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ticker$count=20$cols=4$cate=0

「即便是安東尼奧豬木也會死」 一年過去了,燃燒鬪魂的骨灰一直在「某地」旅行……豬木的攝影師記錄了「沒有豬木的一年」

2022年10月1日,安東尼奧豬木離世,一年已經過去。那些被他激發鬪魂的人們是如何度過「沒有豬木的時間」呢?攝影師原悅生,一個拍攝豬木長達半個世紀的攝影師,記錄了「豬木建立的聯繫」以及旅行中的回憶。

proresu

2022年10月1日,安東尼奧豬木離世,一年已經過去。那些被他激發鬪魂的人們是如何度過「沒有豬木的時間」呢?攝影師原悅生,一個拍攝豬木長達半個世紀的攝影師,記錄了「豬木建立的聯繫」以及旅行中的回憶。


詳細介紹

時間似乎飛逝,這一年讓人感到過得非常快。一年前的10月1日晚上,我充滿不可思議的感覺,深夜訪問了安東尼奧豬木的家,為了親眼確認他的狀況。

那是一個難以忘懷的景象。在心中呼喊著「豬木先生」,並想到「即便是安東尼奧豬木也會死」。

第二天,我被要求參加了幾個電視節目。雖然我是被電視養大的那個世代,但我並不特別喜歡電視。因為時間總是不夠用。電視節目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團糟。但我就這樣回答了問題,一邊被問著關於豬木的事情。

我拍過豬木的照片,也近距離見過他,但我並沒有經常談論豬木。在NHK的《クローズアップ現代》中,與主持人桑子真帆進行的對談是現場直播的。編輯工作一直持續到節目開始前。儘管藤波辰爾等人是提前錄影的,但我當時還在現場,曾想過:「為什麼只有我是現場直播?這不是太冒險了嗎?」

桑子主持人數個月前曾在節目中與豬木見過一次面,她微笑著說:「他送了我一條圍巾以作紀念。」可以感受到她喜歡豬木。節目結束後,她面對我的相機,並對我喊出了「Da!」的動作,這是她的回應。

proresu

因為是豬木先生關係,我沒有拒絕任何電視或廣播節目。在新日本職業摔角在兩國國技館大會的10下鐘聲倒數。然後是通夜和葬禮。

11月,我前往卡達採訪足球世界杯,但對於從日本發來的「豬木採訪」也一直在進行。我通過遠端方式回答了這些採訪。這不僅包括雜誌和體育報紙,還有《朝日新聞》和《讀賣新聞》等大報。然後,我再次確認了「喜歡豬木的人這麼多」。

年底,兩國國技館舉辦了一場格鬥技的追悼活動,3月7日在同一地點舉行了「告別儀式」。這些可能都只是禮儀性的儀式。然而,那些被豬木吸引的人們前來參加。與此同時,豬木的青銅像的製作也在同時進行。

在電影《尋找安東尼奧·豬木》(於10月6日上映)的事情也被提及。我原以為他們需要提供電影所需的照片,但他們不僅如此,還在初夏安排了我與演員安田顯的對談,這讓我感到驚訝。

儘管被稱為紀錄片,但因為這是一部電影,我原以為需要多次拍攝,但實際上這是一次性的,完全沒有面對面的會面。

在拍攝結束後,我收到了導演和田圭介的幾通電話,他的熱情讓我感受到了。

proresu

「我想如果把它做得很平凡,豬木先生可能會生氣。從一開始我就做好了應對各種意見的準備。」(和田導演)

在電影的首映典禮上,和田導演與藤波、藤原喜明、神田伯山等一起出席,他大汗淋漓。「如果我在離原先生那麼近的地方看著他,我就會出汗。」他笑道。

proresu

在銀幕上看到豬木的照片與平常的攝影展覺得截然不同。因為我從未見過自己拍的照片如此巨大的展示。這些照片還被用於宣傳海報的形象,所以作為「豬木的攝影師」,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proresu

在8月,因為古舘伊知郎寫了一本名為《喋り屋いちろう》(集英社)的小說,所以我去見了他。一不小心,我們聊得很high,大概是40年來第一次喝到了凌晨。即使沒有豬木在場,古舘先生也一直滔滔不絕。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似乎以「以獻杯給豬木先生」為藉口多了不少喝酒的機會。

9月12日,在橫濱市鶴見的總持寺,舉行了一周年忌法事和豬木銅像的揭幕典禮,許多熟識的人和職業摔角手都前來參加。

proresu

幾天後,在恵比壽的燒烤店,我與「燃燒鬪魂」的創始人舟橋慶一和那位在豬木的「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在想輸掉比賽的白痴才會有的念頭」下領受「原版鬪魂耳光」的佐佐木正洋記者進行了交談。

隨著9月即將結束,豬木的忌日臨近,我忽然想起了多年未曾交談的人,儘管豬木的名字出現時,一般人可能不會想到這個人。但我急切地想要見他,於是打了一個電話。

這次旅行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個明確的目的,即與這位仁兄見面並交談,於是我乘坐了新幹線。

他比我大8歲,比豬木小5歲,但他是豬木真正信任的人。他一直在幕後,為了豬木不遺餘力。他對豬木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對他的性格也有深刻理解。但這次,我特意不提及他的名字。

雖然我們談了很多,但總結下來,可以用「豬木很親切」這句話來形容豬木。

10月1日,我整天都在後樂園會館度過。我沒有去參加總持寺的活動,也沒有去六本木的首映,那裡有棚橋弘至、オカダ・カズチカ等人進行了致辭。

proresu

那天傍晚,我收到了豬木的大女兒,豬木寛子女士的郵件。

「我把爸爸帶到了拉斯維加斯的百樂宮。」

郵件附有幾張照片。那天,「豬木的骨灰」正在旅行中,而我不知何故心中泛起了微笑。我記得他曾說過:「我也想去拉斯維加斯的賭場。」

proresu

作為職業摔角手,豬木曾在美國度過了一段時間,他持有美國的綠卡,喜歡美國。他墜入愛河,充滿激情地愛著女性,卻在某個時刻分手和別離。這樣的生活反復出現。

在婚禮致辭中,他曾說:「犯規被允許數到4。」但在生活的摔角場上,他卻三次經歷了「數到5犯規失敗」。哦,生活中的無家可歸者。

「洛杉磯奧林匹克體育館的熱狗真是太美味了。」

「我好想吃愛達荷的蘋果派。」

proresu

豬木是一個旅行者。

就像一個不安定的沙漠居民,他頻繁更換住所。他曾經住在聖莫尼卡和紐約。無論在哪個城市,豬木總是能夠自然地融入其中。

那是在1990年的3月。豬木在前往巴西的途中,在紐約與還是學生的長女豬木寛子女士會面。作為一個父親和女兒,他們難得能夠在一起,因此,他們希望在將近一個月的中南美之行中稍微彌補這段時間的缺憾。

豬木和巴西總統João Figueiredo很久之前就是朋友。1984年6月,當時的巴西總統作為國賓訪問日本時,豬木邀請他前往位於六本木的一家巴西料理餐廳「アントン」共進晚餐。國賓在個人餐廳就餐是非常不尋常的,因此安保措施異常嚴格。

我在外面等候,但那時邀請我進去的是巴西總統Figueiredo。我有幸在巴西總統的陪同下,用相機記錄下了豬木與他的妻子美津子和女兒寛子的畫面。

proresu

1990年,Figueiredo總統早已退休,但豬木提出「讓我們去吃個午餐」,並一路驅車前往了他在山中的一個度假別墅。雖然說「一會兒」,但實際上開了近兩個小時的車程從里約熱內盧來到了別墅。

別墅的主人,即前總統,穿著短褲來歡迎我們。午餐當然是烤肉,大塊的肉被穿在鐵叉上燒烤得十分美味。豬木興高采烈地拿起了那根鐵叉。

「Hiroko現在也已經長大了。」

前總統對很久沒有見面的寛子女士露出親切的笑容。那已經是33年前的事情了。

proresu

豬木的話一直在我耳邊迴響。

「我想要抹去我的足跡,就像風吹過沙漠改變地形一樣。」

不論別人如何評價自己,豬木或許會說:「隨便吧,沒什麼大不了的。」

proresu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只做了一次夢,出奇的是,夢中的豬木與Muhammad Ali一起出現。夢中的場景是中國某地的木造市場,或者可以稱為昏暗的雜貨店,我在那裡尋找底片,但接下來的情節我尚未夢到。

時間在流逝。與豬木共度的那個時代可能各自不同,但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安東尼奧豬木」。

因為那就是豬木。

COMMENTS

名稱

2000,1,2008,1,2009,4,2013,5,2015,2,2018,153,2019,166,2020,19,2021,9,2022,4,2023,188,2024,27,力道山,3,三澤光晴,25,上福由紀,1,丸藤正道,8,大仁田厚,4,大日本職業摔角,1,大谷晉二郎,3,小川直也,3,小可愛鈴木,11,小島聰,7,小橋建太,26,川田利明,11,中西學,1,中嶋勝彥,12,內藤哲也,5,天山廣吉,1,天龍源一郎,24,天龍Project,8,日本職業摔角,4,木戶修,4,冬木弘道,2,北斗晶,33,北尾光司,3,古舘伊知郎,1,巨人馬場,22,巨無霸鶴田,15,永田裕志,9,田上明,1,田中將斗,1,矢野通,1,石川修司,1,全日本女子職業摔角,34,全日本職業摔角,173,吉江豐,4,安東尼奧豬木,43,百田光雄,1,老虎服部,1,佐山聰,5,佐佐木健介,1,坂口征二,18,杉浦貴,2,谷津嘉章,8,赤井沙希,36,咆哮木村,1,松井幸則,2,武藤敬司,47,花面大帝,5,金本浩二,3,長州力,17,阿修羅原,4,前田日明,3,昭和~平成明星列傳,20,秋山準,2,原田大輔,1,宮原健斗,3,拳王,1,柴田勝賴,2,泰山後藤,6,荒井優希,3,馬沙齊藤,1,高山善廣,2,高田延彥,4,國際職業摔角,4,淵正信,1,清宮海斗,6,連載始動,12,野獸濱口,1,髙山善廣,3,傑克李,2,棚橋弘至,8,森嶋猛,2,無仁義的50年鬪爭史,26,超強機器,3,越中詩郎,33,飯伏幸太,4,黑色履歷,6,黑金剛,1,新日本職業摔角,317,鈴木實,14,馳浩,1,摔角的言靈,1,摔角紀行,1,摔角秘藏寫真館,34,豪傑列傳,7,潮崎豪,2,蝶野正洋,21,諏訪魔,2,輪島大士,1,橋本真也,7,曙,2,齋藤彰俊,1,職業摔角大賞,5,職業摔角歷史資料庫,26,職業摔角觀戰記,4,職業摔角NOAH,115,藍面中野,1,獸神萊卡,2,藤波辰爾,13,藤原喜明,3,關本大介,1,鰻魚沙耶香,4,Abdullah the Butcher,3,AEW,2,André the Giant,1,APFW,1,Big Van Vader,5,Bruiser Brody,1,Bruno Sammartino,1,Chris Jericho,1,DDT,74,Diana,1,DRADITION,2,Dragon Gate,3,FMW,3,Fortune KK,6,Game,7,GLEAT,1,Great Muta,3,Hayabusa,1,HUSTLE,8,IGF,1,John Tenta,1,KAIENTAI DOJO,1,KENTA,1,Killer Khan,5,Mil Máscaras,1,nWo,5,Other,30,RIARA,1,Ric Flair,1,SANADA,3,Stan Hansen,13,STARDOM,4,Steve Williams,1,SWS,5,TAKAみちのく,1,Terry Funk,1,Terry Gordy,1,The Road Warriors,1,TJPW,31,UWF,6,WCW,7,Will Ospreay,2,WJ職業摔角,2,WRESTLE-1,12,WWE,11,ZERO1,8,インリン,2,オカダ・カズチカ,6,ジャパン女子職業摔角,7,ジャパン職業摔角,8,ちゃんよた,1,
ltr
item
普羅擂司: 「即便是安東尼奧豬木也會死」 一年過去了,燃燒鬪魂的骨灰一直在「某地」旅行……豬木的攝影師記錄了「沒有豬木的一年」
「即便是安東尼奧豬木也會死」 一年過去了,燃燒鬪魂的骨灰一直在「某地」旅行……豬木的攝影師記錄了「沒有豬木的一年」
https://i.imgur.com/vgwMU8A.jpg
普羅擂司
https://www.prosresu.com/2023/10/blog-post_30.html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
https://www.prosresu.com/2023/10/blog-post_30.html
true
1275009437277159209
UTF-8
Loaded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s VIEW ALL Readmore Reply Cancel reply Delete By Home PAGES POSTS View All RECOMMENDED FOR YOU LABEL ARCHIVE SEARCH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 match with your request Back Home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just now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Followers Follow THIS PREMIUM CONTENT IS LOCKED STEP 1: Share to a social network STEP 2: Click the link on your social network Copy All Code Select All Code All codes were copied to your clipboard Can not copy the codes / texts, please press [CTRL]+[C] (or CMD+C with Mac) to copy Table of Content