,所以我最受不了的長州軍團成員就是他(馳浩)。

記者:那長州選手呢?

鈴木:是沒有像馳浩那麼討厭啦,畢竟長州先生是貨真價實的大前輩,但是……也沒有說多喜歡啦…………

記者:莫非又有什麼故事嗎?(笑)

鈴木:當然有,而且是一個好人被誤會冤枉的故事……(笑)。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從道場裡頭回到休息室,結果長州先生突然從我後面冒出來,然後劈頭就是一頓開罵--


長州:你在搞什麼鬼啊,你剛才用的那是什麼中學生的雙手割啊? 你平常的練習都是練假的嗎? 根本一點長進也沒有嘛!

鈴木:咦咦咦~~? 等、等一下,我的練習老早就練完了呀,剛才在練習的人是飯塚、不是我呀長州先生…………

長州:還頂嘴!? 我唸你是為了你好、你不要以為職業摔角是這麼好混的啊!

鈴木:………………………………



記者:真是倒楣啊,莫名其妙背了黑鍋。(笑)

鈴木:就是說啊,所以我真的是有夠不爽的,當時我心想:『可惡,你這個只會亂揮金臂勾的傢伙,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折斷你的手臂!』

■佐佐木健介

記者:所以看來看去,唯一少數跟鈴木選手交情比較好的長州軍團成員……從資料上面來看就只有(佐佐木)健介選手而已囉?

鈴木:對,可以這麼說,我跟健介以前還常常一起去投幣式洗衣店去洗衣服呢。

記者:鈴木選手對健介選手的印象是什麼呢?

鈴木:當時的健介跟我一樣都還是菜鳥,所以健介也是一直在努力的練習,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變強,只要是任何能讓他成長的事情,健介都願意去嘗試,甚至……雖然健介是長州軍的人,但是他三不五時也會來『藤原教室』參加練習耶。

記者:哦哦哦~~不錯不錯,真是用功,所以說健介今天會成為一流的超級巨星不是沒有原因的。

鈴木:有趣的是,雖然健介當時還是菜鳥,地位跟影響力都不怎麼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橋本(真也)先生對健介一直抱持著很強的競爭意識,所以他一看到健介在我們『藤原教室』這邊練習,平常很少來湊一腳的橋本先生竟然也加入了。

記者:原來如此,我一直以為是健介選手把橋本選手當成畢生勁敵來看,原來橋本選手從這麼早的時候也把健介當成競爭對手了呀?

鈴木:就是說啊,原本應該是我跟健介練自由對打的,但是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情況已經變成我站在台下、然後台上是橋本跟健介在對練,搞到後來,他們兩個甚至自己跑到旁邊去打柔道了。(苦笑)

記者:啊~~對對對,因為健介跟橋本都是柔道出身的嘛。


■UWF移籍的傳言

記者:到了1989年,也就是在這一年,鈴木選手移籍到『新生UWF』去了,這個移籍的事情,鈴木選手是在什麼時候決定的呢?

鈴木:大約是剛過完年的時候吧,那天藤原先生找我去參加他的忘年會,然後出席的人都是UWF的人,新日本只有我一個。會中高田(延彥)先生就開口邀我加入了。

記者:鈴木選手的回答是……?

鈴木:我拒絕了,我是對高田先生說:『不好意思,我只想跟藤原先生一起作事』。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新日本後來就謠言四起,大家都跑來問我說:『你要去UWF嗎?』,而我的回答都是『我不會去!』,可是不管我怎麼講,大家就是不相信………

記者:會不會是因為鈴木選手在比賽的時候,鈴木選手都很少主動跑纜繩啊?

鈴木:說的也是,現在回想起來,我除了出道戰有跑過、反彈過纜繩之外,接下來的比賽我就完全沒有作過纜繩跑位了,當時新日本就有人對我指指點點的說:『啊~~這個傢伙他是偏UWF那一派的』。但是事實上,我只是單純依照我自己的想法,還有藤原先生的指導去打出自己最理想的戰鬥型態,既然藤原先生是新日本的選手,那為什麼按照藤原先生的指導去打比賽的我竟然會變成『UWF的人』呢? 打從我入門開始,我所接觸到的『新日本』就是這樣啊,雖然我並不否認我很欣賞UWF啦,但是這跟我要不要去UWF根本是兩回事嘛。

記者:這個……就算鈴木選手講再多,當時的新日本一定是聽不進去的吧?

鈴木:完全聽不進去。後來情況跟氣氛對我愈來愈不友善,像是有人開始講說:『反正鈴木一定會去UWF的,不用給他什麼機會啦』、『不要練這種東西! 這是UWF的寢技!」、『快點給我到海外去、不要跟UWF接觸!』之類的。

記者:新日本當年有提到鈴木選手海外遠征的事嗎?

鈴木:有,那個時候是打算送我去俄羅斯。

記者:俄羅斯!?

鈴木:沒錯,新日本說:『以後我們會有很多蘇聯的選手來參戰,你就先去俄羅斯的桑博、角力道館什麼的去修行吧,飯塚跟馳浩再過不久也會過去,你先自己一個人過去那邊,他們兩個很快就會跟你合流』。

記者:結果鈴木選手拒絕了?

鈴木:對,我二話不說就拒絕了,因為那個時候關於我會移籍UWF的謠言已經傳得很開了,上面的人對我的態度讓我非常的不滿,而且當我聽到海外修行的地點竟然是職業摔角並不算興盛的俄羅斯時,我的直覺第一時間就告訴我:『這不是海外修行、這是流放。』,所以到了更換契約的那一天,我就沒有再跟新日本簽約了。

記者:原來如此,那麼,鈴木選手跟船木選手是比藤原選手更早過去UWF的囉?

鈴木:對,但是呢,這樣的結果竟然也演變成『推動』藤原先生加入UWF的原因了,其實啊,藤原先生原本是打算繼續跟新日本續約的,但是到了更改契約的那一天,新日本卻很不客氣的質問藤原先生說--


高層:鈴木跟船木都不跟我們簽約、跑到UWF那邊去了,他們兩個平常跟你最親近,這件事情一定是你在幕後主使的對不對?

藤原:開什麼玩笑!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我藤原喜明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我從來不幹偷雞摸狗的勾當!



鈴木:生氣的藤原先生憤怒的把契約書撕成碎片,然後就回去了,不久之後藤原先生也加入了UWF,事情的經過大致上就是這樣。

記者:從原本不想移籍、到後來的改變心意,這中間是UWF方面有派人來找你,還是從頭到尾都是鈴木選手自己的決定?

鈴木:這個問題就超過我『願意正面回答』的範圍了,我們還是不要談這個好了,我怕講出來有人會被罵。

記者:那就用『不會有人被罵』的方式稍微講一下吧。

鈴木:可惡,有夠麻煩的…………我看乾脆這麼說吧,雖然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個人的決定,但是呢,後來我回頭仔細一想,我發現這整件事其實是有『幕後黑手』介入的,因為有『這個人』的介入,所以我才會被一步一步引導到『啊~~既然如此,那我就乾脆到UWF去吧』這樣子的思考方向去的,所以說『有人找我去UWF』,這並不完全對,說『我自己決定去UWF』,這樣的說法也不能說完全對。

記者:鈴木選手口中的那個人………他現在還在摔角界嗎?

鈴木:已經不在了,所以這個就不用再問了,都過了這麼多年了,已經無關緊要了啦。(笑)


下一集:鈴木實自傳.變成風吧---U的幻夢

2 則留言:

  1. 不好意思,這篇從很多年前就開始看,一直都很喜歡,一直想知道下集甚麼時候可以看到?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轉載網友"摔角大魔王"的文章,他已經消失很久了,哭哭

      刪除

普羅擂司摔角@2016.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